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7日 星期日

平庸者完蛋!躍上國際 低薪才有解【薪資】

平庸者完蛋!躍上國際 低薪才有解國際現況》中薪工作大減 全球八五%將成窮忙族
撰文 / 乾隆來
出處 / 今周刊   957期
關聯關鍵字: 各國薪資政策特別企畫957
2015/04/23

跟父母那一代相比,台灣年輕人多了中國、印度、東南亞等各地人才的競爭, 可取代性的工作薪水只跌不漲,然而這種全球化帶來的現象,各國都一樣, 如何替年輕人加薪? 產業升級,創造新的附加價值才有可能。
「我們是有史以來讀最多書、最聰明、語文能力最好,也是最能將尖端技術產品像玩樂高玩具一樣輕鬆把玩的世代,不是嗎?幾乎所有人都是大學畢業,多益(TOEIC)成績也是世界最高水準,即便沒有字幕也能看得懂好萊塢動作片,打字每分鐘300字,平均身高也都很高,每個人都會一項樂器,對了,你不是也會彈鋼琴嗎?閱讀量也比我們上一代多許多。」

「在我們父母那一代,只要有一項技能,不對,只要能力和大家平起平坐,就能養活一家人一輩子,但是為什麼我們現在都閒著沒事?為什麼都成了失業族?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

~~ 韓國著名作家金英夏《益智遊戲》小說裡,一段20歲年輕人的自白。
十四年前的二○○一年,筆者所服務的華信銀行(編按:永豐銀前身)舉行春節行員大會,銀行總經理盧正昕演說中鼓舞員工,以國際一流金融業的服務水準作為公司營運標竿,他說:「在知識經濟的世紀,只剩兩種人:global or local(全球的或在地的);面對改變,也只剩兩種:The Quick or the Dead(快的或死的)」。

未來兩種人:
在地工作或活躍全球舞台


盧正昕說:「能進入global 領域的人,就能領國際級的薪水,以紐約、香港的薪資作為敘薪的標竿;那些沒有國際競爭力的,就只能領local薪水。」盧正昕是長年在國際舞台與西方人廝殺的職場老兵,他看到的「Global vs. Local」,不久後就成為公認的主流思潮。

一一年,發表過《世界是平的》的經濟學家湯馬斯.佛里曼 (Thomas Friedman)出版《我們曾經輝煌》,有一整個章節以「The Average is Over」(平庸者完蛋了!)為標題;兩年後,與佛里曼齊名的經濟學家泰勒.柯文(Tyler Cowen)更以《Average is Over》為書名(台譯:《再見,平庸世代—你在未來經濟裡的位子》),柯文第一句話就說:「未來的兩種命運,你選哪一種?」

佛里曼、柯文、盧正昕的論述都很明確,在科技與創新的世代,過去所謂的「中產階級」的好日子已經結束。

過去,我們只要有普通的技能,做平凡的工作,就能養家活口,但在科技經濟的世代,大量中階工作被電腦取代,新世代的勞工必須要有「特殊、電腦不能取代的價值」,因為世界上的工作,真的只剩下相對少數「global」的頂尖高薪,以及大量「local」的低薪工作了。

當台灣苦於無法擺脫「二十二K噩夢」時,我們應該來看看柯文在《再見,平庸世代》的論述,以及韓國、日本相近的例子。

柯文在《再見,平庸世代》指出:「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比比皆是,即使有幸找到工作,薪水也節節下滑。今天,通膨調整後的(美國)高中畢業生薪資,比○一年少了一一%,大學畢業生也少了五%。」「遺憾的是,即使經濟蕭條早在○九年已經結束,但是年輕人的工作機會還是越來越少。」

柯文指出「勞動市場兩極化」的現象,一頭是前瞻、國際化的高薪工作;另一端則是勉強餬口、低薪的基層工作,而中產階級將會逐漸凋零。

未來兩種工作:
高薪或低薪又辛苦的爛工作


柯文指出,美國在○八年之後的不景氣期間,消失的工作有高達六○%是所謂的「中薪」職業,而在景氣回復期間,就業市場回補的工作又是什麼?其中有七三%是「低薪」工作,也就是時薪十三.五二美元或更低的工作。柯文特別強調,不光是美國,在多數已開發國家都有「高薪工作增加、低薪又辛苦的爛工作同樣增加,中薪工作則大量減少」的現象。

「二十二K」不是台灣獨有現象,而是世界的通病,這是《再見,平庸世代》的診斷書。

韓國》
九五%年輕人都會變派遣工


韓國經濟學者禹皙熏與社會運動家朴權一,在○七年出版《88萬韓圜世代》,描述韓國經濟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雖然復甦,卻出現財團化加劇、中產階級工作流失、貧富差距惡化、青年就業劇減的問題,即使在○七年景氣復甦的高峰期,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也只有四八%,根據《88萬韓圜世代》的估計,韓國年輕人只有五%能從事公務員或進入穩定大企業工作,其餘九五%將會是計時、臨時、派遣工。
《88萬韓圜世代》一書中也預測:「即便是排名第一的首爾大學,除了醫科、法律與企管等熱門科系外,畢業也不一定能夠找得到穩定工作。」

這本書在出版後,立刻躍居當年暢銷書排行榜的第一位,總販賣量超過二十萬冊。但是,作者禹皙熏最終卻「主動絕版」這本暢銷書,他說:「書本雖然暢銷,卻無力帶動原本想要的必要改變,因此決定將之絕版!」

在《88萬韓圜世代》出版的○七年,以當時的匯價換算,稍高於一千美元,也就是新台幣三萬一千元月薪。但是韓國的物價遠遠高於台灣,首爾房租是台北的兩倍多,以八十八萬韓元的薪水,每個月新台幣三萬多元,只能勉強餬口。

韓國的李明博前總統,以及現任的朴槿惠總統面對這個問題,採取的對策是「不斷劇烈地調升基本工資」,在《88萬韓圜世代》出版的○七年,韓國基本工資是七十八萬六千餘韓元,隨後每年都以五%至八%的幅度調升,一五年將來到一一六萬六千餘韓元,累計調幅將近五○%。但由於韓元貶值,換算成美元的韓國基本工資,也還在一千美元月薪左右。

海峽對岸的中國,龐大的低成本勞力雖然是造成台灣與韓國二十二K困境的主要原因,但中國同樣面臨到台灣與韓國的問題,也就是中層的管理工作、基層的勞力工作不斷被電腦取代,勞工實質薪資越來越低的問題。

中國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八年前簡稱勞動部)發現,中國工薪階層的工資總額,在二○○○年之前都占 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五三%以上,但是過去十五年持續下滑,也就是說,中國經濟雖然增長,但分配給勞工的卻越來越少。
中國政府採取的對策跟韓國相同,都是快速、劇烈地調高基本薪資,從一○年開始起算,部分省市的基本薪資達到「五年倍增」的目標,這種只有在極權國家可採行的方案,雖然達到增加工人薪資的政策目標,卻也付出產業經營困難的代價。

中國每年有近八百多萬大學畢業生進入職場,官方統計大學學歷的青年勞動者失業率已高達一六.四%,去年碩士畢業生畢業前就找到工作(簽約率)為二一%,比一三年跌五%,比一二年跌一六%,大學本科生的簽約率同樣出現大幅下跌。政府除了提高基本工資之外,也祭出免徵加值稅與營業稅等優惠方案,藉著降稅、減低企業營運壓力,來維持大學畢業生的工作機會。

青年失業率最嚴重的歐洲,雖然在QE(貨幣量化寬鬆)的大水喉灌注下股市大漲,青年失業的問題卻沒有獲得解決,即使是就業狀況最好的英國,根據英國智庫「解決方案基金會」的研究,二十二到二十九歲青年的實質中位數薪資,在○九年到一四年的六年之間,竟縮水近一三%。即將在五月舉行大選的英國,執政黨面臨年輕人龐大的抗議壓力。

日本》
不追求高薪,以阿Q心態過活


最先進的是我們北邊的日本。在一三年,「開悟世代」(さとり世代—Satori sedai)成為日本的年度關鍵字。

開悟,是正面的描述。說三十歲上下的整個族群,已經領悟到過度消費的空洞意涵,因此不買車(捷運很方便)、不買奢侈名牌(因此低價速銷白牌大興盛)、不追求高薪(滿足基本生活即可),回歸單純、靜謐,以及親密朋友的簡單生活。
但是,這個族群也被冠以「不結婚、不買房、不出國旅遊」的「三棄族群」名號,他們天天過著宅男的生活,人生沒有任何夢想。

柯文在《再見,平庸世代》斷言,未來的世界將有一五%的人極其富有,另外八五%則面臨薪水停滯或下滑的生活,只是有更多機會享受便宜的娛樂消費。在中層工作大量被電腦取代的大趨勢下,不論是國家、企業或個人,都必須在兩極化的勞動市場中做出抉擇,往八五%靠攏,就要認命於二十二K的宿命。

台灣要擺脫二十二K的夢魘,就必須深刻思考擠進一五%的「global」領域的戰略,這個領域必須善用最新的電腦科技、必須在全球化的市場占有一席之地、必須引進全球最頂尖的人才與技術、必須打造一大群世界第一流的企業,才是擺脫二十二K宿命的真正藥方,現有的這些「調高基本工資」、「加薪四法」等,還是在八五%的思惟裡面打轉,其實只是騙騙選民的安慰劑。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強迫企業加薪,效果有限!

—— 各國改善低薪政策
美國
政策:
1. 向企業提倡加薪。
2. 企圖透過稅制改革改善財富問題,但較少提及加薪。
結果:
5年來平均薪資只增加2%,但GDP成長近11%。

日本
政策:
1. 2013年開始,首相安倍極力勸說大型企業調薪,多家企業也承諾將調整薪資。
2. 日本龍頭企業豐田汽車(Toyota),在2015年進行十年來「最大」幅度調薪,然僅調升4000日圓。
結果:
《經濟學人》指出,日本實質工資自2013年開始負成長。
韓國
政策:
自2005年開始,最低薪資平均每年增加7%,十年來總共增加80%。
結果:
由於韓元對美元貶值,以美元計價的最低月薪僅從860美元成長至1048美元,成長幅度約22%。

中國
政策:
自2010年起,北京、上海基本薪資5年內成長超過6成,部分省分更是超過1倍。
結果:
具大學學歷的青年失業率節節上升,根據2012年中國城鎮失業報告,具大學以上學歷的青年失業率高達16.4%,遠高於當年平均失業率4.1%。

整理:吳沛璇

1 則留言:

  1. 本文恰好是第800篇。如果與801篇人工智能相比。
    我們不妨說,本篇是鐵錚錚現實,下篇是活潑潑未來。
    其實在799篇是談巴斐特的午餐,一篇有趣的統計趣聞。
    他倒不是過去,而是連結現實與未來的曲徑。
    聰明人總想找到連結做事的曲徑,執行力強的人試圖直線穿越。
    頂尖聰明的人,可以找到彎曲時空的直線解。

    我們立志至少該是最後一種人。

    回覆刪除

MIT黃金創業課:做對24步,系統性打造成功企業【創業】

Step0   起點 Step1   市場區隔 Step2   灘頭堡市場 Step3   終端使用者檔案 Step4   灘頭堡的總市場規模 Step5   代言人 Step6   生命週期使用案例 Step7   高層次的產品規格 Step8   量化價值主張 Step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