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法國圖書館驚現莎翁《第一對開本》【珍本】

法國圖書館驚現莎翁《第一對開本》

加萊附近的一處公共圖書館發現了現存的第233本《第一對開本》。
Denis Charlet/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加萊附近的一處公共圖書館發現了現存的第233本《第一對開本》。
莎士比亞戲劇的《第一對開本》是全世界最珍貴的書籍之一。由於其中的一些有時頗細微的差別——每一個版本都不一樣,能透露出這位劇作家的意圖,學者對它們進行了仔細的研究。
現在,法國北部一家小圖書館發現了一本之前不為人知的《第一對開本》,使全世界已知的《第一對開本》現存總數增至233本。


「這一發現意義重大,」研究莎士比亞的美國專家埃里克·拉斯穆森(Eric Rasmussen)說。「《第一對開本》不常出現,即使出現,通常也是受損極嚴重的、索然無味的版本。但這一本保存得特別好。」為了鑒定這本書,拉斯穆森在周末去了法國。
該書是今年秋天在加萊附近的聖奧梅爾的一處公共圖書館被發現的。當時,為了進行一場英語文學展覽,圖書管理員正在清理藏書。該書的書名頁和其他介紹性內容都被撕掉了,編號顯示為一本普通的老舊版本書籍,但圖書館負責中世紀和近代藏書的主任亥米·科多尼耶(Rémy Cordonnier)懷疑,它興許實際上是《第一對開本》。
他給在內華達州立大學裡諾分校(University of Nevada, Reno)擔任教授的拉斯穆森打了電話。作為《莎士比亞第一對開本:描述目錄》(The Shakespeare First Folios: A Descriptive Catalogue)一書的作者,拉斯穆森只用了幾分鐘就做出了判斷。
「意識到我們有一本堪稱全世界最著名的書令人非常激動,」科多尼耶說。「我當時已經在想像這件事會引起的反應了。」
至今還沒有多少學者見過書的真容。但該書屬於一所消失已久的耶穌會學院的遺產,僅這一點已經引人驚呼,認為它也許能帶來一系列新穎的見解,從細微的文本差異,到莎士比亞與天主教文化之間的聯繫,無所不包。
「有點像考古學,」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莎士比亞專家詹姆斯·夏皮羅(James Shapiro)說。「在哪裡發現了《第一對開本》這一點,會進一步告訴我們誰在看莎士比亞的作品,誰重視他。」
法國地區性報紙《北方之聲》(La Voix du Nord)率先報道了此事。但這本《第一對開本》並非聖奧梅爾這家圖書館擁有的最罕見的書。該圖書館還有一本《古騰堡聖經》(Gutenberg Bible)。據知,該書現存不到50本。
但幾乎沒有什麼書的價值和神秘感能與《第一對開本》相提並論——2006年,一本《第一對開本》在佳士得(Christie』s)的拍賣價是680萬美元(約合4200萬元人民幣)。該書收錄了36部戲劇,幾乎囊括了莎士比亞的所有作品。在莎士比亞離世七年後的1623年,該書付梓印刷了大約800本。人們認為,對於莎士比亞的一半戲劇作品,《第一對開本》是唯一可靠的文本。(莎士比亞的所有所戲劇均沒有現存手稿。)
如今,人們像對黑犀牛一樣關注《第一對開本》,直到追蹤到它們的消失。據知,其中一本在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中被燒毀;還有一本於1854年隨北極號(SS Arctic)在紐芬蘭附近沉沒。
拉斯穆森說,每10年左右會發現一個新的《第一對開本》,上一次是在一名倫敦女子的藏書室里,她已經去世,但沒有留下遺囑。「書里亂七八糟的,夾雜了第二對開本里的許多內容,」拉斯穆森說。
在聖奧梅爾發現的《第一對開本》明年將在那裡展出。它毫無疑問將吸引大量參觀者。拉斯穆森說,它還可能助長莎士比亞研究中對一個最有爭議的分歧的爭論:這位劇作家是否是一名地下天主教徒。
拉斯穆森說,有許多「睿智的猜想」是這麼認為的,其中最著名的代表就是哈佛大學(Harvard)學者斯蒂芬·格林布拉特(Stephen Greenblatt)。他說,在聖奧梅爾發現的《第一對開本》又提供了一點支撐,即使算不上是確鑿的證據。
拉斯穆森提到了這個對開本的第一頁上的名字「內維爾(Neville)」,他說,這或許意味着這本書是1650年代由愛德華·斯卡爾斯布里克(Edward Scarisbrick)帶到聖奧梅爾去的。斯卡爾斯布里克來自英國一個著名的天主教家庭,用化名入讀了那間耶穌會學院,學校創立之時,天主教徒是被禁止入讀英國大學的。
「此前有過一些含混的說法,但現在,我們第一次看到了耶穌會學院的網絡和莎士比亞存在的聯繫,」他說。「當你有了這種文本的證據時,這種聯繫變得更真實了一些。」
法國蒙彼利埃大學(University of Montpelier)的莎士比亞專家讓-克里斯托夫·馬耶爾(Jean-Christophe Mayer)提醒說,不要把這種聯繫看得太重要,但是他指出,法國北部城鎮杜埃的一座圖書館裡也擁有莎士比亞劇作的早期抄本。他說,「有趣的是,這些學院大綱里能有這些劇作,」並說這個新的對開本「可能有助於我們解開莎士比亞之於天主教文化有何意義這一謎題」。
這個在聖奧梅爾發現的對開本,同時也有助於我們將劇作最真實可信的部分拼合在一起,這是一個極為複雜的工作。每個現存的第一開本的文本,都與其他版本略有不同;印刷廠的排字工人不斷修改,帶來了許多文本上的不確定性,這些不確定性至今仍折磨着學者和舞台劇導演。
拉斯穆森說,在聖奧梅爾發現的對開本還包括一些手寫的批註,這可能會幫助我們了解這些劇作在莎士比亞的時代是如何演出的。
在《亨利四世》(Henry IV)的一場戲中,「女主人」(hostess)被改成了「主人」(host),「姑娘」(wench)改成了「小夥子」(fellow)——這或許反映出,在一次早期的演出中,一個女性角色被改成了男性角色。「我從來沒有在莎士比亞的對開本里看到過這種角色性別的更改,」拉斯穆森說。
即使是多年來一直在研究《第一對開本》,拉斯穆森對在聖奧梅爾發現的這個版本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這是一個人人都知道的文本,在圖書館的館藏里待了四個世紀,」他說。「跟在看《鑒寶》(Antiques Roadshow)一樣。」
翻譯:陳亦亭、王湛
本文內容版權歸紐約時報公司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或翻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