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艺术收藏家为何一掷千金?【藝術拍賣】

2015年05月18日 06:38 AM

艺术收藏家为何一掷千金?

当一群富有的投资者竞购某项资产时,他们肯定特别清楚这项资产值多少钱喽?佳士得(Christie's)总裁尤西•皮尔卡宁(Jussi Pylkkänen)认为确实如此。上周一晚,皮尔卡宁以1.794亿美元的价格把毕加索(Picasso)的《阿尔及尔的女人(0版)》(Les Femmes d’Alger (Version O))拍卖给了一位匿名买主。
“人们有时认为购买艺术品是一种无用的占有,但这些竞标者很了解标的的价值,他们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决定的,”皮尔卡宁后来向我保证说。他强调称,买家对毕加索画作最后报价时,小心翼翼地每次只加价50万美元。上周一的纽约拍卖会上成交了34件20世纪艺术品,成交金额达7.06亿美元。

随着伦敦和纽约拍卖会屡次拍出破纪录价格,艺术品越来越被当做金融资产对待。56岁苏格兰艺术家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的《沼泽地》(Swamped)上周一晚以2590万美元成交。亿万富豪们飞往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Art Basel Miami Beach),从大型画廊购进作品,私人银行家们告诉客户要提高资产配置多样性,增加艺术品配置;著名作品堆满了日内瓦的自由港仓库。
但画作不是证券。任何一件艺术品的金钱价值仍像蒙娜丽莎(Mona Lisa)的微笑一样不可知晓、难以确定。正如经济学家威廉•鲍莫尔(William Baumol)30年前所说,画作的价格“或多或少无目的地上下波动……那些把这些艺术品视为‘投资’的人们的行为,会进一步加剧这种波动”。那些寻找金钱意义上内在价值的人,必须把眼光转向别处。
尽管我们不知道谁买走了上述毕加索作品,除了他或她有强大的财力,能以1.79亿美元买下一幅难以在市场恐慌时以同样价格售出的作品之外,我们还可以推测其动机。真正价值在于,拥有一副泰特博物馆(Tate Museum)或者盖蒂博物馆(Getty Museum)将愿意公开展出、也能在私下里让自己和其他人叹服的画作。
要证明自己是既有文化品位、又富有到买得起毕加索重要作品的那类人,唯一方式就是购买一幅毕加索重要作品。拍卖行的生财之道就是,把作品短暂地向你展示,同时又向其他竞购者提供购买这幅作品的机会。皮尔卡宁谈起世界上那些终极艺术收藏者时说,“他们会突然说,‘我再也得不到这个机会了’,然后就一鼓作气把它买到手了”。
艺术品“对那些能够从审美享受方面获得很大回报的人来说,是非常合理的选择,”鲍莫尔总结道。经济学家约翰•皮卡德•斯坦(John Picard Stein)在1977年写道:“画作产生的任何超常表现,都可完全归功于它们提供的观赏乐趣,这是投机者们所理解不了的。”
除审美方面的回报以外,还有社会地位方面的回报。购买艺术品在提高社会地位方面的价值——被邀请参加画廊和博物馆晚宴,被当做具有优雅品味的人士对待——是有吸引力的。去年接受会计师事务所德勤(Deloitte)调查的收藏者中,有61%的人承认这一动机。
金钱回报是含糊不清的,尽管有人努力对大量资金流入艺术品给出合理化解释。欧洲艺术基金会(European Fine Art Foundation)数据显示,去年全球艺术品成交额升高至510亿欧元,超过了2007年前一次高峰的480亿欧元。这一金额跟294万亿美元的全球金融资产相比微不足道,但需要得到经济上的合理化解释。
这很难办到。2003年至2013年,追踪拍卖会成交作品价格的梅摩艺术品指数(Mei Moses All Art index)上升了7%,略低于标普500指数(S&P 500)的升幅(当代艺术品的回报率更高,达到10.5%)。近几十年来,以某些指标衡量,艺术品的表现要好于债券,但人们有理由对此质疑。
其一,衡量已出售和后来在拍卖会上再出售的作品的金钱回报,忽略了那些可能因为价值下降而一直再未露面的作品。其二,艺术品市场的流动性极低,极端不透明,没有任何一幅画作跟另一副画作完全一样,哪怕是同一位艺术家的两幅作品。其三,交易成本极高——拍卖行向买家收取约为成交价20%的费用。
艺术品市场最奇怪的一点(奇怪的地方还有很多),是最富有的收藏者承担了最不可预测的金融风险,至少在拍卖会上出价竞购而不是通过画廊私下里购买时是如此。长期来看,《阿尔及尔的女人》等大师作品往往表现不佳,而更冷门的画作反而更有可能带来稳定的回报。
大师作品可能失去吸引力——战后艺术品眼下受到热捧,而更早的艺术品则热度降低。多伊格的风头已盖过了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但多伊格的画作《沼泽地》的买主不清楚这一局面能否持久。经济学家梅建平和迈克尔•摩西(Michael Moses)在一份有关1955年至2004年艺术品价格的研究报告中发出了警告,称“投资者不应过度痴迷于大师作品,他们需要谨防出价过高”。
又或者并非如此。藐视概率,公开报出一个气壮山河的价格,最后将一幅众人景仰的毕加索画作收入囊中,这就足够了。“站在画作面前,让人们知道你是买主,这种感觉千金难买,”纽约艺术品咨询公司Artvest的联合创始人杰夫•雷宾(Jeff Rabin)表示。
毫无疑问,《阿尔及尔的女人》是一部非同寻常的艺术作品。它是否能成为一项非凡的投资则是另一回事。对竞价者而言,这可能并不重要。
译者/邢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IT黃金創業課:做對24步,系統性打造成功企業【創業】

Step0   起點 Step1   市場區隔 Step2   灘頭堡市場 Step3   終端使用者檔案 Step4   灘頭堡的總市場規模 Step5   代言人 Step6   生命週期使用案例 Step7   高層次的產品規格 Step8   量化價值主張 Step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