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8日 星期六

曾經是台灣最神秘的男人:蔡崇信【名人】

找了四篇文章,補了我覺得 "曾經" 是最神秘的台灣人
依照阿里巴巴IPO當日,蔡崇信應該是進帳 72億美金
成為台灣第二首富 (台灣最有錢的兩個人都姓蔡,但格調有差)
只是因為有錢,我是不關心的
但可以在15年前(他35歲時)放棄300萬港幣年薪,這種判斷讓我很好奇

這四篇文章全都是阿里巴巴IPO,蔡崇信才硬被擠上檯面曝光出來的
可知之前 深網 之程度

我有一個模型 :
標註歷史我們用名人,但有趣的動力機制,是在周遭的二度重要人士
達文西的朋友、蕭邦的情人、彌爾的老婆、愛因斯坦的前妻...讓我們受益良多
不是受益 名人之所以更有名、偉人之所以更偉大,而更近於~
原來少了這部分,可能結局就大不同了

在另一脈絡中,世人稱這為  機緣。但正如蔡崇信說的 : 馬雲這個人也讓他著迷啊



阿里巴巴將以每股68美元在紐約證交所上市(IPO),募資總額218億美元,有望成為全球史上最大規模IPO。在阿里巴巴華麗登場的背後,有位台灣來的軍師默默的為公司開疆擴土、謀略佈局。

他,是蔡崇信(Joseph Tsai)。

出生顯赫律師家庭,道地台灣人,家在台北,中學時到國外讀書。 1990年從耶魯大學法學院畢業後,在紐約的蘇利文&克倫威爾(Sullivan & Cromwell)律師事務所擔任稅務律師。 3年後,蔡崇信轉到私募股權業,搬到香港,出任瑞典Investor AB投資公司副總裁及高級投資經理,負責亞洲私募股本業務。

1999年結緣馬雲後,阿里巴巴成了他定居14年的「第二個家」,目前擔阿里巴巴董事局執行副主席。以每股68美元來計算,阿里巴巴市值估計達1680億美元,蔡崇信擁有3.6%股權,換言之,他的身價超過60億美元(約新台幣1800億元)。

1999年3月10日推出的阿里巴巴英文網站(http://www.alibaba.com/),得到《富比世》(Forbes)、《新聞周刊》(Newsweek)等國際媒體的報導。當年5月,蔡崇信從香港飛到杭州,代表公司到中國內地尋找投資項目。也就是這時候,他和馬雲初見面。

當時,馬雲向蔡崇信談了自己「芝麻開門」的夢想,談自己要做全球最佳B2B(business-to-business),要做80年企業的遠大理想。蔡崇信參觀阿里巴巴公司時,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裡頭黑壓壓坐著20多個人,地上滿是床單,一群「瘋子」在那裡喊叫著、歡笑著,彷彿一個吃大鍋飯的大家庭。

經過幾次接觸下來,蔡崇信「愛」上了阿里巴巴和馬雲,被馬雲平易近人的人格魅力深深吸引。馬雲提出讓內地數以百萬計的工廠接觸到西方世界的概念,而網際網路就是一個等化器,能夠讓商業領域平衡起來。

剛開始蔡覺得馬雲的創意──將這些公司推上線,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想法。真正打動他的地方,除了馬雲本人,還有馬雲與一群追隨者的患難與共。這些追隨者大多是曾經跟馬雲學習英語的大學生,有的是工程師,有的是進出口人才。他們工作非常努力,很快樂。蔡想:「(馬雲)這傢伙有能力將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是個偉大的領袖,真的有能力做成一番事業。我要不要也加入這個冒險之旅的團隊呢?」

於是,35歲的他,放棄年薪300萬港幣的工作,向只付得起人民幣500元月薪的馬雲毛遂自薦,而且還帶著太太同行,以示決心。

蔡崇信加入時的阿里巴巴,基本上是一片「荒煙漫草」,沒有製度、標準,就連最簡單的公司登記都沒有。蔡把員工集合在一起,從最基本的「股份」、「股東權益」開始教,接著又幫創始的「十八羅漢」擬了18份完全符合國際慣例的股份合同,從這一刻開始,阿里巴巴這家公司,才有了最粗略的雛形。

除了幫公司建立基本架構,蔡崇信幫助公司度過最難的「錢」關,歷經三次籌資,第一次是2000年爭取日本軟銀孫正義投資2000萬美元,之後2003年5月以1億元人民幣建立淘寶網。 2004年再度增資8200萬美元,2005年合併雅虎中國。

分析家指出,沒有蔡崇信,阿里巴巴恐怕撐不過2000年的電子商務泡沫、拿不到軟銀資金、吃不下雅虎中國。他讓台灣中信辜家和富邦蔡家願意掏錢投資,馬雲曾說:我最感謝的人是他!

馬逐夢、蔡築夢 完美搭配致勝

馬雲與蔡崇信兩人,除了年齡相同之外,從家世、學經歷到個性,幾乎是南轅北轍。馬雲出身草根,學歷普普,開朗擅演講,有獨特的個人魅力;而蔡崇信則是出身法律世家,耶魯高材生,低調安靜,做事滴水不漏。兩人一動一靜,一外一內,成了打造今日阿里巴巴龐大帝國的最佳拍檔。

馬雲曾經在《贏在中國》節目中誇讚過蔡,「像蔡崇信這樣的人不可能在公司內部培養出來,只能從公司外部找,但多半公司找的時候已經是快要上市了,他們來的目的就是準備上市。而前期創業者把該犯的錯誤已全部犯過了,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而有些投資上的錯誤根本不可逆。」

蔡崇信的加入除了幫助阿里巴巴開始真正規範化運作,他精通法律和財務,且熟知國際慣例的,為阿里與國際大公司的合作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同時也增強了創投業者對阿里的信任感。對於1999年剛創業不久的馬雲來說,開疆闢土之際就有了在國際投資機構工作過的蔡崇信當軍師,讓創業初始少走了很多冤枉路,馬雲何其幸運!
---
导读: 在阿里巴巴发展成为国际大企业的过程中,蔡崇信可谓功不可没。阿里巴巴最初的几轮融资谈判大多由他负责,他还参与了数十宗收购交易的交涉工作,仅在今年平均每个月就有两宗。在这部名为“阿里巴巴”的好戏里,如果马云是明星主演+导演,那么蔡崇信则是不可或缺的制片人

年5月一天的凌晨4:30,蔡崇信和阿里巴巴集团的另外三位高管齐聚香港。当时美国股市刚刚收盘,也到了这家中国电商巨头递交招股说明书的时候,这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香槟已开启,四位高管每人在电脑上写下公司名字中的一个字,然后一起按下“发送”按钮,递交了长达340页的文件,正式启动了将在几周后达到高潮的IPO程序。

如果说董事会主席马云是阿里巴巴富有远见的缔造者,那么副主席蔡崇信就是那个每天工作到凌晨4:30、将远见转变为现实的人。蔡崇信毕业于耶鲁大学,曾在苏利文-克伦威尔律师事务所任职,现在的工作就是说服投资者买进这家中国公司的股票。据分析师估计,阿里巴巴的估值接近2000亿美元,在全球互联网企业中的估值仅次于谷歌。

“没有蔡崇信,就没有阿里巴巴的今天,”早年在阿里巴巴营销与公关部门工作、刚刚发行的阿里巴巴成长纪录片的导演Porter Erisman()表示。“蔡崇信是整个集团的国际棱镜。”
现年50岁的蔡崇信出生于台湾,1977年赴美国新泽西州精英云集的劳伦斯威尔中学就读时几乎不会说英语。到毕业时,他的言谈中已经听不出任何口音,他还学会了打曲棍球。

粉三角

蔡崇信到了耶鲁大学后继续打曲棍球。来自纽约长岛的队友Jeff Gordon说,在耶鲁大学,蔡崇信与有中产阶层背景的其他队员形成了鲜明对比。不过,这并不妨碍蔡崇信很快成为了他们之中的一员。

“我们大家立即打成了一片,”目前在丹佛担任Dish Network Corp.高管的Gordon表示。“我知道他每天在曲棍球场上付出了多少汗水。蔡崇信总是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他是我们之中的稳定因子。”

蔡崇信置传统的运动员协议于不顾,坚持在胸前戴上粉红三角形标志,以表示对同性恋权利的支持。当遭到队友取笑时,他会说,这只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巨无霸

在阿里巴巴发展成为国际大企业的过程中,蔡崇信可谓功不可没。阿里巴巴最初的几轮融资谈判(包括软银的2000万美元)大多由他负责,他还参与了数十宗收购交易的交涉工作,仅在今年平均每个月就有两宗。在2007年Alibaba.com募资16.9亿美元的香港IPO中,他为公司找来了投资者。
在阿里巴巴即将进行的IPO中,一些较为有争议的方面也是由蔡崇信安排的。他赞同采取合伙人治理模式,让27名合伙人在提名董事会大多数人选时拥有超乎寻常的权力。他设计了阿里巴巴版的中国企业普遍用来绕过外资持股限制的可变利益实体(VIE)公司结构。

如果IPO取得成功,蔡崇信将取得不菲的回报。根据分析师对公司估值的预估,他所持有的3.6%股权价值可能高达71亿美元。

阿里巴巴、蔡崇信和马云的发言人拒绝就本文置评。本文素材来自于与直接知情人士的谈话,他们因讨论的是私人问题而拒绝透露姓名。

名律师

蔡崇信生于名律师之家,1990年从耶鲁法学院毕业后加盟纽约的苏利文-克伦威尔做了税务律师。三年后,他转到私募股权行业,希望从顾问者变身为决策者。他先是为纽约的一家小型收购公司工作,后来迁居香港,加入了总部在斯德哥尔摩的Investor AB。
就在这个时候,通过一位朋友的介绍下,蔡崇信1999年在杭州首次见到了马云()。马云构建国际化进出口市场平台Alibaba.com的设想以及他的人格魅力给蔡崇信留下了深刻印象。

同年晚些时候,蔡崇信带着有孕在身的妻子吴明华()再次访问杭州,希望说服妻子相信这是一个正确的举动。吴明华当时正怀着他们三个孩子中的老大。此次访问杭州期间,蔡崇信与马云泛舟杭州风景胜地西湖,共同讨论了阿里巴巴未来的发展规划。
年薪70万

蔡崇信放弃了在Investor AB年薪70万美元的高薪岗位,提出无偿为阿里巴巴工作。马云支付给阿里巴巴18位联合创始人——其中只有蔡崇信受过西方教育——每个人的薪水都只有一年600美元。

蔡崇信任职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超过十年,然后在2013年出任阿里巴巴副主席,主管公司的发展。2012年,他率领阿里巴巴通过价值76亿美元的交易购回了雅虎所持公司部分股权。

对冲基金Ironfire Capital LLC的创始人Eric Jackson在2007年是一名针对雅虎的维权投资者(activist investor),雅虎当时持有阿里巴巴40%的股权。2010年12月,他在香港与蔡崇信见了一次面。会谈持续了90分钟。

“这次会面让我大开眼界,”Jackson说。“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会面结束时,我说我们回去得买雅虎的股票,因为在美国没有一个人明白,雅虎持有40%股权的这家公司将成互联网领域的一方霸主。”
---
旗下拥有淘宝网、天猫、支付宝等购物网站的亚洲第一大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即将挂牌上市,这个上市案,成了纽约、香港、伦敦全球三大证券交易所,今年开春最重要角力拔河的目标。
但能够拍板决定阿里巴巴花落何处的,除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另外还有一个人,他叫“Joe蔡,蔡崇信”,他的英文名是Joseph,朋友都叫他“Joe蔡”。
2013年9月,阿里巴巴正与香港证交所隔空争论之际,阿里巴巴决定向港交所递出一封信,说明他们所坚持的“合伙人制度”理念;但这封信的落款署名,不是马云,而是“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及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
蔡崇信是谁?2013年10月上旬,一架从浙江杭州起飞的班机,准时在桃园机场降落。戴着黑框眼镜的蔡崇信下机,立刻驱车直奔位于台北市南京东路五段的阿里巴巴台湾分公司开会;一直到晚上,他才回到位于中正区的住宅休息。
一路马不停蹄,蔡崇信对台北街道的熟悉度,不亚于任何长住台北的你我;他身边的一位好友说:“Joe蔡当然熟悉,台北就是他的家啊!”蔡崇信这位道地的“台湾囝仔”,竟是马云身边的头号人物,阿里巴巴内部人士甚至透露,他的实际持股,可能在马云之上;如果按分析师估计,阿里巴巴重新上市后市值达一千五百亿美元计算,蔡崇信的身价逼近新台币一千亿元。
和马云平起平坐他的身分很敏感连员工都不敢谈
今年电子商务预估将占全中国消费比重的一二%,其中,“阿里巴巴”一家公司就占有八成江山、独揽全中国近一成的消费;亦即中国每十元消费,就有一元是在阿里巴巴的交易平台上产生,换算之后,一家阿里巴巴交易总额等同于台湾GDP的四成。
当阿里巴巴的风潮正在席卷改变全中国的消费零售市场,颠覆传统的贸易行为之际,一位“台湾囝仔”竟然能够堂而皇之进入阿里巴巴总部,并且与马云并肩开会——而且这个位子,他已经坐了十四年之久。
蔡崇信是道道地地的台湾人,在台北出生、在台北长大,就读台北市私立复兴中、小学,十多岁出国念书。他的家人都在台北,台北就是他的家;而蔡崇信的另一个“家”,则是阿里巴巴。
这位“台湾囝仔”,不仅在阿里巴巴内位居要职,还是最敏感的职务。当记者向阿里巴巴的员工一问起“Joe蔡”,每个人都闭嘴,“他不能谈!”为什么?“他太敏感了,要我谈马总(指马云)都可以,就是不能谈Joe蔡!”这位台湾囝仔为什么能在阿里巴巴内部引起所有人的高度敏感?
过去十多年,蔡崇信一直担任阿里巴巴的财务长,直到最近才交棒,转而担任“集团执行副主席”;但无论职衔如何改变,阿里巴巴上上下下的员工都清楚,“只要是财务、投资的事,找Joe蔡就对了!”他就是阿里巴巴集团的财务、投资“总负责人”,所有阿里巴巴的资金调度、转投资、募资入股,甚至到近期阿里巴巴即将重新挂牌上市,全部由他统筹负责。蔡崇信身负的业务敏感性,不言而喻。
但比业务还要更敏感的,是持股。透过公开资讯显示,到2012年7月,阿里巴巴最后要从香港股市下市之前,马云的个人持股是7.43%,而蔡崇信的持股是经营团队的第二多,仅次于马云,为2.15%。
在2012年《富比世》杂志的“亿万富豪候选人排行榜”上,蔡崇信以8亿美元、约新台币250亿元的身价,名列第二。如果以市场分析师估计阿里巴巴重新上市之后,总市值将达到1500亿美元以上计算,那么蔡崇信的身价将超过新台币1000亿元。这个数字还可能随着电商业务不断扩大,持续快速成长。如果再相较《富比世》台湾富豪排行,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梁的身价约33亿美元,蔡崇信的身价几乎与尹衍梁相当。
不过,多位了解阿里巴巴股权结构的人士直指,马云的持股其实是一个“stock pool”(股权集中处),因为当时包括马云在内,总共有“十八罗汉”一起创办阿里巴巴,据闻这些创始人的持股,现在都挂在“马云”底下,才有7.43%之多;但如果要论真正的个人持股,“蔡崇信的持股应该超过马云!”这就难怪阿里巴巴内部员工谈到“蔡崇信”三个字要如此谨慎敏感了!
此外,阿里巴巴一路走来,好几度经营面临风雨飘摇,岌岌可危,都是靠蔡崇信高超的筹资能力,枱面上下运筹帷幄,协助度过难关,才有今天的阿里巴巴。
筹资高手出马低调牵线台湾企业家投资阿里巴巴
把时间拉回到六年前,2007年11月4日晚上,当天中信集团的大家长辜濂松正在台北天母的家中宴客,而主客正是马云和蔡崇信两人。若不是非常重视的客人,辜濂松不会把宴席设在家里。根据与会贵宾转述,当天宾主尽欢,餐桌上,蔡崇信秉持一贯的风格,话不多,多半都是在听,大部分的时间是马云在讲;但宴席上每个人都知道,他和马云近乎是“合伙人”的合作关系,没有他,就没有马云,没有今天的阿里巴巴。
隔天,11月5日,本来应该是阿里巴巴要在香港挂牌的日子,但马云硬是为了这趟台湾行,把日子往后挪了一天,挪出的这一天,马云在台湾-中国信托举办的“领袖高峰论坛”上发表演说,赢得满堂喝采。
但令人好奇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一趟台湾行?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其实这是一场蔡崇信和马云的“感恩之旅”。因为2004年前后,阿里巴巴曾经有资金周转问题,危急一时,当时蔡崇信以财务长的身分四处奔走找钱,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当然就是他从小长大的台湾。
除了中信辜家,据了解,当时透过蔡崇信的居中牵线,还有富邦蔡家等好几家知名的台湾企业家族,都私人掏钱参与增资。由于阿里巴巴是中国企业,所以这些台湾企业家都希望这笔投资能够“低调处理”,分别透过香港等海外的私人管道投资。因此,2007年阿里巴巴挂牌前,向来重感情、讲义气的马云和蔡崇信,为了答谢当年伸出援手的“救命钱”,宁可将挂牌日期延后一天,也要在阿里巴巴挂牌之前,专程来台道谢。
事实上,蔡崇信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台北街头。中等身材,斯文的外表,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年近五十的他,走在路上还有着几分学生味,在街头擦身而过也不会引起太多注意。即使在难得露脸的公开场合上,也常因站在身形有些特殊的马云后面,所有镁光灯全部聚集在马云一人身上,多半不会注意到蔡崇信,这也是个性非常低调稳重的他最希望的结果。
但无论他再低调、不多话,以阿里巴巴如今对中国,甚至全世界消费市场的影响力,蔡崇信,都是一位外界难以忽视的重要人物。
蔡崇信与马云都是1964年出生,除此之外,两人从家世、学经历到个性,几乎没有一样相同,甚至是南辕北辙。马云开朗活跃,擅长演讲,有独特的个人魅力;而蔡崇信安静低调不多言,人很随和。两人一动一静,一外一内,却是成就今日阿里巴巴庞大帝国的最佳拍档。
在台湾提起蔡崇信,也许企业界认识他的人并不算多,但如果提起他是“常在法律事务所的第二代”,相信许多人都会有印象;因为蔡崇信的父亲蔡中曾、祖父蔡六乘,就是以国际法律事务见长的“常在法律事务所”创办人,早期在台湾律师界,“常在法律事务所”与“理律法律事务所”可说是台湾独占鳌头的两大律师楼,而蔡崇信,从小就在这个充满法学素养的世家长大。
在耶鲁大学完成学业后,蔡崇信便在海外工作,1996年,与台南帮大老、也是南纺创办人吴三连的孙女吴明华结婚,由于蔡中曾的政商人脉广阔,他还是乖乖回台,在晶华酒店办了一场世纪婚礼。
实力雄厚蔡家父子同样出自耶鲁名门
蔡家政商实力深厚,根据“常在”早期的合伙人、现任华通律师事务所所长刘振玮表示,蔡崇信的祖父当年还曾经接受过上海黑帮教父杜月笙的法律咨询,地位可见一斑,来台后,也经常承接行政院等官方大型法律案件的委托;父亲蔡中曾则是台湾取得耶鲁大学法学博士的第一人,还担任耶鲁大学的校董。后来蔡崇信和父亲一样取得耶鲁法学博士学位,父子同样出自耶鲁名门,曾经是台湾法律界的一则佳话。
但接下来人生的路,父子俩就完全不一样了。“蔡爸爸”个性开朗活跃,还是桥牌好手,在好友口中的蔡中曾是位“天才”,很多新事物一学就上手,因此也把常在律师楼经营得有声有色。当年台湾国际性的司法案件还不多见,“常在”很早就接办这类型案件。
蔡崇信和父亲的个性大不相同,他外表谨慎严谨,不多话,但事情一旦决定,绝对是破釜沉舟使命必达。例如当年蔡崇信要辞掉在欧洲投资银行的工作,进入阿里巴巴,就上演了一番“家族争执”,才顺利过关。
耶鲁毕业之后的蔡崇信,原本在北欧地区最大工业控股公司Invester AB香港工作,负责亚洲业务。1998年,Invester AB计划参与阿里巴巴的增资,于是代表人蔡崇信和当时的马云有了“第一次接触”,没想到,几次谈下来,蔡崇信自己“爱”上阿里巴巴,向马云毛遂自荐,而且还带着太太同行,以示决心。
据媒体报导,当时的阿里巴巴还是一家前途茫茫,“钱”景不知在哪的网络公司,能得到外资金童蔡崇信的“青睐”,马云第一时间还不敢接受,直说只付得起人民币500元的月薪,哪请得起“年薪300万港币”的蔡崇信?
一动一静马、蔡“完美搭配”成致胜关键
同一时间,就连一向开朗民主、尊重孩子自由发展的蔡中曾也摇头,当时蔡中曾问身边几位经常进出中国市场的好友,据说每位好友都投下“反对票”;但最后,蔡崇信心意已决,蔡中曾仍然放手,让蔡崇信自己选择。
就这样,蔡崇信卷起袖子,把名牌西服收进衣柜,踏入总部位在杭州的阿里巴巴,开始埋锅造饭的工作。
如果以现在资本市场的标准看待,当时的阿里巴巴恐怕只能用“一片荒芜”来形容,别说没有制度、标准,就连最简单的公司登记都没有,蔡崇信到了之后,把阿里巴巴的员工集合在一起,在杭州湿热的夏夜里,拿着一块小白板,挥汗如雨地从最基本的“股份”、“股东权益”开始教起,接着又帮创始的“十八罗汉”,拟了十八份完全符合国际惯例的股份合同,从这一刻开始,阿里巴巴这家“公司”,才有了最粗略的雏形。
紧接而来的最大难关就是“钱”,也是蔡崇信进入阿里巴巴之后最艰钜的任务,尤其2000年前后,网络泡沫折损了一堆网络公司,蔡崇信要帮阿里巴巴在市场上找钱的难度,可想而知。从蔡崇信进入阿里巴巴起算,阿里巴巴一共经历了3次的重要增资,每一次,都让阿里巴巴脱胎换骨,有了崭新的面貌与股东成员,背后都是蔡崇信操刀,辛苦奔波的成果。
第一次增资是2000年,也是难度最高的一次,阿里巴巴要增资2500万美元。当时正值网络泡沫,网络公司血流成河,不知倒了多少家,阿里巴巴的状况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时,蔡崇信找上了日本软银的孙正义。
当时蔡崇信和马云两人赴软银在东京的办公室谈判,投资银行出身的蔡崇信,深谙谈判出价之道,即使两人明知当时的阿里巴巴体质羸弱,根本没有多少谈判筹码,但一坐上谈判桌,马云发挥独有的个人魅力,大谈阿里巴巴美丽前景,一旁的蔡崇信虽然不多话,却在关键时刻,对孙正义前两次的出价,勇敢说“不”。最后两人“完美搭配”,让孙正义点头答应拿出2000万美元。这一仗,蔡崇信帮阿里巴巴度过最危险的难关。
软银的资金到位后没多久,美国科技股就因网络泡沫,从高点崩落,许多电子商务公司都在这波熊市中灭顶,惟独资金在手的阿里巴巴,有惊无险挺过这场世纪风暴。蔡崇信的运筹帷幄,当然得在功劳簿上记一大笔。
此后,2004年、2005年,蔡崇信再度发挥冷静清晰的策略分析能力,分别替阿里巴巴筹资8200万美元,并合并雅虎中国,这两次重要的翻身,不仅让阿里巴巴有充足的资源,建构“淘宝网”,也因合并雅虎中国,坐稳今天中国第一大电子商务的宝座。
一位投资银行人士分析,一路走来,蔡崇信操盘的最大难度,就是以马云为首的经营团队“根本没有钱”,这群人手中唯一有的就是“看对市场,卡对位置”。
主导权在握IPO将成2014年各界关注焦点
蔡崇信必须在“引进市场资金”和“掌握主导权”之间,充分折冲拿捏,如何引进资金,又不能经营权旁落,行进间,还能一步步把阿里巴巴推上电子商务王座,其中马云和蔡崇信,一动一静,一外一内,天衣无缝的搭配,是致胜关键。难怪马云要说,这辈子他要感谢四个人,前二位是让阿里巴巴引进资金和资源的孙正义和杨致远,一位是他一直崇拜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最后一位,就是蔡崇信。
一位蔡中曾的好友说,蔡崇信从小就跟在父亲身边,看着蔡中曾对事情冷静的策略分析能力,对父亲极为崇拜。早期的大牌律师不只承作法律业务,包括大型投资案、财务规划等也都是主要业务,工作性质就是类似蔡崇信现在的工作。如今他在事业上表现杰出,蔡中曾对其影响最大。
2013年5月,蔡中曾以年过八十的高龄过世,蔡崇信回台奔丧,许久不见的亲友看到他悲痛的样子,都知道这对父子感情甚笃,父亲过世,显然对蔡崇信影响极大。但丧事办完,蔡崇信又得很快收拾哀伤飞回杭州,因为阿里巴巴重新上市挂牌在即,究竟要选择在哪里挂牌?已经成了美国纽约交易所、香港交易所,甚至连伦敦交易所都积极争取的对象。
而主导权在握的“台湾囝仔”蔡崇信,任何一个细微的决定,都将影响号称2014年全球最大IPO(新股上市)案的资金流向,其募资金额预估将超过1500亿美元,更牵动全球三大证券交易所的敏感神经。
---
蔡崇信拥有耶鲁大学法学学位,曾在香港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好工作,在瑞典投资公司银瑞达(Investor AB)担任投资主管。1999 年,一位朋友问他是否愿意一起去杭州拜访当时还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阿里巴巴。那时同样鲜为人知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给蔡崇信留下了深刻印象。马云创建了一家网站,为海外进口商和中国出口商牵线搭桥。这家网站就是Alibaba.com。
“当时我觉得马云的想法很好,但我不认为这是惊天动地的创意。他只是把所有公司放上网而已。”蔡崇信回忆说,“马云这个人令我很着迷。但真正打动我的,不只是马云本人,或者说是他加上与他在一起的另外一群伙伴。马云已经有了一群追随者。我看到了那种能量。他们非常努力地工作。他们的眼中闪烁着光芒。我不禁想到,‘哇,这个家伙真能把人拧成一股绳。他是了不起的领袖。他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这最终说服了我。”
蔡崇信自荐加入阿里巴巴,马云接纳了他,并因此成为“加入这支团队的第一个外人和第一个非大陆人士”。蔡崇信回忆说,“我知道自己身处新的环境,需要学习适应,所以我不想当出头鸟。”
15年后,50岁的蔡崇信不得不当出头鸟。去年5月,他成为阿里巴巴副主席,是公司里级别最高的非大陆人士。他持有近3% 的阿里巴巴股份,这使他入选了2014 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以32 亿美元身家排名第14 位。
蔡崇信先前担任首席财务官,现在已经升职的他希望扮演好在战略投资方面的新角色。“我现在觉得自己与公司更加血肉相连了。”他说。
阿里巴巴将比以往更加需要蔡崇信的智慧,因为如今全球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异常激烈。回想蔡崇信加入阿里巴巴时,这家公司是电子商务领域的先驱,当时该领域才刚刚起步。如今,在腾讯和百度步步紧逼的同时,阿里巴巴正向金融服务和游戏等各个领域扩张。暂停的IPO——可能是今年全球规模最大的IPO——仍然蓄势待发。
蔡崇信从一开始就参与了阿里巴巴的财务管理。拿加拿大护照的他(年少时家人就为他办了该国护照)从一开始就迅速融入其中,因为在马云的核心团队里没有其他人能做这项工作。“我以前是个律师,懂得如何设立公司,并且能帮助公司筹集资本。”他说,“我知道自己拥有其他人没有的知识,所以他们在那个方面很信任我。在我擅长的世界里,我感到非常自信,非常自如。我没想过要大包大揽。我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么。”

蔡崇信很快就成功地融入了阿里巴巴,他把这归功于马云对公司同事的包容。马云把阿里巴巴股份分配给首批员工就是这样的例子。“我打电话给马云说,‘瞧,我知道你是毋庸置疑的创始人,你手下有一群人。在你的公寓里,你把他们称为创始人(译注:马云最早是带着一批人在他的公寓里开始创业),但他们会成为股东吗?你能发给我一份谁将成为原始股东的名单吗?’在我收到他通过传真发来的名单时,我非常吃惊地发现,上面竟然有这么多人的名字。所以,公寓里的几乎所有人从一开始就成了创始人。他们都是马云的学生。马云把非常多的股份赠送给了创始团队。这就是马云。你在其他地方看不到这样的人。其他企业家往往会说,‘我想保留并控制尽可能多的股份。’马云从一开始就懂得开放和分享。这使我十分惊讶。”
现在,蔡崇信仍然在香港办公,但每天都会和身在杭州的马云通电话。他们不断取得成功的一个秘诀就是坦诚。“多年来,我觉得我们对彼此十分坦诚,这真的发挥了很大作用。我可以批评他,他也可以批评我,但我们知道这不会伤害彼此的感情。我记得有好几次我和他在电话里争辩,甚至激烈到我猛地挂断他电话的地步。他也对我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我们都知道,我们是为了公司的利益。”
他们曾在阿里巴巴投资雅虎中国的事情上产生了分歧。“当我们收购雅虎中国时,那家公司的情况不是很好。”蔡崇信说,“有些东西必须解决,我们在应该派谁去管理和公司如何定位的问题上产生了不同意见。”
蔡崇信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管理技巧逐渐提高。“马云对管人和管生意的理解(那种练达)大有精进。”马云“从一个说服学生们为他工作的创业者,变成了一位真正的跨国公司领袖。每年他都会有进步。”他说,“公司里的所有人都在成长。我也在成长。”蔡崇信的新职责包括传达使命和价值观,对员工进行考核。“如果你的行为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就会影响你的绩效评估,你就不会得到那么多的奖金了。”
在阿里巴巴不长的成长史中,最大的变化发生在去年5 月份。蔡崇信出任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而在2000 年加盟该公司的陆兆禧接替马云出任集团首席执行官(CEO)。阿里巴巴在2000 年收购了一家网络传真服务公司,当时在那家公司负责销售管理工作的陆兆禧由此加盟阿里巴巴。蔡崇信说:“我们收购那家公司,不是(因为)我们想要那家公司,而是因为我们想要那家公司里的人。”
陆兆禧在从事集团销售方面的工作中步步晋升,并且在仅仅数年之后——当支付宝脱离淘宝而成为集团旗下的一家独立子公司时,首次与蔡崇信搭档:马云让陆兆禧出任支付宝CEO,而蔡崇信则出任监督此项工作的董事长。
今天,蔡崇信说:“我们作为合伙人共事,因为我们集团内部设立了一个合伙人制度。所以,我把陆兆禧看作是集团里的合伙人之一,这从公司等级制度来看,具有非常不同的含义,因为如果你与合伙人共事的话,那么你是在和合伙人交谈,而不是发号施令什么的,而且你们基本上是通过各种问题、通过多番讨论,有时通过各种争论来开展工作。”
在他们出任最新职位的几个月之后,蔡崇信说,他认为“陆兆禧和我在一起比以前自在多了”。蔡崇信说,早在去年5月份的时候,“我想他可能把我看作是马云的合伙人。我是创始人之一,而他不是创始人之一……他是集团CEO,他应该当家做主。如果我是陆兆禧的话,我很可能会想:哎呀,如果我当家做主的话,那么蔡崇信是否会挑战我的权威呢,因为他资格比我老一点——可以说是马云创始团队的一员?”

蔡崇信于是设法让陆兆禧自在些。“我对他说:‘听我说,兆禧。我必须从首席财务官的位置上下来,我已经接管了集团的整个并购和企业发展这块职责。’然后我说,‘在这个位置上,我是向你汇报工作。你是我的上司,对吧?我们就要这样做。我与你讨论工作。’这让他自在起来。所以,现在我俩拥有良好的工作关系。我每次去杭州,只要有时间,都会和他一起吃个饭——就我和他两个人。”
陆兆禧还不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目前该董事会有四位董事:马云、蔡崇信、孙正义(Masayoshi Son)和雅虎指派的一名代表杰基· 雷塞斯(JackieReses)。不过,蔡崇信透露,在阿里巴巴集团上市后,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马云在卸下集团CEO的日常职责之后,现在将更多的时间用来思考阿里巴巴未来五至十年的发展前景。
市场期待已久的阿里巴巴IPO仍然部分是蔡崇信要处理的事情。但是,当我向蔡崇信提到有关该集团上市前景的问题时,他回答说:“什么IPO ?”然后轻笑了几声。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至于在他的新职位上与马云的搭档,蔡崇信坦率地说,过去他感到一种疏离感。他说:“其实在业务问题上,由于我肩负审视集团战略性投资的职责,我觉得现在可以和他有更多的交流,而在此之前,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有点孤立,因为我负责财务这块,而马云肯定不想参与任何与财务相关的事情。我们就是这样划分了各自的职责。我觉得我现在与公司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他正在研究的一些领域包括国际扩张以及移动业务急速增长。他说:“用户从个人电脑(PC)环境转向手机是一股大趋势,如果我们应对不当的话,那么这个趋势可能会非常具有破坏性。我认为,我们在审视争取用户的各种可能途径方面,存在一种十分强烈的紧迫感。”
虽然蔡崇信为阿里巴巴带来了国际化背景,但他在谈到集团未来在海外可能采取的重大行动时却相当谨慎。他说:“我们90%以上的业务是在中国开展,我们自然要从中国入手,并且利用收购和投资来辅助我们的业务增长。所以,对于我们的大部分工作将放在中国,我不会感到意外。至于通过收购在海外扩张,我们会非常小心。显然,这其中存在各种文化挑战。”
由于蔡崇信已经参与到接近集团最顶层的工作,至少在那一天到来时,阿里巴巴在其集团层面当中将会拥有一位领导人,已经找到办法直接解决这些文化挑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