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 星期一

麥特戴蒙:失敗經驗 造就今天的我【演講】

麥特戴蒙:失敗經驗 造就今天的我「冒牌畢業生」在麻省理工的畢業演講
他曾經考上哈佛卻輟學,如今站在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典禮上,分享人生練習曲。 《今周刊》摘錄好萊塢影星麥特‧戴蒙演講內容,他說:「到外面做些有趣的事情吧!」

編按:全球校園進入畢業季,好萊塢影星麥特.戴蒙(Matt Damon)三日獲邀在麻省理工學院(MIT)畢業典禮致詞。演講中,他要大家想像一個沒有川普的世界,要大家轉身面對看見的問題,包括經濟不平等、環境變遷、難民危機、種族歧視等,勉勵畢業生大顯身手去解決問題。

很高興能有這一天在這裡,和你們、你們的朋友、教授、父母一同分享這份榮耀,而我必須誠實地說,這是一份我未曾獲得的榮耀。

你們都知道,我沒有大學學位,我上過哈佛,但半路跑去拍電影,課程未修完,你們可以說我是個冒牌的畢業生。

儘管我未曾進過這所學校,但我卻在這裡成長(編按:他出生於麻州劍橋市),和我的哥哥凱爾(Kyle)及我的朋友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對我們來說,MIT就像個偉人般,巨大、令人深受撼動的力量。


我們很幸運在波士頓有這樣的學校,我們也很幸運它可以吸引許多全球學子來到這邊,你們能夠在這些建築裡專注於許多驚人的事情,許多會讓我發瘋的理論及模型。

其中一個例子是:模擬理論。牛津大學的哲學家尼克.博斯特羅姆(Nick Bostrom)曾經假設宇宙某處存在著更高等的智慧生物,而我們可能居住在一個由其文明所建構的模擬世界。許多物理學家、宇宙學家也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面對問題,須實際去體驗


如果我們四周所有的這些都只是模擬,這真是太瘋狂了,但如果這是真的會怎麼樣?而如果有個不同版本的世界,那我們生活的這個由川普當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世界又如何呢?我們有可能轉換到另一個世界嗎?

泰格馬克(Max Tegmark ,麻省理工學院宇宙物理學家) 對此發表了精闢的見解,他說:「我們應該走到外面去做些真正有趣的事情,那模擬器就不會把我們關掉。



身為MIT人的你們,都應該走出去做些真正有趣、重要且創新的事,因為這個世界,無論是想像或是真實,都面臨著許多問題,而這些問題亟需我們放下手邊的一切全心投入,如經濟不平等、難民危機、全球大範圍的安全問題、氣候變遷和傳染病、制度性的種族歧視、本土主義、超時工作、藉由八卦醜聞為生的媒體環境,以及一個正偷走人民血汗錢的銀行體系。

而在你們走出去,準備迎向一個更問題重重的世界之前,我想給你們一些建議,這是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十年前告訴我的:「轉身面對你看見的問題。」

轉身面向問題,不僅是轉向它們,必須真正投入它們、走向它們,將它們看在眼裡,進而決定將如何採取行動。

以我的經驗來說,從來沒有什麼東西能真正替代實際去體驗、去感受。在瓜地馬拉,我見證到何謂極端的貧窮,那次經驗也徹底改變了我的世界觀。相同的動力驅使我和哥哥在二○○六年去尚比亞,參與波諾(Bono)成立的ONE反貧運動(ONE Campaign)。

我對於「水」在極端貧窮中所扮演的角色極為驚訝,整個社區乃至國家的命運都繫於那一小杯水。這個問題的艱鉅與複雜度讓我深深著迷,也因此促使我和傑出的土木工程師懷特(Gary White)一同成立了「水基金會」(Water.org)。

你看到一些困難,但你也看到了生命改變的喜悅,而那些都將改變你。



認清盲點,不急於下判斷


○九年難民危機,許多人跨越辛巴威邊界到南非一個小鎮穆西納,我當時正在南非工作,就前去了解當地情況。

我花了一整天與那些冒著危險跨越「林波波河」,一邊躲盜賊、一邊要躲鱷魚的女人們談話。其中一位女性是如此地積極樂觀,在對話中我鼓起勇氣向她詢問,她是否在來南非的路上遭受攻擊。她微笑地回答:「是的,我被性侵了,但那些混蛋無法侵害我的尊嚴。」

人類精神的偉大將讓你驚訝,他們將教你們許多,但你們必須參與其中。那裡有很多的問題,但也有很多的美麗。

但我的重點並不是要你們變成某種面面俱到、高尚的窺探者;重點是要釐清你們的盲點。儘管我在一個承載著多元文化的社區成長,我發現我今天站在你們面前,仍然是以一個美國白人、男性電影明星的角色而存在,我甚至不知我的盲點起始且終於何處。

專注地看向世界,單純凝視而不急於下判斷,是發現自身盲點的第一步,那也讓我們開始更了解自己,並進而開始解決問題。

接受失敗,將變堅實護盾


將那當成目標,有些事我希望你們能銘記於心。首先,你們未來可能會面臨失敗,這是好事。是失敗經驗造就了今天的我,而非成功。回想我當時搭上巴士抵達紐約,等待演出,為某一幕的試鏡賣力地痛哭,最後卻被無情地拒絕,但那些經驗最終成為我的堅實護盾。 

第二件事,你們需要敞開胸懷聆聽。這世界想要聽你們的意見,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而你們的學習永遠不應停止,即使工作之外,仍然有許多方式可以讓你們持續挑戰自己,例如我就在線上重新上了一堂我以前在哈佛上過的哲學課。

不管你做什麼,要記得持續傾聽,甚至是對那些與你意見不同的人。我很喜歡美國總統歐巴馬上個月在霍華大學的畢業典禮所說的:「民主需要妥協,即使你百分之百正確。」我聽到之後想,他必定是個婚姻相當圓滿的男人。 

最後一個我想告訴你們的是,並不是所有問題都可以透過科技解決。我們無法用科學解決一切,因為這世上並不存在一個萬能的應用程式。

以水為例,人們總希冀某種科學速效藥能夠處理汙水及其衍生的疾病傳染問題,但天底下沒有靈丹妙藥。科學本身不能解決所有事情,必須在公共政策及財務模型上,都要有所創新,例如我們正透過「水信貸」(Water Credit)將窮人與微型信貸機構連結起來,使他們能在自家及社區建造輸水管道及廁所,目前已幫助了四百萬人,這還只是開始。

嚴肅說來,你們是多麼的幸運。你們知道你們現在能站在這裡的機率有多低嗎?地球四十五億年來,已經有超過一千億的人類在這個星球上來來去去,而現在我們正生活在一個物種滅絕的高峰期,一個只需要少量的人即可造成大規模傷害的年代,你們能成為現在的你們,這機率是多麼微小。

這個世代充斥著前所未有的不確定,而你們又是如何幸運地在這裡。因此我希望你們能轉身面向你所看見的問題,因為你們必須如此;我希望你們放下所有次要的事務,全心投入,因為你們必須如此;我希望你們解決問題,因為你們必須如此。

這是你們的人生,二○一六年的同學們,這是你們的時刻,輪到你們大顯身手。準備好了嗎?一級玩家,你們的遊戲即將開始,恭喜你們。

麥特‧戴蒙
(Matt Damon)
出生:1970年
學歷:哈佛大學肄業
知名作品: 《心靈捕手》、 《絕地救援》
家庭: 已婚,育有四女
殊榮: 與班.艾佛列克共同創作的《心靈捕手》,獲得1998年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