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僱員真有“休假話語權”?【職場】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露西•凯拉韦

想像一下,你的雇主把你當作一個成年人,讓你想休多少假就休多少假。這不是很棒嗎?

這是理查德•布蘭森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提供給手下員工的待遇,幾乎每個人都認為這個主意的確棒極了。上週,布蘭森在一篇博客中讚美了自己的明智之舉,在文章下面的評論中,他被認為指明了一條通向更美好未來的道路。布蘭森不是第一個引入這種政策的人,數年來美國視頻流服務商Netflix一直實行不記錄員工休假天數的政策,但他是第一個發現這種政策能帶來多少好名聲的人。



“員工自己可以決定,是否(以及何時)想休幾小時、一天、一周或一個月的假,”布蘭森解釋道。文字旁的照片上,他懶洋洋地躺在一張吊床上,手裡拿著智能手機,身後是加勒比海,棕櫚樹的葉片幾乎碰到他的一綹綹頭髮了。

唉,這些陽光和沙灘可是有陷阱的。布蘭森接著解釋說,員工只有在“百分之百確信自己和所在團隊手頭項目進展良好”的情況下才會決定休假。

突然間,這種待遇對那些為這名企業家打工的人成了一個極其糟糕的主意。在我幾十年的工作生涯中,我從來沒有百分之百確定自己完全掌控一切事情。我無法相信在維珍(Virgin)集團事情會有什麼不同。

現代工作的問題在於它是無窮無盡的。你永遠無法完成它,這意味著判斷何時可以休息一會真的非常困難。固定的休假天數告訴我們,就算我們遠遠沒有完成工作,休息一下也是可以的。

談及假期,我們可以分成兩路人。我們對工作越不關心,我們就越想休更多的假;而我們在工作上越是雄心勃勃,我們就越傾向於完全不休假。

任何一種情況下,選擇都不應該完全留給我們自己。那些希望永遠休假的,需要告訴他們去工作;而那些永遠不會自己選擇休息一會的,需要告訴他們去休假。

如果我們都能清楚地知道可以接受的假期天數是多少,“不固定假期”政策或許是可行的。但我們毫無頭緒。可接受的假期天數不僅有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國與國之間也是不同的。在歐洲,我們期望有很多假期,特別是在法國,法國的工作者每年可以享受令人愉悅的30天假期。而在美國,根本沒人相信假期這回事。美國的正常假期是10天,但只有沒出息的人才會真的休假。行業不同,被認為合理的假期天數也不同,一些老師認為少於3個月的假期是令人憤怒的。即使是在同一個行業,公司與公司之間也不一樣。

考慮到這一切差異,當我們找到一份新工作的時候,我們需要了解公司的相關規定是什麼。如果我們的雇主不給我們任何提示,我們就必須自己搞清楚。不固定假期的政策並不意味著沒人計算你休了多少天,而是意味著我們會開始互相密切關注其他人的假期,以搞清楚我們自己能休多少天。如果老闆總是用一個長周末(週末前後加上一兩天——譯者註)花掉年假,員工要有足夠膽量才敢去陽光燦爛的度假勝地歡度2星期的假期。

布蘭森表示,他希望所有的子公司很快就能效仿這個做法。但我在這裡發現了第二個陷阱。他真的會告訴維珍的女空乘她們想休多少假就休多少假嗎?這些空乘連選擇自己唇膏色澤的自由都沒有。或者說他的意思是這個開明的舉措只惠及經理層?那聽上去就一點也不開明了。

儘管這種待遇本身是一張空頭支票,它的確有它的邏輯。 Netflix指出,既然我們不再期望人們朝九晚五地工作,而我們又信任他們可以在家工作,還固守固定假期的觀念就神經不正常了。這說得很對,但依然不是一個好主意,至少對員工來說不是一個好主意。彈性工作制對專業的員工來說是有史以來最壞的待遇,而對雇主來說是最好的事情。生產率上升了,不是因為每個人都對自己被賦予的自由感到高興,而是因為他們永遠無法停止工作。 Netflix還報告,採用“自選”假期政策後,生產率進一步提升。我相信這回事,但我對此完全不贊同。

這並不意味著絕大多數雇主對待休假問題的傳統方式——詳細記錄員工的離崗時間——就是正確的。過度監控通常是個糟糕的主意。而年假無法保留至未來年份,致使人們在對誰都不合適的時候休假——這個規定也沒有道理。答案很簡單。公司應該清楚地聲明它期望員工休假多少天,並讓員工大致上休那麼多天假,員工可以隨自己心意增添或者減少一兩天。

譯者/許雯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