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英国为何重视《大宪章》展?【歷史】

2015年05月13日 06:50 AM

英国为何重视《大宪章》展?


不久前,我随英国各大媒体记者共同参加了“‘大宪章:法律、自由与遗产’八百年纪念展”媒体发布会。主办方大英图书馆借此机会,首次向公众透露了一则二战时期的重大秘闻:1941年,为极力劝说美国加入二战,丘吉尔向美国政府承诺,愿意赠送一份大宪章原件给美国,以作为美国援军的交换。


八百年来,《大宪章》在英美被视为法律与自由的伟大精神象征。1215年,英格兰约翰王被迫与反叛男爵们签署《大宪章》。此后,无论是把查理一世推上断头台,或者美国《独立宣言》的签署,又或是甘地和曼德拉的“非暴力”政治运动,都离不开《大宪章》的启发与鼓舞。某种程度上,《大宪章》在美国更受重视,它被列入了美国教科书;签署地伦尼米德的“大宪章纪念址”,是由美国人出资设计建造的。
五十年前,英国女王亲自出驾,带领王室成员,在圣保罗大教堂出席了盛大的《大宪章》七百五十年纪念典礼。此次八百年大庆,大英图书馆早在四年前就开始精心筹划与准备,联手纽约公共图书馆与美国国家档案馆,并有前美国总统克林顿、昂山素季及英国外相黑格助阵,展出两百余件珍贵展物,除了两份八百岁的《大宪章》原件外,还包括杰斐逊亲手撰写的《独立宣言》草稿、以及英国政府愿以《大宪章》原件交换美国对“二战”支持的文件原件等。其中后两份原件均为首次在英伦宝岛与公众见面。
从去年圣诞节开始,“大宪章:法律、自由与遗产”要开展的消息就遍布英国各大媒体,BBC还专门摄制了纪录片。在该展媒体发布会上,策展人Claire Breay博士及 Julian Harrison一路全程解说,详述《大宪章》对人类自由及解放的八百年引领之路:它初如星星之火,徐徐燃成火炬,最终成为西方法律与自由的象征。
八百年前的1215年,英格兰约翰王独裁霸道,随意征收苛捐杂税。当时他需要攻打法国,收复失地,需要银两,于是向男爵们征收重税。贵族们不服,欲与约翰王动武。眼看即将血流成河,双方最终在泰晤士河旁的伦尼米德坐下商谈,以和平谈话的方式,签下这份影响后世近千年的《大宪章》。该原件陈列在最后一展室,是全展的镇山之宝。这是一张写在羊皮纸上的文件,不过A3纸大小。那时羊皮相当昂贵,所以文字必须精简且压缩。该条约以拉丁文撰写,共四千多字。
直到1649年查理一世上断头台之前,大宪章对英国历史并无多少正面推进作用,甚至其内容也因为过时渐渐被人淡忘。不过,它开辟的新传统与精神——即国王亦受法律的管治与约束,臣民有权向当政者索权——融入了英国的社会血脉,代代相传,终于在四百年后,发扬光大。当时的检查长约翰·库克(John Cooke)高举《大宪章》精神,最终将蔑视法律、固执于“君权神授”的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自此后,臣民继续向国王索权;等国王权力完全移交至国会,在《大宪章》精神的带领下,英国人又开始向国会索权;接着是新兴中产阶级向贵族索权;女人向男人索权;等等。自由与平等在英国近千年的发展与演化,《大宪章》是其精神火炬与源泉。
大宪章亦是美国“独立革命”的精神指引。美国历史上最珍贵的两个文件:由纽约公共图书馆提供的美国开国元勋及第三任总统杰婓逊的《独立宣言》手写珍本,以及美国国立档案馆提供的《美国权利法案》,均首次远渡重洋,前来参展庆贺。至今美国国会山里仍然陈列有精细仿制的《大宪章》。在展厅里,可以看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亲自出山,在镜头前陈述《大宪章》重大价值及意义的陈辞。
(该展设于伦敦大英图书馆,现已开展,今年9月1日闭展。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 shirley.xue@ftchinese.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