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9日 星期四

Google 副總裁:台灣是遊戲開發者進軍世界跳板【隨感】

Google 副總裁:台灣是遊戲開發者進軍世界跳板

台灣最常說的偏見台詞,就是台灣市場很小。這說法的水平,跟美國人都很樂觀 大抵含金程度一般。但能說這台詞的人,包括我歷任所有老闆,如果他們錯了,他們到底錯在哪裡?

答案是,這是偷懶的講法。只有實體產業才會侷限於地理性障蔽,金融不會,電子商務不會,事實是能化為資訊流的都不在此限。各國銀行和電信商保護自己的方式,全都是靠壟斷和法令,而不是靠市場的弱肉強食。
解釋贏家通吃的現象,最容易的出發點是當今 知識經濟,比歷史上各時期佔據要位。全球1%的人,在今年結束後,會與其他99%財富相同(目前約47:53)。有錢人更貪心嗎? 它們一直都是,只是環境對他們更有利了。

但知識流通的速度,不會只發生在上層,平民生活也是迅速,我們現在可以連到WATSON做一些計算,你付少許錢也可以使用AMAZON級的雲端服務。 差別只是平民的知識流通"轉化為金錢" 的實現力,沒有富豪高效。 但知識是無差別照顧任何人的。

回到始題,台灣市場很小之理性論據微不足道,還支撐成為老生常談可能是一個老派的原因。我們企業與社會真的只習慣用成本和差價的代工模式來看所有產業。 20年前我們就應繳學費,與歐美日正式對決的品牌、創意戰爭,已經繳白卷了。現在中國的一線戰區開始面對這些課題。

這將吸引亞洲的人才,前往北京上海深圳的戰場。台北有最好生活品質的基底,可以吸納這些人。真正的法令面與市場,真需LOCAL的分公司即可。即 台北為調控的大腦。

如果台北不準備成為大腦。那我們就會成為好生活的渡假勝地。如果是渡假勝地,更多地方比台北好。

說白了,戰爭發生在經濟體間、國家間、階級間、世界觀、人生品味各面向。啊~ 有那麼嚴重嗎? 啊! 那請問所有事情有任何轉變!

最後一提 : 柯P多白目我都會挺他。誰最能推倒權貴,我就挺他(反權貴不是因為它們有錢,是因為他們"作弊")。流血都可以的,當然我們社會應不至於走到流血的地步。 但經濟犯輕輕關個3年,然後3000家庭從此無法復原。這種我們法治社會的鬼東永遠不能改善,我看不出體制有啥了不起。 LA LAW 第一級,庫恰克去跟受害者說,你要了解,我必須相信體制。 庫恰克有啥理由,要為自己對的事道歉。

庫恰克口才論理都是一流的。但良心的審判力量不在於辭令而在沉默。生命最後黑夜降臨時,最聰明也顯得可笑,唯最善良可以微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IT黃金創業課:做對24步,系統性打造成功企業【創業】

Step0   起點 Step1   市場區隔 Step2   灘頭堡市場 Step3   終端使用者檔案 Step4   灘頭堡的總市場規模 Step5   代言人 Step6   生命週期使用案例 Step7   高層次的產品規格 Step8   量化價值主張 Step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