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

郑永年:中国未来30年的任务_心得與反駁【辯論】

郑永年:中国未来30年的任务

我沒讀過鄭的書(SORRY,就算好學,也必須節制)。但本文可看出,這真是對中國現體制最溫和的詭辯了。大意不外乎,西方民主有西方的歷史脈絡(西方民主可是花200年...),西方民主有西方的侷限(中國/新加坡/古希臘採菁英領導,重點是人民得益,而非民主),然後延伸中國有中國的歷史和模式(歷代中國都是賢君集團,中央是菁英制)...一類,可能中國人看來很欣慰,西方人士需要OPEN-MINDED想一下的觀點。

這令我討厭,我不特意反中(但我反對戰爭失敗)。中國變弱,在100年前,鄭基本上要嘛不懂,要嘛故意不談。從魏晉科舉之八股化,明朝削宰相,清最盛時文字獄壓漢人文士集團...中國的菁英傳統就滅的差不多了,符合他說的菁英統治,唐宋是有的,但宋被元滅,凸顯厚生學弱的民族,只有文化沒有文明無益。元滅轉明,中國史觀是文化悠久。此觀點錢穆大家也贊同之,但我反覆讀了多家中國史。

我認為中國沒印度化,實是運氣好,日本早竄。打了預防針。美國利益進來太晚,百年前沿海租界化,凌遲中國未成,各方利益衝突,中國得到了恐怖平衡。易言之,歷史方向轉個邊,日與俄不爭東北,各安其分,歐洲無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國茍息10年,江浙財閥支持的蔣介石北伐成功,成為最大角頭,中國假性平衡,即便此,八年抗戰,也幾乎受限於美最後奪日,否則廣西已奪,戰事半年一年幾乎可定。 中國等啥史觀? 日本人80年後(如元)被中國文化感召,大和民族又融為一體?

日本早就是吸收中華文化最深之民族了。我猜日本京都一流學者,內心沒說的想法一定是 : 我們除了不是中國血統,我們的思考比你們中國最優秀的人還中國。 這點可理解,精英如果放下戒備,必然不搞人情世故一套。

總言,從歷史脈絡。中國能倖存全然太多己無法控之運氣。而今中國最大寡頭就是共產黨,共產黨不內爆,不就各立山頭,太子黨輪流10年執政,這種反腐,不就是滅另一山頭罷了。民主當然是山頭制(鄭文開頭所"假"破之議題),問題是我們希望千山頭也比百山頭好,兩三大黨,互相攻伐,也比一黨"照顧"眾生好。 鄭的議題就是先把人均撐起來再說。

敢問新加坡,你們五萬美金了,中國要等何時? 與台灣一樣的兩萬? 與香港一樣的四萬?

詭辯之軟文大成。不犀利,但極具代表性。記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