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5日 星期一

30年後的3種台灣【台灣】

下面有一回應,問 : 第一種有何不好?  這是好問題。
范先生的倡議有兩項是我預想的台灣未來版本
(1和3,因為2不該是選項。但消極的話,2很有可能)

我提出的不同方案中,其中一個是積極參與中國的政治改革
不是因為單純讓他們更好(作為國左,這夠符合效益主義)
而是戰略上,小國台灣需要的合縱連橫(類19世紀末日本與列強的作法)
這需要強人領導與菁英政府,看來希望渺茫

我贊同3。當然不是范先生所有的細節
另外1-3,中國共產黨都會強勢主導。跳過對中國的博弈只談台灣自我
是現狀的難題。任何繞過的策略,雖然論證平穩,但也沒解決難題


30年後的3種台灣
2014-04-17

把時間跨度拉開30年到2044年,也就是蔡英文88歲、林飛帆56歲、陳為廷54歲、現存的國民黨民進黨大佬都已經拜拜,而我本人多半躺在某山坡地或離散在大海的那一年,台灣可能處在以下3種情況中的一種。而今年出生的Baby,在那一年正進入而立之年,準備展開真正的人生。

你在2014、2016兩個年份做出的決定,將決定2044年的台灣的3種可能面貌之一。

●第一種台灣

美中關係長期低迷,美國一直抓住台灣這個戰略棋子不放。台灣政府在社會運動的消磨之下,功能極度縮小,壯大的人民團體則進入割裂式、但依然可以通過冗長的溝通談判而進行自治合作。社會公義、幫助弱小成為至高無上的台灣價值,和諧及綠色幸福成為主流中的主流,經濟的絕對成長論者成為社會中的政治不正確流派。總體GDP由2014年的世界17名落至30名之後,人均GDP由2014年的世界第38名滑落至50名之後。內需市場經濟比例大幅提升,旅遊收入比例也大幅提升,台灣成為全球華人的幸福生活指標,台灣人自己稱呼自己為「海洋中的不丹」,國際媒體則定位台灣為「區域的綠色慢生活以及吃喝玩樂中心」。

台灣已經成為無核國家,替代的火力發電廠,由於居民抗爭,也無能興建。綠色能源投資,大多流於失敗,一方面由於自然地理條件嚴重不足,另方面由於代議士基本上是「科盲」、人民缺乏耐心,荒廢的風電、太陽能電設施在全島可見。即使是火力發電,台灣的戰備石油儲備僅僅夠用30天,在隔鄰中國的封海威脅之下,台灣的能源咽喉被控,國際大廠礙於電力無保障,無人敢於在台灣做大型投資。好在這時的台灣,工業電力需求已經大大下降,僅存的發電廠也勉強夠用了。

雖然本島已經無核,但是中國在浙江、福建、廣東沿海的核電廠,已經由2014年的8座增加到20座,200公里外、飽受東北季風的台灣仍置身於二級核災的籠罩之下,並且風險由原來島內的4座發生機率,提高到了20座的發生機率。台灣環保團體試圖派人檢驗中國沿海核電安全,但始終無果。

此時的台灣,進入一種「集體幸福後的空虛感」,生活中的大部份食衣住行都已經有機化,人民溫和有理,每年都被世界頂尖的媒體評選為「最適合人居」的三大國家之一。隔鄰中國,終於知道了2014-16發生在台灣的幾場政治大地震的意義,知道了台灣人民真正要的是什麼。

台灣幾乎已經沒有權貴家族,他們都移民他國或跑到中國去了。台灣人中,那些懷有世界大志、不甘於在地幸福有機生活的人,四散於亞洲各國或中國,與印度精英、中國精英合作或競爭,行為及價值越來越猶太化。

●第二種台灣

2044年,不管是名義上還是實質上,台灣已經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自治區。20幾年前,台灣的獨立氣氛開始蔓延,雖然還不到建國的地步,但是北京決定出手。東海的中日、兩韓鬥爭升高,南海的越南對周邊國家及爭議領海蠢動,美國及中國,將原來對台灣的「美中共治」默契,修改為以中國為主的「中美共治」,以交換中國對日、兩韓、中南半島的配合。

中國及美國商擬出一套「溫水煮青蛙」的半軟半硬策略,使得台灣就範。硬的是對台獨傾向,軟的是對統一傾向。此時,台灣島內已經新台幣和人民幣混合使用,80%的台灣成人擁有臺胞證。中國在台灣政界、商界所培養的新一代接班人已經陸續出台,人數多到甚至得三個挑一個。多數人民抱著 「一塊人民幣換一塊台幣」的美好誘因,隨波逐流。

此時兩岸經濟火紅,迅速融為一體,但是台灣的貧富差距卻未因此擴大,這完全是因為北京吸取了香港的教訓,通過行政手段警告權貴以及富商,「要賺大錢到大陸賺,別在台灣賺」,因此2014年在台灣被批判的權貴和富商一轉眼就都變成了善人。

一度,中國的作家協會主席由台灣人出任,許多半官方機構也都如法炮製。台商協會成為大陸的有力團體,甚至工商聯、政協的副主席都傳出要招攬台商。台灣老老少少定居於大陸的已超200萬人,打著台灣旗號的幼稚園、醫院成為貴族單位。

但是,不識相的台獨人士,被種種方式壓制,台灣的政治氣氛越來越接近新加坡,多數有影響力的報紙、電視台,開始固定每月和中國中宣部及新華社開會。雖然網路依然活躍,但是客氣的提醒不時而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自制了。

選舉,依然是台灣的熱門活動,選舉期間依然是民主假期。然而,在美國的配合之下,過去美國對台灣選舉的主導技巧,盡數的轉移給了中方,因而中方得以精準的安排勝選人。

中國非常的珍惜這份台灣經驗,因為日後在中國本土用得上。它在台灣所顯示的寬容,正好給予中國人民一個希望。美國政要,此時的主流思想是:利用台灣經驗調教中國,樂見中國通過台灣經驗邁向新加坡模式。

●第三種台灣

2020年,經過了民進黨二度執政後四年,在國民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惡劣杯葛政事之後,台灣人民徹底悔悟,原來台灣的根本問題不在中國,而在自己。2014到2020的六年之間,總共發生了三次政治、社會大地震,一次比一次強。2014年58歲的「小英」,此時已經變成20歲青年眼中的64歲「老英」。眼看著各級政府財政就要破產,各種匪夷所思的臃腫和補助撐不下去了,使得各方覺得不能再「吃政府」了。

此時,台灣的「第三種氣質」已經成熟,並且以「XX黨」的旗幟迅速集結。「XX黨」提出XX綱領:

1)不以中國為座標,就台灣論台灣;2)仿效「無印良品」,台灣要做世界的「無印良國」;3)縮小政府體積、層級;4)由當前的「七加一」選舉,簡化為「三加一」選舉;5)不論國營、私營企業,嚴格執行公司治理;6)恢復技職教育,但只走高新尖技術路線;7)將多元社會進行到底;8)對國際及中國宣誓,台灣不走「統、獨」路線,而選擇走出「無印良國」的第三路線;9)國號「中華民國」不變,但是英文國號由「Republic of China」改為漢語拼音的「Zhong Hua Min Guo」; 10)台灣名下的釣魚台及南海諸島,與中國共治;11)台灣刪減軍費,軍力採取「男女比例平權制」,提高科技兵種女性比例至50%;12)台灣拒絕各種「超載」,包括GDP超載、國土超載、人口超載、能源超載、政治「必剩客」的超載;13)台灣願意成為中國的永久性好鄰居、好兄弟,與中國共同邁向人類文化、世界文明的下一波高潮;14)不排除在「存同求異」的精神之下,保留「未來一個中國」的可能性。

當「XX黨」提出這14條綱領的時候,國民黨會質疑,民進黨會氣憤,美國會錯愕,中國會拍桌子。然而,那時的台灣人民已經走到了「統、獨路線」的絕境,而到了必須選擇第三種路線的關口,而那時的美國正苦於維持其搖搖欲墜的全球地位,而那時的中國正進入經濟的真正深水區而且苦惱於新疆西藏,各方對於台灣這種充滿善意、以區域和平、人類文明為座標的第三種路線,想要駁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於是,公元2044年,台灣成為一個地球「後主權時代」的尖兵,歐盟、南美盟、非盟紛紛派員至台灣學習考察,因為它們也都嚮往一個「後主權時代」的世界秩序。此時的台灣,開大門,走大路,過程中固然和中國多次產生摩擦,但都在已經成熟的台灣人的耐煩溫和之下而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2044年的台灣歷史學家,驚訝的發現,過去台灣400多年來被殖民的經驗,竟然由負面資產轉化成了正面資產,成為台灣與世界各文化、各民族打交道的經驗基礎。2044年2月28日那天,在舉辦了最後一次儀式之後,台北市的228公園,正式改名為2020公園,在場的老人們抱頭痛哭,然後走到公園的草地參加NGO舉辦的野餐。

這三種台灣,決定權就在選民手上。(完)


范疇
連續創業於美國、新加坡、台灣、中國達30年。最新出版《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襲來!!三十年後的三種台灣》,簡介請點此。相關著作另有《與中國無關》、《中國是誰的?從台北看北京》、《台灣是誰的?》等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