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1日 星期六

香港抗議應聚焦“大亨經濟”【貧富不均】

英國作家、記者 周博(Joe Studwell) 為《金融時報》撰稿

上週,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CY Leung)姍姍來遲地委托一位高官與示威者舉行“對話”,示威者決定暫時不沖擊政府大樓,令香港從懸崖邊緣退後一步。這是個幸運的結果,如果行政公物被占領,北京方面會將其定性為攻擊中國政府。

香港現在需要的是一個能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思路產生共鳴的策略,而不是將他逼到牆角。這就是為什麽抗議者的關註點應落在香港的大亨經濟,以及形成這種格局的反競爭、反消費者制度安排上。你可能會像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一樣認為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然而除了對外貿易,該市場並不自由,它反而是——香港一位富豪曾對我如此形容——“一碗鮮美的魚湯”。這碗湯只有少數人能喝到,卻令大眾變得更加貧困,引起人民不滿,並間接造成嚴重污染。



卡特爾在香港無處不在。超市是雙頭壟斷,它的定價能力使其連鎖店在香港最貧困的地區也能收取較高價格。藥店也是雙頭壟斷。巴士是卡特爾:破爛骯臟的柴油車票價很高,且基本只收現金,司機收入微薄。電力由兩家企業供應,一家在香港島,另一家在九龍,這兩家高收費壟斷企業掌控了從發電到配電的全部環節。貨櫃碼頭是寡頭壟斷,它們收取全球最高的碼頭作業費,卻不為船舶提供岸電,導致船舶只能使用柴油發動機,污染香港的空氣。

而最需要改變的是住宅房地產市場糟糕的建築標準和高昂的成本,該市場被“四大家族”瓜分,據估計上世紀90年代房地產的售價達到開發成本的二至四倍。


再加上香港股市仍採用20世紀70年代的治理制度,為欺詐行為提供便利;香港的稅收制度讓富豪通過免稅股息支取收入,從而避稅。你對香港的經濟體制就有了大致的概念。

香港在2012年出台了“競爭條例”(競爭條例),同時成立競爭委員會(競爭 Commission)。但至今沒有任何改變。香港政府讓殖民地時代的食利者經濟輕松延續,與中國內地形成鮮明對比:1989年後,共產黨開始向城市貧困人口增加轉移支付,2000年後又增加了農村貧困人口的轉移支付,同時施行減稅政策。

習近平執政以來,不僅發動了無情的反腐敗鬥爭,還推動了反壟斷調查。可惜他似乎不知道,香港被壟斷的程度並不亞於內地。

這里是一份計劃:從習近平理解的角度與他交流,將抗議對象轉向卡特爾。我雖不是示威者,但不難設想讓富豪們難以忽略的和平手段——當他們走進他們的地下停車場時,當他們乘著專用電梯進入自己的頂層辦公室時。在可能的情況下,應該抵制那些卡特爾。

這會是大亨們的末日嗎?絕對不會。根據我的經驗,他們是一群有著超凡的企業智慧的人。和我們所有人一樣,他們也喜歡免費午餐。但如果免費午餐被端走,他們會調整策略,在此過程中為香港經濟增加更多價值。

香港是時候為多數人謀福利了。如果示威者能讓習近平瞭解香港的經濟問題,那麽北京方面就更容易在政治方面作出讓步——也許會在2022年出台更開放的特首提名流程。也許我錯了,但我認為北京方面的不讓步是出於不瞭解,而不是惡意。

本文作者週博(喬·斯塔威爾)著有“亞洲模式:全球最具活力地區的成敗教訓”(怎麼亞洲工程:成功與失敗,在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地區)一書

譯者/何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IT黃金創業課:做對24步,系統性打造成功企業【創業】

Step0   起點 Step1   市場區隔 Step2   灘頭堡市場 Step3   終端使用者檔案 Step4   灘頭堡的總市場規模 Step5   代言人 Step6   生命週期使用案例 Step7   高層次的產品規格 Step8   量化價值主張 Step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