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

法国向长假说再见?【人資管理】

2015年06月04日 06:45 AM

法国向长假说再见?


在普通美国劳动者看来,一年享有10周假期听起来很不切实际。然而,法国能源巨头法国电力(EDF)的数万员工都享有这项福利。该公司希望其中的3万名员工能将自己的假期天数缩减至较为适度的27天,它愿为此提供经济补偿,也就是向薪酬较低的员工一次性支付1万欧元、并为管理层加薪4%至6%。

用该公司集团战略总监菲利普•托里翁(Philippe Torrion)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不能与世界脱轨”。其他很多法国企业似乎不觉得脱轨有什么问题——它们每年提供的假期普遍接近两个月。
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嘛,法国人——包括法国老板——热爱假期。除旅游业外,8月份时往往很难在法国的办公室里找到还在工作的人,甚至5月份也有很长的时间找不到人——不少员工上月借机把很多公众假日(5月1日、5月8日、5月14日和5月25日)“串起来”休掉了。
到底是钱多点更重要,还是空闲时间多点更重要,这在法国可是个大问题。正是这个问题加剧了围绕每周35小时工作制(2000年在法国推行)的激烈争论。时不时会有一些人把35小时工作制视为促进就业的方法(如果人们工作时间短了,则需要设立更多的工作岗位)。其他人则将之视为对就业灵活性的严厉束缚和对雇佣新员工的阻碍。
1992年至2005年,我曾在法国电力任经济师,当时我并未看到有很多同事在努力工作。至少,那些足够幸运的、拥有长期合同的同事不怎么努力。当然,这些员工就是那些每年享有10周假期的人。
在法国,我们有两类员工。一类员工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即“无固定期限合同”;另一类就是其余所有人。后者包括临时工、实习生和分包人。如今在法国,很少有人被录用时签的是长期合同(一旦拿到无固定期限合同,公司就很难解雇他们)。固定期限合同正日益成为通行做法,80%被录用的人签的是这种合同。
对法国电力员工来说,这种企业主体身份眼下变得更加令人垂涎。它有令人羡慕的工作保障、超棒的养老金计划以及长长的假期。在法国电力工作被视为一种特权;很多家长都梦想着可以吹嘘自己的孩子在法国电力拥有一份长期职位。
实际的工作往往平淡无奇,尽管这其实无关紧要。当我在法国电力工作时,我看到同事们花费很多时间从事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活动,比如努力了解公司组织架构(像个迷宫),谋划争取到更好的职位(工作更少、钱更多、威望更高的职位),悄无声息地损害潜在竞争对手的晋升前景,做事情神神秘秘、好像自己是一个在执行任务的间谍(“透明”仿佛是个亵渎之辞)。
说法国人懒惰是不对的。事实是一些人有资本懒惰,而其余的人——就业较没保障的那些人——每周工作时间不得不远远超过35个小时。现代法国的某些方面仍像凡尔赛时期一样:如今的贵族是那些有铁饭碗的人。当然,其中有些人工作努力,但很多人并非如此。毕竟,大多数人无法被炒掉。这些高贵的精英所享有的特权,尚未像1789年法国大革命所承诺的那样被废除。
坦白地说,当我是法国电力的一名(工作有保障的)员工时,我永远都不会接受任何旨在缩减我假期长度的经济补偿。正如我们法语所说的:“假期神圣不可侵犯(Les vacances, c’est sacré)。”如今我是一名自由职业者,甚至在放假的时候也在工作。有时我会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就像埃迪特•皮亚夫(Edith Piaf)所唱的:“一切都会逝去(Tout fout le camp)。”好时光一去不返了。
本文作者著有《你好,懒惰》(Hello Laziness)等书
译者/马柯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IT黃金創業課:做對24步,系統性打造成功企業【創業】

Step0   起點 Step1   市場區隔 Step2   灘頭堡市場 Step3   終端使用者檔案 Step4   灘頭堡的總市場規模 Step5   代言人 Step6   生命週期使用案例 Step7   高層次的產品規格 Step8   量化價值主張 Step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