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高管不用做健身狂【幽默】

2014年11月03日 07:15 AM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露西•凱拉韋

最近,我與認識的一位企業家在一起呆了一段時間。我上次見他的時候,他正在為鐵人比賽訓練。鐵人比賽是一項不可思議的比賽,首先你得游泳2英里,隨後騎行相當於從倫敦到布萊頓來回的距離,最後跑完一個馬拉松。


這次他聲稱要更進一步。對他來說,馬拉鬆的挑戰性還不夠。他在上週跑了一個半馬拉松,他的Fitbit記錄了一天內的個人最佳步數:5萬步。

儘管他一直以這種方式磨練自己的身體,但他也在投入超人的努力打造企業。他堅稱,這兩項活動是互補的。跑馬拉鬆的耐力可以轉換為創業的耐力。

最近我在《泰晤時報》(The Times)的一個採訪報導中了解到,Thomas Cook的首席執行官哈麗特•格林(Harriet Green)喜歡讓一天的生活從早晨5點半舉16公斤的壺鈴開始,精力充沛得連其私人健身教練都自嘆不如。

她也相信,鍛煉身體與企業盈虧之間存在關聯。她在健身房增強體力,正是讓一家旅遊公司擺脫困境,並轉變為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案例研究目標所需要的。

高管們一直在誇耀自己健身鍛煉的辛苦,但這種極端的運動有點過分。隨著企業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我們全都說公司有必要“瘦身”和“健身”、“靈巧”、“靈活”並“注重”小事。但我們真的是在說,它們的領導人的身體也必須達到這些標準嗎?

一些鍛煉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我們在工作中做出成績。當我起身爬樓梯,或者騎車去某地的時候,我感覺不那麼懶散了。但要達到這種精力充沛的良好狀態,沒必要舉重16公斤或者跑步39英里。英國國民健康服務(NHS)網站說,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一周5次輕快的短途散步。

甚至這種量的活動也不是企業取得輝煌成功的前提條件。我最欽佩的兩位領導人都有些偏胖,我從未聽說他們兩人進行過什麼鍛煉。

兩人都人高馬大,而且還異常聰明。他們似乎都有大把精力經營一家大型的複雜企業,全都決策英明,受到手下數千名員工的尊敬。

當然這兩人只是例外;企業董事會中的健身迷遠遠多於胖子。然而,這其中的原因並非極端的鍛煉導致了極端的成功,相反,兩者都是相同的人格缺陷所致。

企業要取得成功,企業領導人就得有病態的成功慾望和嚴格的紀律,就像有人把腹肌鍛煉到上帝在用粘土塑造亞當和夏娃時從來無意達到的程度。

唯一的遺憾在於,此類紀律被浪費在瞭如此內向且毫無意義的事情上。幾乎所有事情——學習拉小提琴、讀書,甚至購物——都比健身好,因為至少你為經濟做出了貢獻。運動不會拓寬高管的世界觀,而其它幾乎所有活動都有這個作用。

過度鍛煉不僅不是成功的必要條件,而且至少有4個理由表明這是一個糟糕的想法。首先,它對家庭來說是可怕的,因為如果你長時間工作,然後又長時間鍛煉,你實際上根本沒時間與家人見面。

其次,這存在歧視。一起汗流浹背鍛煉的人建立了一個排斥其他人的圈子。並非巧合的是,格林在Thomas Cook的高管團隊中有一個馬拉松選手、一個三項全能運動員和一個前體操運動員。

第三,它讓人們不僅有種優越感,而且還有種危險的不可戰勝的感覺。在商業中,覺得脆弱和了解自己的弱點是有益的。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

但我的主要抱怨是,那些喋喋不休談論Fitbit的人乏味得很。大約一周前,戴維•霍克尼(David Hockney)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文講述了有一天去拜訪老伙計盧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時的情景。他穿過公園,手裡夾著煙,愜意地看著路上的喜鵲和兔子。有3個女孩慢跑著經過他的身邊,他說,這些女孩沒有看到喜鵲或者兔子,因為她們只關注自己的身體。

對這位懂一點耐力的77歲畫家來說,悠然的散步遠遠好於跑步,這不僅因為你能觀察環境,而且還因為它更有利於你的脛骨。只是我不想使用最後這個理由——過度鍛煉對你的骨骼不利。如果高管們選擇以這種方式損傷他們的骨骼,那就隨他們去吧。這不關我的事。

譯者/鄒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IT黃金創業課:做對24步,系統性打造成功企業【創業】

Step0   起點 Step1   市場區隔 Step2   灘頭堡市場 Step3   終端使用者檔案 Step4   灘頭堡的總市場規模 Step5   代言人 Step6   生命週期使用案例 Step7   高層次的產品規格 Step8   量化價值主張 Step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