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資深新聞記者推薦關於本行的好書【書評】

資深新聞記者推薦關於本行的好書

閱讀2014年07月17日
Joon Mo Kang
本周,時報(The Times)媒體方程式(Media Equation)的專欄作家、文化記者大衛·卡爾(David Carr)給安德魯·佩蒂格里(Andrew Pettegree)的《新聞的發明》(The Invention of News)寫了一篇書評。我請卡爾和他的幾個同事推薦自己最喜歡的關於新聞工作的圖書。

記者拉維·索梅亞(Ravi Somaiya)推薦的是《出發地》(Point of Departure),它是20世紀中期英國記者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的文選。索梅亞說:「他的新聞報道——比基尼環礁核試驗,在加蓬採訪阿爾貝特·施韋澤(Albert Schweitzer)等——生動感人,充滿力量,你有時感覺自己的心跳速度都跟着加快了。他向我表明,你可以在誠實、準確、公正的同時,告訴人們你的所見所感。」
媒體記者喬納森·馬勒(Jonathan Mahler)為「不得不排除那麼多值得推薦的書」而感到痛苦,「但是如果只能選一本的話,我一定是選伊夫林·沃(Evelyn Waugh)的《獨家新聞》(Scoop),它可能是最有趣的小說。它諷刺的是1938年左右的「艦隊街」(指英國報紙業——譯註),涉及一個名叫《野獸》(The Beast)的虛構的報紙,在一個虛構的非洲國家發生的一場虛構的內戰,以及一個被陰差陽錯派往那裡報道內戰的倒霉的駐外記者。」
媒體編輯彼得·拉特曼(Peter Lattman)選擇的也是小說:湯姆·拉赫曼(Tom Rachman)的《不完美主義者》(The Imperfectionists),它講述的是「羅馬的一個垂死的英文報紙。這本2010年出版的處女小說比我讀過的任何非虛構圖書都更好地刻畫了一個新聞編輯部和其中的人物。」
這個問題讓卡爾想起了一個痛心的時刻。「9·11襲擊發生幾個小時後,」他說,「我在教堂街和議事廳街的拐角處。7號樓着火後倒塌了。一大塊碎片和煙塵衝到街上,我躲到一輛車下。車下有一隻鴿子,我凝視着它的眼睛,這一刻我們有了跨越種族的交流。『我們沒事吧?世界要滅亡了嗎?我們,呃,是一條戰線上的嗎?』那一時刻和那一陣煙灰過後,我定了定神,在車下發現一本斯特倫克(Strunk)和懷特(White)編寫的《文體要素》(The Elements of Style),它是我們這個職業的基礎文本。書上有墨水標明是港務局的藏書,我知道它是被從世貿中心的港務局辦公室炸飛出來的。我從沒遵守過這本書的規則——我是個浮誇的、離經叛道的作家——但是它志向遠大,條理清晰,這一點我很喜歡。我把它放在玻璃板下面,書上還留有當天的灰塵,和它放在一起的是我當時在困惑和混亂中為《紐約》(New York)雜誌寫的唯一一篇還可以的文章的副本。我珍惜它在我家中的存在,儘管我沒有聽從它的建議。」
具有引用價值的話
「過去,如果和明顯有性格缺陷的人合作能讓我掙到更多錢或者能讓我參加更好的派對,那我願意。但是現在我年紀大了,我對此完全不能容忍。」——節選自文學網站The Millions對書稿代理人埃林·霍西爾(Erin Hosier)的採訪
本文最初發表於2014年6月8日。
翻譯:王相宜
本文內容版權歸紐約時報公司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或翻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