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马年睡个好觉【幽默】

2014年01月30日 07:41 AM

马年睡个好觉


马年到了,祝各位吉祥如意。
过年照例要说点好话,人类的幸福要靠心境要靠信念,相互道贺鼓励,尤其在孟春元月,自是必需的。罗马人管一月叫做January,即Janus 的月份,Janus是带来好运气好开端的神。
马年在生肖符号上格外受欢迎,网上传来的讯息,加印马年邮票以示道贺的多达三十余国,除了东亚近邻,还有远在天边非洲美洲诸国,马是人类最忠实的盟友,给外邦人的感觉,比起即将过去的蛇年要好不少,印蛇年邮票的国家远没这么多。
我幼年的印象很深,家母过年的时候常常勉励我们。我当时发育晚,人长得很矮,初中毕业才1米53,体检时发觉是向明中学八个班级四百个毕业的男生里面个最矮的。我妈妈叫我藏在门背后,别让人看见,在大年三十午夜,跳三下,说是能长高。我从小学起每年都试,颇无成效。文革开始的那年也是个马年(丙午年),当年形势鼎沸,我忘了在门背后蹦,却在学校关门大串联回来后惊讶地发觉,三、四个月里竟长高了十几厘米!我还记得家母在除夕夜总要从箱底取出一对烛台,白铜做的很精致,点上红蜡烛拜拜,还念念有词。妈妈是个化学老师,读的是科学,恐怕孩子笑她迷信,不忘记告诉我们,她是替外婆祈求才拜拜的。

现在年岁大了,我愈发觉得,有良好的心愿比什么都要好。只是年初良好的心愿不能太多,陈愿太高,良好的决心够不上的话,元宵节还没过完就坚持不下去,故态又会复萌了。非但我们这些常人做不到,就是“完人”也难做到。美国的富兰克林是个发了善缘又能长年坚持的楷模,他在自传里介绍自己的经验,几十年内再版一百二十次,粉丝是趋之若鹜,真正能够仿效而有成效的,却寥若晨星。马克.吐温不太相信,他自己就做不到,于是打趣说,那样你就能每过一年再买一本富兰克林的自传来读读,许一系列的愿,历久弥新了。倒是抽烟喝酒,你不许愿,也能坚持。
所以许愿必得简洁。你看人们到教堂去望子夜弥撒,仪式完了相互拥抱,握手道贺就那么一句话,peace be with you——愿平安与你同在。不是吗,每天的平安 (daily peace),主要是心境的平安,比什么都要强。不管你在求谁,是天主、是阿拉、是菩萨妈祖、是命是运、是财是物,还是咱们中国人的老天爷?有求有希望就好。上天的旨意我们或许不太明白,但天意要大家都好则是确定无疑的,包括那些该受天谴之徒。
马年的市场,是牛市还是熊市,没人敢说了解透彻。但就中国而言,显然有若干不确定性,是我们崛起的“坎”,做得是好是坏得依靠各方的合作。其中包括:
劳动力的供应。背后的根本是我国人口变化规律,特别是老龄化结构导致的人口抚养比的急剧变化,工作人口和须抚养人口的比率在萎缩中。人口政策在去年所做的单独两胎的松绑,能带来的效应将是二十年后的事,当务之急是技能的培训和产业的转型;
教育的改革和劳工的技能和素质培训。要牢记基本事实,持续加强中国的人力资源要素禀赋这个优势。 国家提供培训的机制、费用,责成雇主配合来促进员工的在职教育,要比提高最低工资有效。至于学位课程,也得务实,注重实际技能,空头名堂徒然增加学生的期望,到头来增加失落的不满;
城镇化中的户籍改制。直接关系到劳动力流转中减低摩擦和供求匹配,以及社会公义的问题。这个矛盾日渐突出,极有可能成为社会不安定的主要根源;
现代税制的建立。现代国家治理的命脉所在,直接关系到地方和中央政府怎样互动,如何形成多元激励的机制,不然成长不可能长期持续:
国有机构特别是地方政府的效能提升。怎样能使激励相容,而不是追逐任期内效应和偏重短期账面业绩,以往考核偏颇造成的经济行为扭曲,纠正越快越好;
* 影子金融(shadow banking) 导致扩大迅猛的潜在风险应该制止。这类讯号层出不穷,令发达经济吃了大亏的伎俩在国内重演是极为荒唐可悲的。诊治的方略已在欧美总结出来,只要有决心,无需断腕壮士亦可求生;
公共项目及开支的全过程评测和监督。即使是风险已然形成,挑明了总是好事。当期的支出在GDP上的数字看似漂亮,但没有过程的控制和事后的评估,与饮鸩止渴无异;
因应不切实际的民众期望,妥善引导纠正日渐浓重的民粹倾向。中国过去六、七年来人工成本迅速抬升,年率超过12% 甚至高达17%,领先世界同期平均值的数倍,是无法延续下去的。
讲了这些大的趋向后,让我们倒过来,谈一个极小而微的细节,相信每个人都能使得上劲的,就是怎样睡个好觉。值此马年将临,让我祝愿大家,在睡眠上能有进步。
别轻看睡眠,它是我们的健康、效能、幸福感之所系。睡眠不足或受到干扰的话,你工作会失误,驾车会失事,健康会大受影响,老年常见的痴呆失忆,诸如奥兹海默、帕金森氏症都和常年睡眠状况密切相关。睡眠不好,即使其他方面很有成绩,你也不能感受到快乐。
一个世纪以来人类每晚的睡眠平均起码减少了两个小时,美国的统计表明,近十年每人每天睡眠的时间平均减少了四十分钟,而成年人平均五个里面有一人靠吃药才能维持睡觉。在我们所谓白领劳工里面,情况更是严重。城镇化、电力照明、影视娱乐、网络通讯、环球作业、贪玩贪杯都是睡眠减少和失调的原因,现代人一有什么活动,就挤占睡眠,好像睡眠的优先等级极低,殊不知睡眠是我们最有价值的活动。
保存和恢复精力要靠睡眠,似乎是个常识,但内中的机理,直到近两年科学家才渐渐有了对睡眠的深入了解。好比剧烈运动后你必须休息,让淋巴系统清除肌肉组织内产生的毒素垃圾,才能回复体能;大脑也一样,进入睡眠后它必须清洗白天大脑活动产生的垃圾毒素。睡眠时人不需要处理外界信息,脑神经会因此收缩百分之十几二十,留出来更大的空隙,以便脑里的"g淋巴系统"全力工作,把各种毒素废物冲洗出去。一个人不吃东西还能活上个十天八天,如果不睡不眠活不过一个星期,毒素不能清除出去的话,最终将脑死。科学家还发现,大脑清洗是一项高度紧张的活动,为此大脑需要消耗的氧、血和能量,一点不比醒着的时候少。偶尔突击熬夜一个人还能恢复,若是长期缺乏睡眠,造成的损伤将是永久性的,不再能够逆转,而且年纪越大,睡眠的亏空越难弥补。
奇怪的是,眼下讨论如何摄食养生的非常多,至于怎样正确睡眠才能有利生命,却鲜少谈及,尽管后者的重要性一点不比前者小。美国的数字,有65%的人过于肥胖,63%的人睡眠不良,两者之间的联系绝非巧合。睡眠不良导致吃得不正常,情绪不稳定,做事没效率,人际关系更动荡,已是被科学研究证明了的事实。
如何改进睡眠,已有许多报道,有机会我们再来介绍。首先我们需要了解,自己的睡眠是否缺损?通过一个简单的测验,你不难知道,自己的睡眠账户是否已经严重亏空:在安静遮光的房间里,你若很快有了睡意,就说明你的睡眠已在透支状态。
通常一个成年人需要7-9小时的睡眠。拿破仑曾吹嘘,男人不毋需睡超过5个钟点的觉,你可别信他的。我的一个朋友也来自上海,现在西雅图当医生,他只需要睡两个小时就足够,每天都能上两个班,收入因而成倍于同学,很快就买进了数百万美元的豪宅。这样天赋异禀的人是少之又少,我们千万不可贸然比照。我们可以学习的,是如何改进睡眠时间的配置,绝不是压缩睡眠时间的数量。
不少超级成功人士,秘诀在于早睡早起。我的一个博士导师,考茨梅斯基教授,德州大学(奥斯丁校区)的商学院长,就是这类人物。我进博士班学习的那年,他在福布斯四百个富翁里排名184,身价亿万,主要得自他创办了美国著名的大公司Teledyne。他在美国的商界、学界和政界都赫赫有名,老布什在总统任上时,他还是其“厨房内阁”的成员。他又是麦克.戴尔的伯乐,戴尔电脑创立时他就应邀投资,斩获得不亦乐乎,在众多高科技新贵里,他是罕见的“白头老翁”(Geezer,在美国一般指70岁以上的老翁)。我跟他做了两年的助理,观察可谓切近。考师通常七、八点就上床,不超过晚上九点,清晨三、四点就到办公室开始工作,夜阑人静,因此效率奇高。他往往早上七点就召集会议,弄得系主任们苦不堪言。记得有一次也搞得我苦不堪言——清晨六点就得到考师办公室报到,而前一天我的儿子诞生,几乎没怎么睡。
总之,许一个务实的小小的愿,我祝愿各位努力改善睡眠,把它当作马年的一大功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责任编辑 徐瑾 jin.xu@ftchinese.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