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8日 星期五

中国网战“三国志” 【商業】

中国网战“三国志”

过去几个月里,在北京的交通高峰时段很难打到出租车。司机不愿为招手的乘客停车,他们要追求更大的奖励——那些下载了打车应用(app)到智能手机上的乘客,因为这些应用会为每一单向司机和乘客双方都提供奖励。
打车应用给予乘客车费返款,并给司机发放补贴。这对出租车司机有帮助,因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抱怨车费被行政命令人为压低了。许多司机在高峰时段根 本不载客,除非乘客是在网上订车。有了打车软件之后,用户可以预先选择向司机支付额外小费,由此形成前所未有的出租车市场价格。

嘀嘀打车(Didi Dache)和快的打车(Kuadi Dache)是两款彼此竞争的打车应用,分别得到两家互为对手的中国互联网集团的支持,目前乘客和司机都从中尝到了甜头。这两款应用已花掉了投资人的数百万资金。

低价出租车只是中国互联网三巨头(合称“BAT”)之间一场新战争带来的好处之一。在三巨头中,百度(Baidu)是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引擎,阿里巴 巴(Alibaba)控制了中国电子商务市场80%的份额,腾讯(Tencent)是市值为1320亿美元的游戏和社交媒体巨擘。在投资银行易凯资本 (China eCapital)的创始人、知名博主王冉看来,腾讯嘀嘀打车与阿里巴巴快的打车之争,可谓“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次大战”的第一场战役。

近几年来,这几家互联网集团都满意于和平地培育各自的自然垄断体系。它们都轻松地保持了全球互联网公司前10强的地位。但过去6个月里,它们发起了疯狂的收购攻势,在所有能想象得到的市场上展开角逐。

它们的扩张凸显了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快速演化,这个市场造就的财富与实力已挑战了中国传统的国有经济。

有两个因素搅动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安逸的氛围。其一,互联网公司已成为中国市值与营收最高的民营公司,手握巨额现金。其二,移动互联网的到来,让互联网公司有了争斗的领域。将近5亿中国人用智能手机上网,他们的手机有的只要50美元。

研究集团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葛艺豪(Arthur Kroeber)说:“以前,这几家公司都有各自独特的势力范围,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它们越来越向同一个模式靠拢,业务领域的重叠也越来越多。而它们竞争的战线就在这些方面。”
它们近期的收购举动大多出于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的考量。百度去年7月斥资19亿美元收购了应用商店91无线(91 Wireless),旨在让百度在移动用户那里赢得优势。阿里巴巴购入了中国头号手机浏览器——UC浏览器(UC Web)的股权,具体股权份额未对外披露。上月,阿里巴巴提出收购地图应用提供商高德软件(AutoNavi Holdings),对高德的估值达到16亿美元,此交易将使高德能与百度的手机地图应用展开针锋相对的争夺。

9天之后,腾讯表示将收购国内最知名餐馆评分点评类网站——大众点评网(Dianping) 20%的股份。3月10日,腾讯收购京东商城(JD.com) 15%的股份,京东是除阿里巴巴外中国最大的电商公司。随后一直有媒体报道称,腾讯正在与中国第三大视频平台搜狐(Sohu)商谈,希望合并双方在线视频 业务。

去哪儿网(Qunar)的钱臻(Jenna Qian)说:“目前确实存在业务趋同的情况。大家争着提供最便利的用户体验,都有这样一种担忧,‘如果我不提供在线旅行服务,腾讯或其他公司就会提 供’。巨头们现在可能轻松坐享当前事实上的垄断地位和可观的利润率,但这不会持续很长时间。这也是他们急于收购的原因。”去哪儿网是中国流量排名第一的在 线旅行网站,而百度持有该公司股份。

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BAT三巨头希望变得无处不在,在日常生活中所有能搬到网上、兜售给公众的领域占据垄断地位。他写道:“它们拥有着同一个梦想,那就是无限贴近所有用户7x24的生活,黏你泡你占有你。”

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分析师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指出,中国互联网巨头正变成“科技企业集团(tech Kereitsus)”。这个词原来是指20世纪里涉足多个行业、主宰了日本经济的全国性领军企业。她说:“当中国的企业发展到如此大的规模之后,公有和 私有的差别已不太重要。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些公司已变成了国家的‘互联网部’。”

BAT三巨头也向传统经济领域扩张,其目标是合理化改革出租车服务等一些低效的国有经济领域。首当其冲的是金融服务业。阿里巴巴去年夏季开始发难, 推出了货币基金“余额宝”(Yu’ebao),其收益率达到官方设定的银行存款利率的数倍。阿里巴巴今年3月声称,余额宝刚推出9个月时间,便已吸引了逾 5000亿元人民币(合810亿美元)的资金。腾讯也推出了类似的货币基金——理财通(Licaitong)。百度也通过旗下的百度理财(Baidu Wealth Management)推出了同类产品。

然而,BAT三巨头侵入金融业腹地的努力遇到了阻碍。上上周,中国央行暂停了阿里巴巴和腾讯发行的“虚拟”信用卡,以及二维码扫码移动支付服务。电 信业咨询机构北京博达克咨询公司(BDA China)的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表示:“他们已开始跨过银行业这条红线。在线市场几乎没有监管,而线下业务的监管非常严厉,遏制了一些活动。想想中国经济中效率最低的是哪些 领域,那里将是他们最能发挥效率的地方。”

国有部门仍控制着中国经济的大部分领域,其出了名的低效率给互联网企业带来了机遇。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Robin Li)今年1月表示:“对我们来说,市场经济的发展只有几十年时间。我们的传统行业在尚未非常成熟的时候,便受到了互联网的冲击。”

零售行业正是这样一个领域。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Jack Ma)近期表示,美国消费者往往将电子商务视作补充线下零售业的“餐后甜点”,而中国消费者则将天猫(Tmall)和淘宝(Taobao)等阿里巴巴旗下 电商网站视为唯一的现实选择。他表示:“在中国,由于商业基础设施非常薄弱,电商反而成为了‘主菜’。”他预计,电商在中国零售业消费总额中所占比例将达 到30%,远高于当前的6%。
……

迄今为止,中国大部分私人财富都靠从国有部门分一杯羹获得,不过互联网正在改变这一局面。随着百度在美国上市股票的股价上涨,李彦宏在去年12月成 为了中国首富。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 Index)显示,当时李彦宏的身价达到122亿美元。1个月之后,李彦宏被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超过。腾讯股价的大涨使得马化腾的身价达到130亿美 元。不过,在阿里巴巴今年在纽约完成期待已久的首次公开发行(IPO)之后,马云很可能成为中国新首富。根据一些分析师的估计,IPO将使阿里巴巴的估值 达到2000亿美元。

如此高的估值令人瞠目。阿里巴巴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向未来的卖家出售网站上的广告位。该公司对外披露的信息微乎其微。目前持有阿里巴巴24%股份的 美国雅虎(Yahoo),每季度只公布关于阿里巴巴的4项数据——营收、毛利润、营业利润和净利润,此外再无更多细节。一名分析师说:“考虑到我们对阿里 巴巴所知甚少,目前对阿里巴巴的估值是非常慷慨的。”
根据去年第三季度的数据,腾讯QQ和微信(WeChat)的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8.15亿和2.71亿。而据中国工信部下属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估计,中国互联网用户总数仅为6.18亿。

虽然中国互联网股票的估值倍数非常之高,但与美国估值更高的同行相比仍相形见绌。不过,随着人们逐渐打消对全球互联网行业的疑虑,中国互联网巨头已成为国内市值最大的民营公司。
……

在中国,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界限并不清晰。民营企业并不能完全摆脱国家的控制,外国投资者难以施加影响力,大型企业也难逃官僚主义的影响。

杨思安说:“中国有两种民企。低层次的小公司不受关注,但一旦规模做大,就不得不将自己的利益与政府保持一致,否则便无法生存。”

BAT三巨头中的每一家似乎都在变成“诸侯国”。腾讯的总部位于中国南部城市深圳。阿里巴巴扎根于杭州,众多与其相关的公司聚集于附近的上海。百度 占据北方,总部设在北京。杨思安表示,这反映出中国总体的权力分配,包括相互竞争的地区政治派系。她说:“商业是官僚体系的一面镜子。”

BAT三巨头规模庞大,与政治的联系十分紧密,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这为它们的生存提供了保证。其中一家公司的一名员工将BAT三巨头比作大洋 国、欧亚国和东亚国——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小说《一九八四》(1984)中的超级大国,这三国都非常庞大,无法被彻底打败,因此一直处于战争之中。

多年来,由于在搜索引擎服务上存在竞争,阿里巴巴阻止百度的网络爬虫抓取其网站的信息。腾讯热门的消息应用微信的出现,对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平台构 成了主要威胁,使其对百度的思维发生了转变。如今,阿里巴巴的网站对百度爬虫敞开了大门。这名员工表示:“今天是大洋国总与欧亚国交战,明天就成了大洋国 一直是欧亚国的盟友。”

互联网的自由风气似乎并未延伸至政治领域。当被问及对“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和普遍存在的审查制度有何看法时,一名互联网企业家立即退出了采访。正如西方分析师所言:“他们懂得应该避谈政治或监管。对这些问题发表看法没有任何好处。”

多数中国大公司都受益于长城防火墙。它将西方竞争者挡在门外,其中包括Twitter、Facebook,有时也包括谷歌(Google)。但这种 情况也许正在发生改变。中国大型互联网品牌如今已足够强大,不再受外国公司竞争的威胁,而一个更自由、更开放的互联网可以让它们获得更高的股价。

不过,随着这些中国企业向海外发展,审查制度可能会使它们容易遭到起诉。

“如果它们想在海外扩张,长城防火墙会成为它们的一块绊脚石,而不是保护伞。”中国新闻撰稿人安替(Michael Anti)说。“但别指望这些人起来抗争。这是中国,与政府合作比对抗能挣到更多的钱。就连微软(Microsoft)和雅虎也选择了合作,为什么要指望 一些中国人不这么干呢?他们只会在经营牌照太贵的时候挺身而出。”
----------------------------------------------------------------------------------------
延伸阅读——企业文化:轻松型、凶狠型、创始人崇拜型
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在竞争互联网的主导权,但它们各自的风格迥异。它们经营的市场领域不同,运营中心设在中国不同的地方,企业文化的差别也很大。

百度是个由工程师主导的企业。它的标识是一只熊掌,企业名称的灵感来自一句中国古词,这句词描绘了对理想孜孜不倦的追求。百度的掌门人李彦宏是一名硅谷老兵,他掌管下的百度工作时间灵活,没有统一的着装规范,还要求员工在称呼对方时不使用敬语。
虽然设立了一个针对弱势和贫困群体的慈善基金,但腾讯却是以培育凶狠型文化而著称的公司。一个典型事例是腾讯旗下有两家即时通讯公司——QQ和微信,它们处于相互竞争的关系。

阿里巴巴的前员工会用“狂热”和“个人崇拜”来形容该公司的风气。据创始人马云讲,选择阿里巴巴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容易拼写、全球皆知。

阿里巴巴正在筹备上市,这家公司的文化建立在对马云的崇拜之上,这位商业领袖热衷于夸张的着装。他曾穿着重金属乐队Kiss成员的服装在员工派对上 亮相,其他造型还有白雪公主和电影《终结者》(Terminator)中的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
面对BAT三巨头的市场主导地位和鲜明的企业文化,第二梯队的互联网企业需要想尽办法才能赢得关注。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的新闻秘书表示:“通往山顶的坡近来变得愈发陡峭了。”
今年1月,从事搜索和网络安全业务的公司奇虎360(Qihoo 360)在企业年会上送出了7辆奥迪(Audi)、一辆保时捷卡宴(Porsche Cayenne),并请了一名日本AV女优到场助兴。受此影响,AV女优也出现在一些第二梯队网络企业的活动中。

“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年会流行请AV女优?”中国《21世纪经济报道》(21st Century Business Herald)在1月份的文章中这样问道。“它们很在意年会的大众传播效果……确实是抢了‘头条’……有大量年轻的‘程序猿’与‘攻城师’是日本AV女优 的忠实粉丝。”
译者/邢嵬、倏尘

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一年【爸爸】

爸爸是我8、9歲時退伍的。

退伍後去板橋一家環球鞋廠做倉庫管理員。通勤靠火車,有時回家會帶一些小玩具,比如魔術道具、還有《如來神掌》(直接跳到第8集…什麼龍天的,後來才是龍劍飛。我小五上金庸課,方知龍劍飛那幾十集都是COPY倚天屠龍記)。

爸爸不特別愛打牌,軍中是玩撿紅點,家中過年玩接龍。技巧度都極低,但我的鴿尾式洗牌法,是爸爸教的。教我時,臉上有點得意。

那時爸爸還有次帶過日式冒險類的漫畫,小五上亞森羅蘋課,方知是《奇岩城》 + 《813》的綜合版。話說回來,我如是父母,小學的我帶起來應該還不錯,白白胖胖的,菜都會吃乾淨,月考完發成績單回到巷口,跟爸媽說這次月考考了第一 名。
唯一父母要唸的就是,”你還要買書,都看完了嗎?” 當然都看完了。放學時,還會說“我要去蘇美容家,她家有一套科學月刊。”
讓父親特別擔心是高中,嚴格說是高三,寫詩在職員辦公室黑板上罵老師被記大過、抽菸熬夜翹課、英文數學物理化學全都不及格必須留級,從高三第一次模擬考第一 名,考到最後變倒數第二名,高中肄業。原要重考的我,莫名其妙生物零分還是矇上了大學。所以也不是現在大學好考,以前自然組就好考了。

不過,國文、三民主義不讀也是高分,國文姑且厚顏說天性喜好,三民主義也這樣?或許是小學有讀蔣介石全義(圖書館,一套有20-30本),所以三民主義課本的屁話,有些節奏感我還是掌握到了。附帶一提,很多讀點書的人都喜罵三民主義四不像,我是有讀完孫中山的演講稿,我覺得不差,實務上幾乎都沒實施。國民黨 和共產黨有一個共同點,他們根本沒有依照他們的神主牌領導國家,所以我建議不要再罵三民主義了,可以直接罵國民黨直接罵蔣介石。
三民主義很可憐,三民主義如果是隻吉祥物,他自己都會拿衝鋒槍掃射假信徒。我扯遠了,爸爸唯一送我的生日禮物書,是《蔣經國嘉言錄》。

老爸是忠貞國民黨員,但我想也別太嚴肅了。好人在哪都是好人,壞人在哈佛也是王八蛋。而且家裡不敢說窮,但絕非啥特權階級,可否家鄉批判者火力準一點,本省 外省都有特權階級和勞苦階級。我實在受夠粗暴的二分法。老天有眼,沒讓我成為獨裁者,我資質不特高,但總覺得自己做獨裁者一定不輸毛澤東(中國是多沒人崇拜老毛到這種程度,他傳記我都看了,就一般般,醒醒吧) 當然不是酒池肉林這種享樂式的無聊想像。硬要說比較像是朱元璋加哲學家皇帝的風格,不過我也別吊書袋歷史廢話了。父親脾氣和做人都好到不行,我嘴賤心窄氣浮躁,好險膽識不足,什麼大惡都做不了,勉強配做父親兒子。

爸爸因為無特別大志(環境啊環境教育啊教育),自然不太可能功成名就,但做你兒子好處特多。我看一般人的功成名就也蠻無聊。立德是品行無關權位的,越低位越有機會測風骨;立功需要實力和手腕,我可理解綜橫術間,會有狗屁倒灶之事,但老兄你也幫幫忙,那個功,至少也要是德行式的。滅少數民族,拓疆闢土,可不算啥功。日耳曼、大和光榮也不算啥功。千萬人餓死 搞三躍五進也不算啥功。一直包裝”攻擊性防衛”或”出發點是良善”的託辭,實在離譜。剛剛還算歷史級的尺度,生活周遭那種立志成為人上人、總裁蝨子心的, 更是莫名其妙,肯定自己還要靠名片頭銜? 就算沒讀過”主僕辯證”,也總有獨處時吧。當然我們也不要苛責世人和自己,人家用爛尺度看我們,我們也確實是執行”攻擊性防衛”。

爸爸就帥多了。八十多還上老人大學,跟我說人生九十才開始。爸爸當然不能算立言,不過立言要秉性和辛勤兼備,前身基本盤也是愛生活愛己,瞧瞧! 愛生活愛己此生就不白活了。就夠難了,也夠簡單了。

爸爸愛吃花生、愛吃蠶豆酥、愛牛軋糖、愛方塊酥…說說,才發現我都忘了,爸爸還是軍人到處出差時,會帶蜜餞回家。那種,一盒有10幾種蜜餞(不知為何長大後都沒啥看到)。我記得爸爸是說從台中帶來的,使我幼時對台中印象特好。

爸爸待過象山、馬祖、金門、屏東、花蓮、龍潭、內湖,愛50%的時間幾乎都在遊覽車的歐洲之旅(我猜美國、東南亞應該也是如此…)。射手座本應愛東玩西玩, 我都懶了,猜是爸爸有預支我的額度,也跑太多地方。我又忘了,一家三口唯一一次全家出遊是去圓山動物園(6、7歲吧)。我還走丟了。媽媽找我找到哭出來。

我還忘了回說高三這麼差勁,爸爸寫給我的家書。沒放身邊,但大意大抵是:吾兒要乖乖的,不要讓母親擔心。我們相信你之類的……爸爸,應該,一定是沒有用相信的字眼,但信中其實就是提一些小時候多乖多乖的事,一句責備都沒有。
爸爸,我脾氣不好,但其實還是乖的。我會朝這目標邁進。

然後,我貪心一點,試試做做兼善之事,如無能,至少會獨善其身,這點你可以放心。
啊! 你連菸都可以一天只吃兩三支菸(你都說吃)。真搞不懂你,天秤座的理性感性都如此平衡嗎?
再說,那真的是你生日嗎?
隨時來看我們。隨時...

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

特劳特谈定位:简化是一种力量【策略】

特劳特不怎么看重“市场调研”这个词,他更愿意用“感知调研”这个词来形容事前的情况摸底。也就是在人们的脑海中,一种产品的形象到底归哪家公司所有。在 充满竞争的环境中,企业领导者要明白,不是自己想做什么,而是竞争对手还剩下什么可以让自己做。

全球军火出口,中国排第四【軍火】

我想速寫我本文的引申直覺。

中國是唯一"同時"最大輸出和輸入的軍國
俄國其他經濟產業不強的話,應該很樂於天下大亂
其他的輸入國都是緊張地區 (所以中印阿 你們是在緊張什麼。國家都窮了)
美德法  又是民主、又是理性、又是浪慢,但是一直輸出武器

真的很亂來,這世界

2014年3月18日 星期二

Facebook 190亿美金收购Whatsapp:价值与价格

本篇對基本面估價之價值方法,與對夢想的估價猜測,值得學習

银行家的科学沙龙【菁英】

2012年10月12日 06:41 AM

银行家的科学沙龙


 
那晚我在14-10俱乐部的时候,英国桑格研究院的信息主 管Tim Hubbard博士发表了演讲,他谈的是借助计算机对过去十年的人类基因组病历资料进行比较和分析,从而得以在疾病的分子机理方面获得巨大突破。他补充 道,未来的医疗护理,将根据病患的基因组成而量身定制。

对于医疗蓝图的震惊还未消除,伦敦国王学院的金融数学家Cristin Buescu博士带来了另一场演讲,这次是讲解如何在欧洲最新金融监管措施与交易双方信贷风险之间,寻求平衡的各种方式。一位俱乐部成员冲着我说,这演讲 让他很兴奋也很困惑。然而,大厅中此起彼伏的尖锐提问,至少说明大部分人还是能够理解Buescu的演讲内容的。当天还有其他一些知名人士前来演讲,包括 宇宙学家John D Barrow教授,政府前任科学高级顾问Robert May,以及行为经济学家Daniel Kahneman教授。

Poppy Allonby是全球顶尖资产管理公司黑石集团的自然资源类证券部基金经理和主管,她通过14-10俱乐部,赞助了皇家科学院中许多其他科学领域的教育活 动。“我在帝国理工学院时学的是物理,因为它十分吸引我,”她说。“14-10俱乐部则将皇家科学院的全貌展现在我的面前,我希望学生们也能明白科学是一 门有趣的学科,并且它主宰着整个现实社会的运作。”在Allonby看来,14-10俱乐部将科学与金融以及其他产业直接联系到一起,即使不会获得任何物 质上的收益,她也能从中感受到思考带来的愉悦。“有时一个忙碌而疯狂的工作周过后,我会想,‘我真的要着装得体地去皇家科学院,听那些原子物理的讲座 么?’但是每次听完之后我再也不这样觉得了。”
全民的智慧修行

三十而立的Allonby并非个例,在过去十年间,公众对于演讲和辩论的热情极具高涨,尤其是针对那些各种年龄段的人都会思考的问题。出现在人们日 记里的、徘徊于演讲大厅中的、或是针对个人观点的主题,都会成为IQ平方辩论会(Intelligence Squared)关注的话题,并很可能出现在下一期辩论会上。同时辩论会的话题范围很广,从探讨嘻哈文化的价值到领悟“长者”的智慧,参与者中不乏名士, 包括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图图(Desmond Tutu),爱尔兰前总统罗宾森(Mary Robinson),以及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等。以前朋友们或许会讨论近期上映的电影,但如今他们讨论的可能是从YouTube上看到的各种TED演讲。无独有偶,如今英国最美海岸康 沃尔举办的Port Eliot 文学节,在Lynher河口的诗意熏陶下,已然成为除格拉斯顿伯音乐节之外,精神享受的好选择。同时,就算是业界泰斗,如皇家艺术学会与皇家地理学会,也 在努力吸引年轻听众,他们将演讲系列设置成5×15的形式,每回合严格控制时间,以迎合听众们的口味。一家金融公司的CEO甚至跟我说,如今他对买进卖出
都提不起兴趣,他现在想研究的就是哲学,那是他大学时的专业。

经济危机并没有打消这种维多利亚时代才出现过的热情,人们仍然热衷于高智商的自我修行,正如全球通信时代的到来也没有代替人们对沙龙那种亲密交流的 渴望。相反,人们越来越希望加入到柏拉图式的讨论中,或是坐在大师的脚边聆听。作为IQ平方的新集团CEO,Yana Peel表示:“如今,每天都有那么多信息和那么多媒体,接受筛选过的信息已成为人们的普遍愿望。”同时,她还认为,无论网络使世界的联接如何紧密,创新 还是得经过面对面的互动。“你必须将人们聚集在一起,才能想出新点子,”她说。“然后他们可以继续在网上交流。”Peel意识到,“伦敦已步入后消费主义 时代”。 2009年她与艺术顾问兼策展人Amelie von Wedel一同在香港举办了IQ平方亚洲辩论会,她发现香港人同样渴望知识。“如今,在这样一个消费主导的经济时代,我们仍然拥有超过3000名支持 者。”
从知识到慈善

皇家科学院还希望,人们对知识的渴望能够进而萌发出参与慈善的热情。在香港,IQ平方亚洲辩论会将其利润全部捐出,用于慈善事业,最近他们支持的是 Debate Mate举办的夏令营,该活动是出庭律师Margaret McCabe于2007年创立的慈善项目,致力于在香港及其他地区那些条件较差的学校中,培养学生的辩论技巧。当然,TED和英国IQ平方都是利润丰厚的 机构。

Pi Capital是一家顶尖的投资俱乐部,虽然慈善并非它的初衷,但在总裁David Giampaolo引领下,慈善项目已成为一项重要的附带收益。追溯到2002年,当时的Giampaolo已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与其他一些投资者获 得了Pi Capital的控股权,他称当时的俱乐部为“事务型俱乐部”。考虑到俱乐部成员积聚的商业智慧,仅仅以事务为主导,实在太浪费资源。他解释道:“无论经 济环境如何,我希望能有一种魔法将我们所有人凝聚在一起。”于是,他着手举办一季度一次的午餐会,进而变成一月一次,之后他开始邀请人上台演讲。如今该项 目已不仅仅是蛋糕上的小樱桃了,他表示:“智力成本是焦点。”每月四到六次活动都由Giampaolo组织,从与克林顿共进午餐,到与跨党派的伦敦智库 Henry Jackson学会共进早餐,演讲嘉宾还包括WPP首席执行官Martin Sorrell爵士和麦肯锡公司的全球总裁Dominic Barton。伴随着咖啡与羊角面包的佐餐是什么?是“资本主义与社会”。正如Giampaolo所说的那样,“投资机遇已变成蛋糕上的奶油。”随着话题 范围的扩展,大部分项目已不仅是单纯的金融投资,还会参杂着各种慈善目的。譬如,过去五个月中,他们就为“人权观察”、“阅读空间”和“老年人”三个非营 利性组织举办了三场慈善推介会,美国前总统卡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以及维珍集团总裁Richard Branson爵士共同出席了最后一场活动。结果,很多俱乐部成员都对这些组织进行了慈善捐助。

Pi Capital的300多位成员每年要支付会费5000英镑,入门费为1000英镑,这些都为俱乐部里高收入的投资者们提供了学习和联络的基础。交易当然 也存在,但是正如两位俱乐部成员向我叙述的那样,Pi Capital的乐趣在于毫无压力,没有人会向你兜售任何东西,相反所有人都渴望学习更多知识,从而得以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中存活。我在俱乐部里的那个 早晨,经济学家Dambisa Moyo在谈论她那本关于中国的新书《胜者为王》,她认为,中国侵略性的贸易政策将对世界各国的商品、土地、贸易和地产造成潜在威胁,然而几位大使、五角 大楼顾问和资深金融投资者却反驳了她的观点。Giampaolo对我这样一位作家的加入表示欢迎,不过他重申原则:这里只有平等的交流,不能有说教或是推 销。他表示,过去五年中,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参加这样的活动,尤其在金融危机爆发后。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人们对知识的渴求永无止境。毕马威风险咨询公司董事Etienne Hofstetter博士是14-10俱乐部的第一批成员,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金融市场中工作,必须求知若渴。解决系统风险的方式有很多,有可能在研 究复杂的生物或化学世界时也能找到一种。”如果获取知识能与俱乐部的慈善活动相应和,那么所有人都会成为赢家。

(本文根据FT旗下奢侈品杂志《如何消费》(How To Spend It)2012年9月刊文章 “Club Class Upgrade”编译)

自造语言的无穷魅力【發明】

這篇文章的開場,真有趣,哈哈哈

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自言自語 : 難題


問我很難的問題
好的。世界上最難的邏輯問題是什麼?
這我剛好知道,換一個
你解得出來?
解不出來
那你還要我問你很難的問題?
我解不出來,放在心中。可是世界上還有其他難題
你為何愛解難題?
這個問法好實際歐。喜歡解難題跟喜歡吃榴槤一樣吧,沒啥道理
你愛吃榴槤嗎?
好像還好
你愛吃苦瓜嗎?
不愛
你愛吃蟑螂嗎?
這不算難題吧! 不愛
你有沒想過一種可能性,就是很難的問題並不存在。
怎麼可能? 不懂
比如你覺得很難別人覺得很簡單。
OK
。但這問題對我還是很難啊! 你這種問法比較像是在問有沒有客觀的難題
有客觀的難題嗎?
你現在這問題就有點像難題了,如果有客觀的難題就代表有客觀的建議。這個可以用統計的大數間接的保證它。如果要絕對意義,那就不太有啥客觀的難題了
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但我順著你的回答,所以你要我問你很難的問題,是要問我覺得的很難的問題,還是你可能覺得很難的問題?
恩恩 這有點意思。我好像是要你問我,我覺得很難的問題,但是我現在回想,如果是你也覺得它是很難的問題,這完全不衝突,我沒特別預設
所以我到底問出很難的問題了沒?
好像接近,但感覺沒有使到力。你不認為我們兩個腦筋一點都沒動到
為何要動腦筋? 你不是說我們一邊喝咖啡一邊放空。
你這是問題? 這好像也算難題ㄟ。我也不知為何。可是你不覺得動動腦也很放鬆,像下棋一樣,我們又不是在工作
我有很難的問題了。
真的!! 是什麼
誰會看完這麼長又無聊的對話?
~這樣說會得罪人吧
~你在乎嗎?
恩。我想我朋友應該都會容忍我吧
包括與你不熟的,不認識的?
這我當然不知,不過我假設他沒停在上面的對話,他或許是不計較的人,他可能會覺得我們終究會有關於難題的有趣對話
搞不好只是關於難題的無聊對話。
搞不好只是關於無聊的難題
很咬文嚼字,我們,現在。
那我來問你很難的問題
我沒有很想回答很難的問題啊?
試試看嘛! 如果我可以證明讀到這段對話的人有12個,你猜我怎麼證明的
(6
秒沉默)媽啊! 我認為你證明不了,這怎麼可能。
有可能,所以我是怎麼證明的
我不相信!
但我可以
那你證明給我看!!
是我問你問題,你還反問我
好吧! 如果你能證明看到這段對話的有12人,我就認真的問你很難的問題。
這是我剛想到的賤招。我發現假設有超過4個人看到這裡,我就可以用調整進位制的方式,比如三進位制、四進位制,正確表現出達到任何一個看到這段文字的人,真實人數
鬼才聽地懂,你在講啥?
我們也別裝了。你聽得懂。你說要問我難題的,來問吧! 先說好,別問我那4個人會看到這邊,後設玩一兩遍就夠了
你要我來正經的。
正經的
很正經很正經。
你很三八ㄟ。對
好吧! 我們剛剛的對話到底有多少字,你只有3秒回答。

12
個字。
啊啊。哈哈。你逮到我了
Always.
Bye.
下次再來約吧
那也要你有空。跟你朋友道歉吧。
為何
讀到最後一句的人,你都該道歉的。少說也是12分鐘光陰。
又是12
下次我會問你真正的難題。比如 : 如果故事一開始牆上有一把槍,那把槍最後卻沒擊發怎麼辦?
這算什麼。這頂多是爛小說罷了
可是人生多的是沒擊發的槍。
你這是人生問題了。我不要這種難題。我要智力的,而非現實的。最難的智力的問題,都經不起最輕描淡寫的現實
哈。抱歉將結論停在現實了。
沒問題。反正我也該上工了

最好的首席执行官,都拥有分裂人格【領導力】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成功的首席执行官,你还需要具备分裂的人格,南台熙认为。

表面上,他们需要拥有摩西那样的性格,怀着“如此强烈的热情和信心,以至于他们会去从事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在内心,他们必须是伽利略,“一个异教徒,会仔细分析所有的疑问。”
“这是领导力的全部要义。”南台熙说,“如果你支持的是一位完全受热情驱使的首席执行官,他们会让公司跌落悬崖,但如果你遇上的是一个持怀疑态度的异教徒,人们将认为这家公司不会成功,董事会成员也会失去信心。”

“首席执行官是如此孤独的一份工作。

如何在视谦虚为美德的亚洲塑造个人品牌?【個人品牌】

寻找僚机,成为僚机。 对于担心显得过分自我宣传的人士,我其中一个最喜欢的建议来自由杰弗里•普费弗(Jeffrey Pfeffer)和罗伯特•恰尔迪尼(Robert Cialdini)教授领导的学术团队进行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显示,那些被认为过多谈论自己成就的人士的确不受喜爱。不过,研究也显示,如果这些赞扬的话 出自第三方之口,人们会认为他们非常棒。
如何在视谦虚为美德的亚洲塑造个人品牌?

2014年3月16日 星期日

From Sci-Fi To CyPhy: iRobot Founder Takes To The Skies【機器人】

From Sci-Fi To CyPhy: iRobot Founder Takes To The Skies

The excerpt below comes from Forbes/Wolfe Emerging Technology Report’s recent full-length interview with Helen Greiner, co-founder of iRobot and founder and CEO of CyPhy Works. In 1990, she co-founded iRobot [IRBT], which has become the global leader of mobile robots with the success of the Roomba™ Vacuuming Robot and the PackBot™ and SUGV Military Robots. Ms. Greiner served as President of iRobot until 2004 and Chairman until October 2008. She has been honored as a Technology Review Magazine “Innovator for the Next Century” and has been awarded the DEMO God Award and DEMO 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 Helen holds a bachelor’s degree i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and a master’s degree in computer science, both from MIT.

Watch as 1000 years of European borders change【歷史】

What Happens To Our Brains When We Exercise And How It Makes Us Happier【大腦】

2014年3月6日 星期四

中國數字出版2013的真實產值_58億RMB

《2012-2013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顯示,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在2012年的產值達到1935億元,比2011年增長40%。在看似 巨大的數字出版蛋糕中,與傳統出版業密切相關的領域,即電子書和數字報刊只有57.73億元,不足3%;而其他大部分份額由網際網路廣告、手機彩鈴遊戲與網絡遊戲等佔據。

書緣已盡情緣不散 一封來自書店的結業信【書店】

突然想起電影《卡薩布蘭卡》裏那句臺詞:“整個世界就快倒下來了,我們卻挑這個時候談戀愛”。原諒我們這麼煽情,我們有點不舍,但世界不會倒,每個真正熱愛閱讀的人心裏,都永遠自備了一張安靜的書桌。引兩句書上的話,來讓自己清醒,也與你們告別:

“在這裏,閱讀是最高的信仰!”

“閱讀不死!”

萬有引力書店

3分鐘解讀前瞻軌道建設研究報告(超商)【數據分析】

多數人都有逛過百貨公司的經驗. 百貨公司就是很典型的分層架構: 越接近大門入口, 櫃位的坪效越高; 越往樓上走, 租金越低人潮越少營業額越降. 為什麼百貨公司要這樣 開呢? 因為按照營收能力順序排列的話, 創造的利潤最大; 反過來把利潤最高的化妝品 擺在頂樓, 湯姆熊放一樓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