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北韓導彈 與 美國川普【創作】

北韓導彈問題,凸顯中國在國際外交並無認識到自己在亞洲未來可扮演的主宰性地位。經濟的強大是政治的共主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中國如果長期戰略是取代美國代之。差遠了!!! 這不是經濟體超過美國就會自然實現的。

从美日看中国楼市去库存的风险【房地產】

請留意美國房地產2007年崩潰後,5年後2012年到最低點,8年後2015年,幾乎回到最高點的95%。而日本則是永頹不振。
那台灣(或中國)會走那種模式呢? 我認為線索是失業率。美國放任自由市場失業率到10%,這在日本、台灣都是不曾發生的事,所以我粗判台灣(或中國)房地產崩盤時,會走日本模式。除非完全等到房地產庫存消化完畢,房地產的稀缺重新符合高價之條件。

台北房地產沒有崩盤,但確實條件不夠支撐走緩中。我暫估2018年到相對低點,房價為現值2/3。



2016年02月29日 07:05 AM

从美日看中国楼市去库存的风险


中国“天空城市”的启示【房地產】

     经济学家早就思考过所谓的“摩天大楼诅咒”,即建造世界最高建筑物与相伴而至的金融危机之间的神秘关联。从美国“咆哮的20年代”(Roaring Twenties)结束到海湾地区信贷泡沫破裂,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开建于1930年)、西尔斯大厦(Sears Tower)(开建于1970年)、双峰塔(Petronas Towers)(完工于1996年)以及哈利法塔(BurjKhalifa)(完工于2009年)全都预言或者正好赶上了危机,这是明显信号,说明非理性繁荣可以通过实体形式表现出来。

2016年02月26日 07:26 AM

中国“天空城市”的启示


中俄——貌合神离的伙伴?【俄羅斯】

2016年02月25日 07:08 AM

中俄——貌合神离的伙伴?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下一代的巴菲特会是一种超级算法吗?【演算法】

2016年02月22日 07:10 AM

下一代的巴菲特会是一种超级算法吗?


到底為什麼?經濟學人:台灣的新書出版量世界第二【出版】

英國著名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18日在官方貼出一項調查,指2013年全球書籍出版比例最多的國家,台灣僅落後給英國,與斯洛維尼亞並列第二。
根據《經濟學人》在臉書貼出一張圖片,引述國際出版商協會(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Association)的2013年調查數據,每百萬人口出版的新書及再版書數量,英國以每百萬人有2875本書,位居世界第一,台灣則與斯洛維尼亞並列第二,每百萬人有1831本書。 


ETtoday報導,台灣的出版業也或許並非人人口中的「夕陽產業」;而統計數據上指的出版量是指種類,並非發行量或銷售量,所以和台灣民眾的閱讀量並沒有直接關聯。
但有分析指出,台灣的出版量大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台灣是華文世界唯一擁有出版自由的國家,許多在中國容易遭到審查的題目會轉而經台灣書商出版。而去年至今尚未落幕的香港銅鑼灣書商「被失蹤」案件也造成香港出版界的風暴,許多較為敏感的議題都是不能觸碰的。 
網友就指出,台灣2013年的人均出版量排名世界第二,果真是因為台灣文壇興旺、台灣人數一數二愛看書嗎? 
「或許部分如此,鍾怡雯、黃錦樹等馬華作家都選擇在台出書講學;然而更根本的原因可能是—台灣是華文世界唯一擁有出版自由的國家。在中國遭到噤聲的作家,從文革世代的楊絳、章詒和;六四世代的王丹、吾爾開希;到海外學人如袁紅冰,皆在台出書。
甚至曾貴為國務院總理的趙紫陽,失勢後的秘密口述歷史,中文版也是待死後四年才透過台灣出版社公諸於世。隨著香港言論自由不斷縮限、書商遭跨境綁架,台灣儼然成為最後的堡壘。台灣人應該體認到其中的價值,並一起守護這得來不易的自由。」
不過張鐵志說「台灣出版書籍量能在榜單上名列第二的真正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有足夠的出版自由。」聽起來美好,但沒有證據,且聽起來就覺得邏輯不對,他質疑韓國、日本沒有出版自由嗎?
事實上,台灣的閱讀風氣事實上並不興盛,根據誠品書店公布的2015年暢銷書榜,第一名竟是內頁一個字都沒有的「祕密花園」著色本,因「療癒」風氣和偶像劇的推波助瀾而風行一時。第二名和第三名則也都屬於「療傷系」的正能量著作。
再透過國家圖書館的統計報告可以看到: 
「103年新書分類顯示:仍以語言/文學類(含兒童文學類)圖書最多(12,636種,占全部新書總數30.38%);其次分別為應用科學類(6,908種,占16.61%)、藝術類(含各種藝術與休閒旅遊等)6,201種,占14.91% 3與「社會科學類」(6,167種,占14.83%)為最多。」
「又依據出版業界常用的18種「主題類型」予以進一步分析顯示,仍以「語言文學/小說(含輕小說)」圖書最多(計9,364種,占全部新書總種數22.51%);其次分別為「人文史地」(含哲學、宗教、史地、傳記、考古等)(3,586種,占8.62%)、「社會科學(含統計、教育、禮俗、社會、財經、法政、軍事等)」(3,302種,占7.94%)、「兒童讀物」(含繪本、故事書等)(3,046種,占7.32%),以及「藝術」(含音樂、建築、雕塑、書畫、攝影、美工、技藝、戲劇等)(2,965種,占7.13%)等為最多。」
中央廣播報導,2016台北國際書展正在台北世貿一館熱鬧展開,不過中央研究院社會所博士李令儀指出,根據台灣出版界向國家圖書館申辦國家標準書號(ISBN)的數據資料顯示,台灣新書出版種數持續下滑,去年2015年更首度跌破4萬種,創近十年來新低,這樣的趨勢也和博客來網路書店的統計差不多,相當程度反映當前台灣圖書出版現象。
李令儀說表示,「2015年的新書出版種數是39,717種,相較於2014年其實是減少1881種,整個申請ISBN的出版機構也減少57家。從2016年到2014年新書種數都在4萬種以上,可是到了去年的時候有明顯下滑,首度跌破4萬種。」
調查也發現,新書種數出版下滑最多的是政府出版品,推測與政府預算拮据有關;整體而言,新書種類中,只有應用科學、兒童文學和藝術類圖書有微幅成長,翻譯書的比例仍持續增加,約佔23%左右。 
而這次2016的國際書展有些NGO組織沒有被邀請參展,但「台灣勞工陣線協會」與「公共冊所」書店聯手另起爐灶,策劃一場「公民書展」。
同時聯合台灣人權促進會、廢除死刑推動聯盟、華人民主書院、澳門良心、地球公民基金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農村陣線等20多個NGO團體與香港、澳門公民組織,展示他們多年累積的社運出版品與文宣品。
除NGO出版品聯展外,「公民書展」也規劃多場演講,邀請來自港澳的作家與公民團體代表參與,探討「銅鑼灣風雲:香港出版自由已死?」、「公平經濟新藍圖」等主題。 
新聞來源: 

2015年圖書出版量首度跌破4萬種 創10年來最低點【出版】

國家圖書館19日公布「104年台灣圖書出版現狀及趨勢分析」,表示去年新書出版量為4萬種,寫下10年來新低。
中央社報導,根據國圖調查,104年台灣總計有5030家出版社,出版3萬9717種新書,較去年減少57家、1881種,寫下10年來最低點。
國圖分析下滑原因,除經濟差影響購書意願,也與年輕人喜愛線上閱讀、電子書出版大幅成長31%有關。然而,在整體萎縮中,也有類別翻紅,例如醫療養生、理財、經營管理、藝術、休閒旅遊、社會公民議題的新書比例增加,或許和台灣社會脈動和氣氛相關,而著色書和幼兒遊戲書也有所成長。
大紀元報導,中央研究院社會所博士李令儀指出,去年68家出版社推出207種著色繪本書,博客來、金石堂分別創下超過27萬冊及13萬冊的銷售紀錄,帶動一股藝術類圖書的出版風潮,華文作家表現也非常亮眼,創下金石堂百大排行榜近半,為低迷的出版市場、華文創作闖出生機。
而就分類統計來說,去年以出版語言、文學、兒童文學類圖書最多,共1萬1,984種,占30.18%,第二至四名分別為應用科學類17.23%、藝術類15.34%、社會科學類15.05%,此外,有約1/4新書是翻譯書,比前年增加130幾種,突顯台灣對翻譯圖書的需求量頗大,尤其以日本翻譯書為大宗,占55.98%,其次為美國21.11%。而電子書部分,前年申請ISBN(國際標準書號)只有1,600多種,去年則增加了507種,電子書出版已漸成趨勢。
聯合報導,國圖是從2014年起,以我國出版界申辦ISBN為基礎,發表各年度出版趨勢報告。有趣的是,在專業出版人投資意願低迷下的現況下,台灣「個人」出版新書的種數與比例卻逐年微幅上揚,顯示個人出版在台灣已成為新趨勢。
相關評論: 
新聞來源: 

CEO绝对不能说出的几个真相【幽默】

2016年02月18日 07:23 AM

CEO绝对不能说出的几个真相


工作十年了大学成绩还重要?【職場】

2016年01月08日 07:18 AM

工作十年了大学成绩还重要?


从引力波谈科学、哲学和自由的关系【名人】

2016年02月17日 07:21 AM

从引力波谈科学、哲学和自由的关系


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Eco is Dead.

我20歲後的閱讀技巧都是憑空想像的Eco式誤讀。 憑空想像是因為我無法真確知道Eco的閱讀技巧(對,他有三萬本書,然後呢?),正如我無法確認 玫瑰的名字 中威廉修士的推理才能,正如我也無法確認盲眼圖書館長約爾格的計算才能。我從他們的辯論得知,威廉不需要讀過傳說中佚失的亞里斯多德經典 《詩學·卷二》 ,便能推認出內容,我也從約爾格的反擊理解到,閱讀真理還不夠你還必須捍衛他。捍衛方式包括禁制閱讀的無限詮釋。 或許我只是誤讀。不,定義上,我一定是誤讀的。 在現實世界的劍橋辯論 詮釋與過度詮釋,Eco與Rorty針鋒相對,Rorty表明 玫瑰的名字,示範了閱讀無中心性,首先,如果你閱讀完本書,你會發現威廉修士根本代表了人文主義所有的精華,嚴密推理、實事求是,對聖經啟示的弦外之音的幽微博學。但弔詭的是,完美的推理其實是錯誤的。這麼完美,怎麼可以是錯的。你問自已。是的,托勒密的計算這麼完美、牛頓的計算這麼完美、連愛因斯坦都接近完美,我們卻還只是片面的逼近真理。 當你用逼近這詞,你必須是個進步論者,事實上有人懷疑,不正確都是虛無論的樣貌(全盤抹去),只要會重複只可能是循環論(神秘論),只要跟人生無關,那就排除在意志論斷上(表象);就算更保守的見解,也要求你停留在現象層次上(“放入”)。 劍橋辯論中,Eco並沒有附和Rorty。Eco相反提出了,任何閱讀都指該試圖還原作者的中心意圖,作者已死? 那你也得知道作者到底長什麼樣? 換言之,Eco不同意,閱讀的無政府狀態。 如斯理解好了,就算閱讀本質是必然的誤讀,你也該是誠心誠意的試圖補捉真理。 這樣的誤讀策略,讓我不懼德國的宏偉、法國的靈動、英國的慧詰和中國的治絲益棼(我年輕時這門學科還被冠名為國學)。我錯誤的跟自己說,如果我看不懂,那就是不懂了。我沒說的是,我不懂八成你作者也是有問題(管他這作者的名字多高既達且美),然後一周周去搜明目書社的地上書補課,比學校課堂還勤。 我想,我終歸是誤讀。 Eco已死。更早前Calvino也死了,我認識他時他就死了。Borges隔年時也死了,我認識他時他就也死了。只有Eco與我一起長大。我聽他講世界是由年輕人所掌握的(這可不是因為網路世代這理由,爬梳歷史,亞歷山大20-30就完成帝國了),要近一點的例子微積分是22歲、相對論是26歲,你是要多老才該有所成就,呸! 我還聽Eco講動物園熊咬人的新聞,代表人們對卡通化的動物世界的荒謬。我聽他講醜與美的歷史。艾倫狄波頓、蘇珊桑塔格、薩伊德、伊格頓、喬姆斯基...你說他們都很棒。不過我覺得Eco就是棒一點,這就像芥川龍之介,就是比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棒一點。保羅奧斯特比村上春樹棒一點。 是的,這完全是我的偏見了。 在Eco最後一本小說 布拉格墓園,Eco對《錫安長老議定書》的嚴密捏造進行了小說式拆解 ,解釋了歐洲反猶太的背後精神。真的有這份文件嗎? 可是難以置信的屠殺是真的、難以說明的陰暗反猶心思是真的。Eco將所有陰謀論排比輪番上陣,彷彿似真理的伏法大典。 作者已死,讀者留下,萬種心靈萬種詮釋。但Eco拒絕詮釋的扁平化。相信總有一個最接近 中心意旨 真心誠意 的詮釋。那我也這樣相信,所有經典都將帶我們逼近真的的神聖境界。不過Eco身為隱喻的第一流魔法師,難道他不也暗示以下這件事情 : 所有的真理都該讓我們發笑。 或許,這才是Eco這場沙龍男主人的企圖。而發笑,當然不意味著膚淺。

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

失败者的反击【菁英】

2016年02月05日 07:31 AM

失败者的反击


人类将斗不过机器?【人工智能】

2016年02月16日 06:53 AM

人类将斗不过机器?


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戒掉加班瘾【幽默】

2016年02月01日 07:04 AM

戒掉加班瘾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