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健康革命——人类最大的福祉【統計】

2014年12月30日 07:26 AM

健康革命——人类最大的福祉


自从1840年以来,全球女性预期寿命的最高纪录每四年就增加一岁。人类在延长自身寿命方面的这种持续不断的进步,也许就是过去两个世纪人类生活所有变化中最重大的变化。

人类健康方面的进步也具有广泛性:“今日印度人的预期寿命高于1945年的苏格兰人,尽管在人均收入方面,英国早在1860年就达到了印度今日的水平。”这句话出自去年出版的一本精彩著作:《逃离不平等:健康、财富及不平等的起源》(The Great Escape: Health, Wealth, and the Origins of Inequality),作者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安格斯•狄顿(Angus Deaton),书里讲述了自19世纪初以来人类健康和财富方面发生的革命。在这二者之中,前者更加重要。如果能够避免目睹孩子死去的悲痛,或者能够享有长寿父母的陪伴,谁不愿放弃更多物质享受来交换呢?
任何好事都不是纯粹的。延长“没有牙齿、没有视力,没有味觉,没有一切”的残生既不值得羡慕也不令人期望。然而健康革命仍是人类一大福祉。正如狄顿教授所说:“在所有让生活有价值的事物中,多活几年肯定属于最珍贵的那一类。”有些人生活水平高出常人一倍,并且预计要比别人多活一倍时间,人们大概可以认为,他们比常人幸福四倍。
那么,人类的健康都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首先来看看当今三个高收入国家人口死亡率(每千人死亡人数)不同年份的情况:1751年的瑞典,1933年的美国,以及2000年的荷兰和美国(见右图)。1751年瑞典新生儿死亡率超过160人/千人。1933年美国新生儿死亡率超过40人/千人,到了2000年低于10人/千人。各年龄段儿童死亡率均在不断降低,其中10岁左右的儿童死亡率最低。我们看到较大年龄的少年死亡率现在有所上升,大部分是因为男孩子们的危险行为。在三十岁左右的年龄段经历了一段平台期后,死亡率又开始上升,但60岁以下死亡率不足10人/千人。美国的死亡率比荷兰的高,但80岁以上年龄段例外,美国的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这一年龄段中。
1850年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人口预期寿命在40岁左右,如今已接近80岁。意大利的人口预期寿命从1875年的30岁一路上升,直到高于英国水平。图表还显示了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灾难性后果。这可以从预期寿命的计算方法得到解释,它假设某个年龄的死亡风险是由某年人口死亡年龄来决定的。1918年有很大一部分比例的年轻人死于西班牙流感,导致预期寿命大大降低。但1918年出生的人寿命远高于图表所显示的年龄。同样地,1850年英格兰和威尔士实际上只有一小部分人死于40岁,死亡人口中有许多是婴儿。还有很多人活到了60岁以上,40岁只是平均死亡年龄。最后,狄顿教授指出:“在提高预期寿命方面,拯救儿童生命的作用远大于拯救老年人生命。”因此,随着死亡年龄提高,预期寿命上升减缓。
健康革命自20世纪中叶起席卷了全球,东亚地区变化尤为剧烈,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变化最小,原因在于艾滋病毒/艾滋病(HIV/Aids)。儿童死亡率大幅下降占了很大因素。根据Gapminder网站的数据,印度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从1950年的267人/千人下降到2012年的56人/千人。同时期中国的这一指标从317人/千人下降到14人/千人。这些进步发生在那些收入水平较低的国家,而不是现在的高收入国家。一部分原因在于知识水平提高(如口服补液),一部分原因在于医疗技术(如接种疫苗),还有部分原因在于公共服务(如洁净水和卫生设施)。
遗憾的是,这种改善还没有达到应有的普及程度。在安哥拉,5岁以下婴幼儿死亡率为千分之164。在尼日利亚,这个数字为千分之124。不过,这些还是相对富裕的国家。一般而言,富裕程度和健康状况存在关联。然而,富裕程度更高既非健康状况改善的必要条件,也非其充分条件。前者只不过使得后者更容易实现。
健康革命的好处并不仅限于改善健康状况本身。它带来多种好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改变了女性的生活。随着儿童死亡率大幅下跌,生育率也大幅下降:创建一定规模的家庭所需生育的孩子减少了。这种现象不受宗教影响:比如,在信仰伊斯兰教的伊朗,每个女性生育的孩子的数量,从1980年的6.5个降至2012年的1.9个;类似的,在信仰天主教的巴西,这个数字从1960年的6.2个降至2012年的1.8个。随着女性寿命延长、生育孩子的数量减少,她们可以在每个孩子身上投入的更多,也可以追求自己的事业。因此,健康革命支撑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另一场革命:女性角色的改变。
健康状况改善的主要驱动因素是什么,尤其是在中年人中间?吸烟人数减少是一个因素。心脏病治疗水平提高则是另外一个因素。就连癌症也不再是不治之症。在高收入国家,老年病(包括老年痴呆症)在剩下的疾病中占比越来越高。但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各种老问题依然存在,包括公共卫生状况差、水污染、以及疟疾。
尽管仍然存在种种需要解决的问题,世界各地的医疗服务仍然发展不均,但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认识到人类健康状况出现了巨大的改善,而且这种改善覆盖到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有很大机会以健康的身体步入传统观点中的老年期。成年前夭折的儿童比率越来越低。死亡是无法逃避的。但我们在被死神抓住之前的生存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长了。这是值得庆祝的。
译者/何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