2017年4月4日 星期二

法律将是科技颠覆的下一个目标

法律将是科技颠覆的下一个目标

伯特:几乎所有社会领域都受到数字革命的冲击和颠覆,政府和律师行业没有。但这种情况即将发生变化。

2011年,投资者马克•安德烈森(Marc Andreessen)写道,“软件正在吞噬这个世界”,这种观点在当时备受争议。他认为,科技公司与其他行业之间的界限正变得模糊,“信息经济”将以不完全明显的方式取代实体经济。
6年后,软件的统治地位成为现实。然而,它尚未吞噬的是法律。如果说几乎所有社会领域都受到数字革命的不利影响,政府和律师行业没有。但这种情况即将发生变化。

复杂软件系统的崛起带来了新的法律挑战。就拿自动驾驶汽车中使用的人工智能系统来说,去年,美国运输部(U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致信谷歌(Google),声称“就谷歌描述的机动车设计而言”,政府将“把司机解读为”指车上的人工智能。
那么这对于法律的未来有着什么意义呢?这意味着传统上旨在管理人类互动方式的监管规定,正在应这个被软件吞噬的世界而改变,正如安德森所预测的那样。这远不仅仅关乎自动驾驶汽车。复杂算法用于抵押贷款和信贷决策,刑事司法和移民体系以及国家安全等诸多领域。
这种转变的结果不太可能会让更多律师撰写更多备忘录。新的法律将开始变得更像软件那样,像计算机代码那样嵌入应用中。随着技术的发展,解读法律本身将变得更像是软件编程。
但除了技术,这种变化还有更多的意义。事实是,法律严重模糊,其使用也不平均。
要理解我们的政府正在做什么以及我们的权利是什么所需要的法律建议,只有少数人才能获取。例如,研究显示,在美国,据估计穷人的法律需求有80%没有得到满足。对于普通公民而言,随着时间的流逝,政府的内部运作也变得更加难以理解。
不错,自政府存在以来,法律对于普通公民而言就一直是难以理解的。但对体制以及管理体制的专家的失望正给政府施加新的压力,迫使政府转变方式。公民与专业人士(从律师到官员到气候学家)之间的关系笼罩在怀疑中。这种不信任受到下列看法的推动:社会建立在压迫底层民众的基础之上——知识是力量,但这力量要花钱,只有少数人才负担得起。
这种失望可能出现,已在推动政府接受用基于软件的方法来解读法律。例如,2013年,奥巴马政府意识到了这些因素的重要性,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专门旨在让联邦法律变为机器可读,以降低使用法律的难度。
这种努力尚未结出累累硕果,但根本的需求变得更为紧迫。
技术变革与让更多人能够使用法律的要求,正在法律界创造新的机会。由软件驱动的方法将让新技术得以遵守法律,并能够让人们更容易获取法律信息。很快,理解我们的基本法律权利将像我们与苹果的数字助理Siri聊天一样容易。
通过基于软件的途径运用法律是否存在危险?是的。通过让法律变得更容易使用,我们还将让法律工作变得更具技术性,同时在其他方面变得更不易触及。随着软件承担更重要的角色,网络安全总是会面临威胁。但数字革命不可阻挡的发展就是这样,这场革命在几乎所有社会领域都留下了印记。我们的政府是下一个。
本文作者是Immuta首席隐私官和法律工程师
译者/梁艳裳

3 則留言:

  1. 假設無人車 對運輸業的衝擊,導致無人車世界尚未達到的難度是10。
    那法律系統,本身資方與權力者和法律菁英的保護主義,三者相乘後的抵抗難度將 導致到10,000。
    但 有三個原因分別抵銷這一切,勞方、非法律菁英(特別是醫界與科技業)和公民利益政治家。
    我估算2020無人車,大勢底定,而法律 編程化,則需100年以上。
    !!! 訝異嗎??? 我們這樣定義好了。徹底的編程化,100年不是過分的估計。但小型民事與行政法將依序讓渡,
    但無論科技多發達。則都像是2030年後之事。
    因為問題並不出在 科技。

    回覆刪除
  2. 其實準確時間不是最重點,概討論估算模型耳。
    以金融業觀之,百年來效率百倍以上,但完全沒有反應在回饋上,而造成金融業特高的獲利結構。
    法律 牽扯的權力結構更大,甚至說,除非是戰爭與集權狀態,法律就是全部社會的基礎結構。
    金融業被科技業滲透,其實是內鬥概念,是金融界0.1%對1%的取代效應(引矽谷清兵)。
    法律界要出現這種變革,就要由非法律菁英(無包袱);或更可能的是法律菁英轉政界(自廢武功)發動。
    如不以百年這近乎嘲諷的時間表,那他該由數位原住民的第一代來產生。
    如斯,最順利的時間應該也是2030之後。

    回覆刪除
  3. 除了時間外,整個詮釋權,將捲入 權力(結構/外部)、專業保護主義(菁英/內部)、新科技(詮釋的非編程與可編程的疆界)。
    這動態過程比時間重要多了。靜觀。

    回覆刪除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