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9日 星期四

Night Train to Lisbon_graduation speech, Pascal Mercier【電影】【演說】【哲學】

I would not like to live in a world without cathedrals.
I need their beauty and grandeur.
I need them against the vulgarity of the world.
I want to look up at the illuminated church windows and let myself be blinded by the unearthly colors.
I need their luster.
I need it against the dirty colors of the uniforms.
I want to let myself be wrapped in the austere coolness of the churches.
I need their imperious silence.
I need it against the witless bellowing of the barracks yard and the witty chatter of the yes-men.
I want to hear the rustling of the organ, this deluge of ethereal tones.
I need it against the shrill farce of marches.
I love praying people.
I need the sight of them. I need it against the malicious poison of the superficial and the thoughtless.
I want to read the powerful words of the Bible.
I need the unreal force of their poetry.
I need it against the dilapidation of the language and the dictatorship of slogans.

A world without these things would be a world I would not like to live in.

But there is also another world I don’t want to live in: the world where the body and independent thought are disparaged, and the best things we can experience are denounced as sins.
The world that demands love of tyrants, slave masters, and cutthroats, whether their brutal boot steps reverberate through the streets with a deafening echo or they slink with feline silence like cowardly shadows through the streets and pierce their victims in the heart from behind with flashing steel.
What is most absurd is that people are exhorted from the pulpit to forgive such creatures and even to love them. Even if someone really could do it: it would mean an unparalleled dishonesty and merciless self-denial whose cost would be total deformity.
This commandment, this crazy, perverse commandment to love your enemy is apt to break people, rob them of all courage and self–confidence and to make them supple in the hands of the tyrants so they won’t find the strength to stand up to them, with weapons, if necessary.
I revere the word of God for I love its poetic force.
I loathe the word of God for I hate its cruelty.
The love is a difficult love for it must incessantly seperate the luminosity of the words and the violent verbal subjugation to a complacent God.
The hatred is a difficult hatred for how can you allow yourself to hate words that are a part of the melody of life in this part of the world?
Words that taught us early on what reverence is?
Words that were like a beacon to us when we began to feel that the visible life can’t be all of life?
Words without which we would be what we are?

But let us not forget: These are the same words that call on Abraham to slaughter his own son like an animal.
What do we do with our rage when we read that?
What should we think of such a God?
A God who blames Job for arguing with him, he who knows and understands nothing?
Who, after all, was it who created him like that?
And why is it less unjust if God hurls someone into misery for no reason than if a common mortal does?
In fact, isn’t Job’s complaint perfectly justified?

The poetry of the divine word is so overwhelming that it silences everything and every protest becomes wretched yapping.
That’s why you can’t just put away the Bible, but must throw it away when you have enough of its unreasonable demands and of the slavery it inflicts on us.
It is a joyless God far from life speaking out of it, a God who wants to constrict the enormous compass of a human life – the big circle that can be drawn when it is left free – to the single, shrunken point of obedience.
Grief ridden and sin laden, parched with subjugation and the indignity of confession, with the cross of ashes on our forehead, we are to go the the grave in the thousandfold refuted hope of a better life at His Side.
But how could it be better on the side of One who just robbed us of all joy and freedom?

And yet they are bewitchingly beautiful, the words that come from Him and go to Him.
How I loved them as an altar boy!
How drunk they made me in the glow of the altar candles!
How clear, how evident it seemed that these words were the measure of all things!
How incomprehensible it seemed to me that other words were also important to people, where every one of them could mean only damnable dissipation and the loss of the essential!
Even today I stand still when I hear the Gregorian chant and for an idle moment I am sad that the old drunkenness has been wiped out irrevocably by rebellion.
A rebellion that shot up in me like a flame from the first time I heard these two words: sacrificium intellectus
** – definition added by me: (Latin: sacrifice of the intellect) – the more or less enthusiastic subordination of reason to faith, often thought to be a duty in religious cultures.


How are we to be happy without curiosity, without questions, doubt or arguments?
Without joy in thinking?
The two words like a sword stroke cutting off our head, they mean nothing less than a demand to live our feelings and acts against our feelings, they are a summons to a complete split, the order to sacrifice what is the core of our happiness: the internal unity and coherence of our life.
The slave in the galley is chained, but he can think what he wants.
But what He, our God, demands of us is that we force our slavery into our depths with our own hands and do it willingly and joyfully.
Can there be a greater mockery?

In His omnipresence, the Lord observes us day and night, every hour, every minute, every second, He keeps a ledger of our acts and thoughts, He never lets us alone, never spares us a moment completely to ourselves.
What is a man without secrets?
Without thoughts and wishes that only he, he alone, knows?
The torturers, of the Inquisition and of today, they know: cut off his retreat, never turn off the light, never leave him alone, deprive him of sleep and silence: he will talk.
That torture steals our soul means it demolishes the solitude with ourselves that we need like air to breathe.
Did the Lord our God not consider that He was stealing our soul with His unbridled curiosity and revolting voyeurism, a soul that should be immortal?

Who could in all seriousness want to be immortal?
Who would like to live for all eternity?
How boring and stale it must be to know that what happens today, this month, this year, doesn’t matter: endless days, months, years will come.
Endless, literally.
If that was how it was, would anything count?
We would no longer need to calculate time, nothing could be missed, we wouldn’t have to rush.
It would be the same if we did something today or tomorrow, all the same. A million ommissions would become nothing before eternity, and it would make no sense to regret something for there would always be time to make up for it.
Nor could we live for the day, for this happiness lives in the awareness of passing time, the idler is an adventurer in the face of death, a crusader against the dictates of haste.
When there is always and everywhere time for all and everything: How should there still be room for the joy of wasting time?

A feeling is no longer the same when it comes the second time. It dies through the awareness of its return.
We become tired and weary of our feelings when they come too often and last too long. In the immortal soul, a gigantic weariness and a flagrant despair must grow in view of the certainty that it will never end, never.
Feelings want to develop and we through them.
They are what they are because they retreat from what they used to be and because they flow toward a future where they will diverge.
If this stream flowed into infinity: thousands of feelings must merge in us that we, used to a foreseeable time, cannot even imagine.
So that we really don’t know what is promised us when we hear of the eternal life. How would it be to be us in eternity, devoid of the consolation of being someday released from the need to be us?
We don’t know, and it is a blessing that we never will. For one thing we do know: it would be hell, this paradise of immortality.

It is death that gives the moment its beauty and its horror.
Only through death is time a living time. Why does the Lord, the omniscient God, not know that?
Why does he threaten us with an endlessness that must mean unbearable desolation?


I would not like to live in a world without cathedrals.
I need the luster of their windows, their cool stillness, their imperious silence.
I need the deluge of the organ and the sacred devotion of praying people.
I need the holiness of words, the grandeur of great poetry.
All that I need. But just as much I need the freedom and hostility against everything cruel.
For one is nothing without the other. And no one may force me to choose.

(Night Train to Lisbon, Pascal Mercier)

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法國】【中國】【菁英】法国精英统治为何失灵?

法国精英统治为何失灵?

 
二战期间,法国斯大林主义者莫里斯•多列士 (Maurice Thorez) 化名“伊万诺夫”(Ivanov),呆在莫斯科。法国解放之后,多列士回国,并进入政府任职。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 1946年辞职下野之后,多列士接手了戴高乐将军钟爱的一项工作:创建一所大学,即国家行政学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简称ENA),为新的共和国培养高级官僚。多列士当时肯定认为,这个群体正是列宁(Lenin)当年一直在说的“工人 阶级先锋队”。自成立以来,法国国家行政学院为法国培养出无数政界和商界精英,现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是他们中成就最高的一个。

在法国,“痛击”精英的传统可追溯到无数当权者命送断头台的法国大革命时期,不过,现在才是法 国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和整个精英阶层有史以来最低落的时期。在仅一年的时间里,法国左翼和右翼政府相继失去了民心。眼下,法国的失业率创下历史新高,精英 阶层不断爆出新丑闻(最近的一例是,法国预算部长热罗姆•卡于扎克(Jerome Cahuzac)被爆秘密持有瑞士的银行账户)。多列士寄以厚望的精英阶层,如今已严重出问题。
在法国,精英的标志是头脑过人。

法国的精英阶层主要从两所录取严格的大学招募新人,一所是国家行政学院,另一所是巴黎综合理工学院(Ecole Plytechnique,校友们仅用一个“X”来称呼它)。彼得•冈贝尔(Peter Gumbel)在新书《法国达人秀》(France’s Got Talent)中写道:“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一个人的职业轨迹,乃至整个民族的命运,都不会如在法国这般彻底地取决于这个人上的哪所大学。”比如,法国 一些精英之所以在毕业多年后仍会用“上过巴黎综合理工学院”这样的话来自我介绍,原因就在这里。

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每年毕业的学生仅80人,巴黎综合理工学院每年有400名学生毕业。他们毕业后就会被委以重任。皮埃尔•福尔托姆(Pierre Forthomme)是一名高管教练,与许多精英打过交道。他说:“他们工作很拼命。精英不是只知道消遣。”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精英阶层一直成就卓著。从1946年到1973年,法国经历了“辉煌的30年”,法国经济维持了(近)30年的成功。即便是在上世纪90 年代,精英阶层仍然可以宣称自己劳苦功高:建立了第一个互联网雏形——Minitel;修建了欧洲时速最高的高速列车(TGV);与英国联合研制了世界时 速最高的客机——协和飞机(Concorde);说服德国同意创建欧元(法国精英当时认为欧元的建立是欧洲统一的开端,而非终点);创建了法国自己独立的 军事打击途径,至今仍颇具威慑力;并持续将法国视作一种国际语言。这些统治着法国的“聪明头脑”当时似乎干得不错。

从那以后,情况就开始急转直下。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指出精英阶层的缺点:精英统治阶层宣称对所有头脑过人者敞开大门,但事实上已成为一个世袭制阶层。

法国的精英阶层在所有大国中是最袖珍的。该阶层居住在巴黎为数不多的几个高档市区。从3岁起,他们的子女便进入相同的一些好学校上学。20岁出头的时候,法 国未来的领导者们就都互相认识了。社会学家莫妮克•潘松-夏洛(Monique Pinçon-Charlot)和米歇尔•潘松(Michel Pinçon)夫妇这样解释他们的发展轨迹:小时候是“同学”,长大后是“特权伙伴”。

在美国,一名公司首席执行官和一名小说家的轨迹永远 不会相交,而在法国,政界、商界和文化节的精英事实上是打成一片的。在早餐会上,在展览开幕式上,在晚宴中,他们都会碰面。他们会成为朋友,或结为夫妻。 他们互相提供饭碗,掩盖彼此的违法行为,大肆吹捧彼此的新书。(比较一下贝尔纳-亨利•莱维(Bernard-Henri Levy)的书在法国受到的热捧和在海外的冷遇,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潘松-夏洛说,精英阶层是法国各阶层中唯一展现出阶级团结性的一个。 共同的秘密让这个阶层的成员团结在一起:比如,精英阶层中许多人知道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在卧房里有一些特殊癖好,但他们愿意让卡恩去竞选总统,而不愿让巴黎环城公路以外那些“农村人”知道卡恩的“癖好”。仿照英国 作家E•M•福斯特(E.M. Forster)的话来说,这些人宁愿背叛祖国,也不愿背叛朋友。精英阶层的成员打着“友谊”的旗号,为这种互利互惠行为做辩护。事实上(如记者塞尔日• 哈利米(Serge Halimi)等人所指出),这种行为就是腐败。

另一个同样危险的地方在于,这个袖珍阶层(全都毕业于为数不多的几所 精英大学)不可避免地存在思维类似的问题。精英们也不会碰到许多敢于提出不同看法的下属。高管教练福尔托姆说:“一名毕业于法国顶级高校的高管得不到反 馈。他们是孤独的。”他补充说:“这些人希望得到反馈,也赞成团队合作。他们不想孤独,但这个体系已将他们置于权力金字塔的顶端,这样一来,在国家出问题 的时候,民众可以把火气撒在他们头上。”

导致精英统治失灵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全球化。法国精英的培养体系没有着眼于如何让他们在世界上取得成 功,而只是着眼于如何让他们在巴黎的中心取得成功。上过三所精英学校的奥朗德,如今在当上总统之后,才开始把目光投向世界。上月访问中国,是他第一次踏足 那个国家。如今,许多法国人在伦敦、纽约或硅谷取得成功,但这些人往往不再属于法国精英阶层。

精英阶层将不会自我瓦解。然而,一个更可怕的结果正隐隐迫近:2017年的法国大选,可能产生一个真正反精英的总统——极右翼主义者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
译者/吴蔚

【文人】【書】那些被遗忘的书和人

那些被遗忘的书和人

 
手上刚刚拿到一本托朋友从香港带回来的《双照楼诗词稿》,汪精卫的诗词选。余英时和叶嘉莹先生作的序。

我们这些在教科书中长大成人的一代人,往往内心无论如何都会认同毛泽东是那个时代中最伟大的诗词作者,他的诗词的气概和想象力,的确让同时代许多以文谋生的 人都难望项背。但是当我细读汪精卫的这本作品的时候,却深感他实在是一个根本不亚于毛泽东的诗词作者。在古诗词的造诣上,尤其在用词和音律上,汪精卫甚至 比毛泽东更加守礼、严谨。
因人废言在我们国族的历史上实在不是一件什么稀罕事。汪精卫这个中国历史上几乎最大的汉奸,如果不是因为能够看见 这本《双照楼诗词稿》,恐怕我今生都难以体会到原来他是如此高明的一位古诗词作家——甚至能够超越中国历史上许多著名的诗词作家。当然,我知道另外一个著 名汉奸,胡兰成,他对于中国古典文化的理解与领悟、热爱,恐怕有着许多推崇、保守中国文化的名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余英时先生在他所做的序 中,试图探讨的,乃是汪精卫的诗词造诣,以及他在精神层面的痛楚,对于中华民族心灵的完整和宽宏,有着至为重要的意义,而摒弃独断而暴力的因人废言的国族 习惯,又是中华民族现代化成长的一种必须。余先生在这篇序言中,详细考察了汪精卫叛国的动机乃是处于战则中国必亡的预设之上,但是投敌之后却心里极度愁 苦,对于自己和自己行为的痛恨无以复加,虽然个人的动机的确具有明确的作用,但是对于蒋介石的反叛又起着重要的作用。而这一切都体现在他的诗词作品之中。
如果我们能够得以详细地研究汪精卫的诗词,并且从中体会汪本人在整个政局中行动与行为的真实意图,那么,我们对于这个人,对于那个时代,就能够有更加准确的把握,也就更能够得出那个时代历史的真实面相。

一个足够现代与宽容的国家,能够允许即便是在历史上犯有重大罪行的人得以呈现他的言行。也惟有这样,这个国家的心灵健康才能够得以良好的建设。用暴力与消灭的方式取消掉那些我们认为恶者的言论,也就是取消掉了我们民族历史的完整性。
许 多人都非常熟悉汪精卫在早年反清被捕时的两句名言,“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这两句的确极有气派,不过我更喜欢的是整首诗《被逮口占》的意境:衔石成 痴绝,沧波万里愁;孤飞终不倦,羞逐海浪浮。姹紫嫣红色,从知渲染难;他时好花发,认取血痕斑。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留得心 魂在,残躯付劫灰;青磷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全本《双照楼》中,这种水平的诗词俯拾遍是。而余先生亦非常推崇汪晚年的一首词,1943年的 《朝中措》(包括题记):重九日登北极阁,读元遗山词至‘故国江山如画,醉来忘却兴亡’,悲不绝于心,亦作一首。城楼百尺倚空苍。雁背正低翔。满地萧萧落 叶,黄花留住斜阳。阑干拍遍,心头块垒,眼底风光。为问青山绿水,能禁几度兴亡。余先生写道:“这时他出任所谓‘国民政府主席’已三四年,而词中流露出来 的思想和情感竟和亡国诗人元遗山如出一辙。……汪的诗词基本上可以用‘诗言志’或‘言为心声’来加以概括,其中所呈现的愁苦决不可能是为了‘求诗好’而伪 装或夸张出来的。”

我也同意余先生的判断,无论汪精卫的诗词多么精彩或者他所表现出来的心绪多么愁苦,或者他叛国的动机多么高尚,都无法消除他叛国行为的罪恶。但如果因为汪精卫所作出了叛国的罪恶,而根本取消了他的诗词的存在,也是一种并不轻淡的罪恶。

汪精卫因着他无可争辩的叛国,而被长期取消了作品存在的权利。另外一些人,在历史的种种境况和处境中,也被取消了作品存在的权利。中共在延安时,有一起非常 著名的案子,就是“王实味事件”。作家王实味1937年到达延安之后,对于在延安的许多做法颇有意见,于是写作了许多散文,对延安提出了批评。1943 年,王实味作为“五人反党集团”的成员被逮捕,1947年被秘密处决。王实味的散文以及其它作品,自然也就湮灭在意识形态的宣传之中,封存起来。直到 1990年,王实味平反之后,才有他的作品集《野百合花》的出版。在之前的漫漫40多年时间里,王实味的作品就如同今天汪精卫的作品一样,因为他本身的存 在就是一种罪过,而无法公布于众。

顾准恐怕今天在我们眼里看来,是一个完全正面的形象了。他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老革命,1935年就加入了共 产党,并在1949年之后在上海的政府中担任财经方面的高级官员。顾准可谓是中国共产党内最早意识到民主问题的先知,在从1952年遭到迫害之后,便寻求 回到古典探索民主的道路。当然,他的书长期是无法得到出版的。直到1990年代,他的《希腊城邦制度》、《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才陆续得到解禁,并在一 段短暂时期内掀起了顾准研究的高潮。

所有的这些人,他们的身前身后,都有着许多的争论、争议,然而,历史粗暴而干净地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把他们和他们的思想著作,从我们的历史中切割出去。
我 还曾经看到一本书,《民国文化隐者录》,作者方韶毅是温州一本杂志的编辑,其中所列举的民国时期并不那么著名的一些学者、文化人的轶事,包括他们的作品。 我记得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惊异于原来这些名不见经传的“隐者”,在民国时期的文化界中,不仅仅拥有众多在文化界中的关系,并且他们曾经深刻地影响了对于 我们的历史和文明十分重要的一些人。而他们的作品,自然由于历史烟尘的重重覆盖、意识形态的教化、成王败寇的现实,和传承的断裂,早就湮灭了。

在中国当代的语境中,“历史是人民创造的”成为一句老生常谈。可是真正考察历史的时候,我们却发现我们只沉浸在短小的一个人物名单之中,比如共产党方面的一 些英雄,或者民国时期的一些大家。而民国文化隐者录中所提到的一些人名,刘节、蒋叔南、莫洛,哪曾有人记得?人民,恰恰是由这些人名所构成的呀。他们的行 为和思想,构造了整个中国文化的完整性。

因为不能原谅汪精卫,所以封杀了《双照楼》;因为王实味是反革命,所以《野百合花》湮没;因为顾准 被打倒,所以《希腊城邦制度》被封存。这就是我们这个民族对待异端和异端思想的一种简单而粗暴的处理办法。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中国文化集体记忆的组 成部分,无论是良是恶。

我们知道大奸臣蔡京是书法大家,知道秦侩写得一手好诗词,知道和珅是一个戏曲大师。但我们无法原谅他们的人格,所以我们封杀了他们的作品存在。一个民族,留一半,去一半,如何能够成为一个完整而高大的民族?

那些被遗忘的书和人,都是我们这个民族宝贵和珍视的财产,他构成了我们民族的整体。惟有认识到所有的人都有着同样的存在价值,而所有的思想都有着可宝贵的面相,并且允许所有的思想与异端的存在,我们的民族才可能成长为一个真正拥有强大灵魂与心灵的民族。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薛莉)

【著作權】【財產權】【駭客】谁为黑客之死负责?

谁为黑客之死负责?

 
今年1月,年仅26岁的亚伦•斯沃茨(Aaron Swartz)自杀身亡。他生前一直自视为信息时代的自由斗士。这位魅力非凡的程序员、反版权人士两年前被捕,原因是他侵入了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计 算机网络,并从仅对注册用户开放的大型学术数据库Jstor下载了480万篇文章。联邦检察官想对他进行严惩,控告他犯有两宗网络诈骗罪,并违反了措辞模 糊的《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Computer Fraud and Abuse Act ,简称CFAA)中的11项规定。

斯沃茨的一 些朋友、家人和崇拜者指责奥巴马政府的司法部对他穷追不舍,也指责麻省理工对此几乎坐视不理。两位麻省理工教授与一名前联邦检察官近期发表的一份报告认 为,麻省理工不应为斯沃茨之死负责。这两位教授是计算机科学家哈罗德•埃布尔森(Harold Abelson)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报告认为,麻省理工采取了一种中立的态度,尽管有些缺乏同情心。麻省理工校长拉斐尔•赖夫(Rafael Reif)声称,他“确信,麻省理工对此事的处理是合理、恰当和善意的”。他说得没错,但要认清这一点,就必须把斯沃茨一案中涉及的政治问题与这场悲剧本 身区分开来。

斯沃茨生前对知识产权的看法相当极端。他在“开放获取游击队宣言”(Guerilla Open Access Manifesto)中写道,“这种分享行为被称为盗窃或盗版,仿佛分享知识财富是相当于抢劫一艘海船并杀害船员的道德败坏行为。但这么做并非不道德,而 是道德规范的必然要求”。斯沃茨的支持者同意这种观点。浏览《连线》(Wire)上一篇文章的评论部分,可以读到他们举出的各种理由。19世纪的法国哲学 家皮埃尔-约瑟夫•蒲鲁东(Pierre-Joseph Proudhon)曾提出,“财产权即盗窃”。当代共和党人主张,政府即盗窃。斯沃茨的支持者吸收了这两种观点,提出了以下种种观点:斯沃茨窃取的学术论 文并不真正属于Jstor,因为有些研究项目是由政府资助的;复制文件不算盗窃,因为这种行为不会导致原来的所有者失去文件;大学在促进知识传播方面肩负 的责任,高于尊重知识产权的责任;等等。斯沃茨之死没有使这些观点变得更崇高,但也没有使这些观点变得不足为信。人们对知识产权的看法正在改变,无论你喜欢与否。

斯沃茨之死之所以令麻省理工感到尴尬,部分原因在于,该校认同斯沃茨的想法。埃布尔森等人的报告热情赞扬麻省理工的“黑客文化”, 该校甚至热烈推崇“出于善意的破坏公物行为”。报告称, 麻省理工的主要过错在于,毫不在意地坐视“黑客伦理、开源理想、存在疑问的法律以及检方的穷追不舍行为之间发生毁灭性冲突”。在剑桥城的两所精英大学—— 麻省理工和哈佛,校警的传统职责就是保护在校生、不让地方警局直接找上他们。当麻省理工校警叫来剑桥城警方的计算机专家、后者又通知了联邦调查局 (FBI)特工时,没有人想到追踪的结果会指向一名参与了政治活动并且精神抑郁的年轻理想主义者。尽管斯沃茨不属于麻省理工,但埃布尔森等人的报告听上去 像是在代表麻省理工为校方与检方以及联邦当局合作致歉。

在事先不知道斯沃茨有自杀企图的情况下,麻省理工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刻意保持中立。报告的几位撰写人指出,假如麻省理工从宏观层面综合考虑的话,可能会说服当 局从轻处理。报告原话是:“被告是一名对互联网技术做出了巨大贡献的知名人士,这是校方没有考虑到的因素之一。”换句话说,如果麻省理工愿意祭出当今阶级 体系中的两张王牌——教育工具和名气,那么它原本是可以帮助斯沃茨的。

人们之所以看不懂这个案例,很大部分原因在于他们没有注意到该案的阶级属性。美国国会两名议员佐薇•洛夫格伦(Zoe Lofgren)和吉姆•森森布伦纳(Jim Sensenbrenner)提出要设立一项“亚伦法”(Aaron’s Law)。该法将对《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进行一些明智的纠正,比如禁止对被告提出太多项指控,就像检方对斯沃茨提起11项指控那样。但检方欺负被告其实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人可能意识不到这一点。如今,“上层”阶级正联合起来、向政府执法部门发起正面挑战,矛头直指《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因毒品相关法律被政府找上的穷人遭遇更惨。

麻省理工的报告称,该校不应为斯沃茨之死负责,这个说法是正确的。但报告撰写人声 称对麻省理工“未能充分考虑信息政策的大背景”,因而“错过了在我们引以为豪的领导力方面证明自己的机会”感到遗憾,这个说法是错误的。这样的机会从始至 终都没有存在过。麻省理工的教职员工主导了报告的撰写,并塑造了未来科学家的思维。但遗憾的是,防止自杀行为和改革美国刑事司法体系,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本文作者是《旗帜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高级编辑
译者/吴蔚

日本为何对历史反省不彻底? 【日本】【政治】【二戰】

为恶人辩护的“魔鬼律师” 【法律】【奇人】【犯罪】

为恶人辩护的“魔鬼律师”



法国人雅克•韦尔热斯(Jacques Vergès)是反殖民主义者、反传统主义者、律师,他以为当代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一些罪犯辩护而扬名世界。他还有颗“不知天高地厚”的心。2008年 接受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采访时,他谈到了20世纪70年代自己曾经人间蒸发七年之久:“看着自己的讣告让我很开心,上面写着一个天赋甚高的年轻男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8月15日,韦尔热斯真的去世了,享年88岁。同行乔治•基耶日曼(Georges Kiejman)称他是“一个迷人而又神秘的人。我们这一代有两三位不平凡的律师,他是其中之一。”

韦尔热斯或许是史上最为好斗的律师。17岁那年,他参加了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领导的自由法国运动,英勇作战。但他也为绰号“里昂屠夫”的纳粹分子克劳斯•巴比(Klaus Barbie)辩护过。读他的委托人名单,如同是给一群邪恶之徒点名——除了巴比之外,还有绰号“豺狼卡洛斯”(Carlos the Jackal)的委内瑞拉恐怖分子伊里奇•拉米雷斯•桑切斯(Ilich Ramírez Sánchez);柬埔寨前国家元首、被控犯有反人类罪的乔森潘(Khieu Samphan);以及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任下的伊拉克副总理塔里克•阿齐兹(Tariq Aziz),而萨达姆也是韦尔热斯的客户。

当被问到假如有机会是否会为希特勒(Adolf Hitler)辩护时,韦尔热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挑衅地补充道:“我甚至会为小布什(George W Bush)辩护,但只能是在他同意认罪的情况下。”在自传《聪明的捣蛋鬼》(The Brilliant Bastard)中,韦尔热斯写道“我的伦理就是对抗每一条伦理。”难怪他后来成了终极魔鬼律师。

韦尔热斯于1945年加入共产党,之后进入巴黎大学(University of Paris)攻读法律。他后来成为殖民地学生协会(Association for Colonial Students)主席,并就此与柬埔寨的波尔布特(Pol Pot)建立了联系。他曾说波尔布特“并不是没有幽默感”。

反殖民主义是韦尔热斯一生不变的思想。他在泰国出生,父亲是法国外交官,但因为娶越南人为妻而被迫离任。他在法属印度洋岛屿留尼汪长大,他说在这里亲眼目睹了歧视。“我从儿时便开始体验殖民主义的意义,”他向《明镜周刊》表示,“我很小的时候便鄙视它。”

这有助于解释他后来为何投身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FLN),参与摆脱法国统治的独立斗争。他接的第一桩大案是在1957年,那是他毕业两年之后——他代 理的被告是阿尔及利亚人贾米拉•布希雷德(Djamila Bouhired),因为在咖啡馆里埋设炸弹炸死11人而面临死刑。

官司看来必输无疑。但在韦尔热斯运作下,布希雷德成功获释,这让韦尔热斯名噪全球。1963年,他与布希雷德女士前往中国,见到了毛泽东。两人结婚,但后来分居。

在布希雷德受审过程中,韦尔热斯使用了一种他后来称为“决裂辩护”(rupture defence)的策略——将法庭作为舞台,公开谴责当局犯下的种种不公,而诉讼正是以当局名义进行的。

就阿尔及利亚而言,这意味着强调法国政府的恶行,以及辩称法国法官的价值观与被告相冲突。他将这种逻辑延伸到历史上的一些例子,例如纽伦堡审判。“纳粹无疑 是有罪的——我毫不质疑这点,”他曾经向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表示,“但审判他们的是谁?法国人?法属殖民地还有强迫劳动。他们把村子里的黑人赶到 一起,用枪口指着他们,逼他们干活。”

40年前的那次失踪——甚至与亲人脱离了联系——增加了一层神秘感。有不同传言声称他参加了柬埔寨共产党或他支持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甚至还传说他与一或多位非洲独裁者在一起。回顾那些年,他通常只说一句话:“我去了镜子的另一边。”

在其他方面,韦尔热斯乐于谈论他的生平。他不时地吸一口雪茄,他说,是切•格瓦拉(Che Guevara)教会他抽雪茄。2007年,他参加了一部纪录片的拍摄。片中,导演巴尔贝•施罗德(Barbet Schroeder)探究了韦尔热斯与委托人的关系以及他们的案件。施罗德当时曾对《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表示:“他是个狡猾的人。”一年后,韦尔热斯更进一步,亲自撰写并主演了《连环辩护人》(Serial Defender),他以这部两个小时长、现场演出的戏码为载体,表达自己富有戏剧色彩的思想。

这种表现力一直陪伴韦尔热斯到最后一刻。235年前,启蒙时期的哲学家、法国的另一位反传统主义者伏尔泰(Voltaire)去世。235年后,韦尔热斯死在同一所房子里。

译者/徐天辰

律师的不道德之殇【法律】【專業】

律师的不道德之殇



日前,我们收购了一家企业。按照惯例,参与交易的有四拨、而不是两拨律师,律师费高达数十万英镑。但至少其中大部分估价都是事先约定好的。但有一家律所在交易完成前两天宣布,打算将费用从当初报的3.5万英镑涨到11万英镑。

我很不理解,他们怎么还胆敢自称专业人士。这种行为就像是粗犷的建筑工人要装成唱诗班男孩的样子。任何其它服务的提供者,都决不敢以这种惊人的傲慢态度行 事。但不知为何,律师们的地位会上升到如此高度,以至于他们中的许多人似乎认为自己是异类,无须受制于其他商界人士努力遵循的行为准则和公平交易原则。

不幸的是,现代社会的复杂特性与律师这个职业完全契合。习惯于怪罪他人的文化和无所不在的权利感,鼓励越来越多的公民在遇到各种事故或争执时选择采取法律行 动。“不胜诉不收钱”式律师的兴起,也助长了没有意义的无理缠讼。离婚、诽谤、医疗事故、专利钓饵公司、薪酬索偿、人身伤害、产品责任、反垄断——在生活 中的方方面面,体制的进化方向似乎都是在适应法律这个行当,别无其它。在过去的年代,道德标准决定了律师很少会站在嫌犯的立场上。而在21世纪,当竞争和 物质主义在数以千计的执业律师中泛滥成灾时,情况还是如此吗?

商业交易涉及了太多法律上的繁文缛节——这都是那些精通法律的朋友们在暗中推动。法规与风险规避意识都对律师有利。对诉讼的恐惧攫住了学校、企业、慈善机构、理事会、保险商——不妨想想看,在任何地方,遵纪守法的机构都对被起诉感到惊恐。在很多情况下,被告往往宁愿达成和解而不愿据理力争,这只是出于法律成本的考虑。

像 欧盟委员会(EC)这样的机构是巨大的机器,为律师们创造了利润丰厚的工作。而在美国,大型律所是与自身利益相一致政党的主要赞助人。而且,尽管科技的显著进步本应惠及律所——并因此也惠及其客户——但律师的工作效率却有所下降,而近些年他们的收费费率,却将通货膨胀远远抛在脑后。还有哪个星球上,会出现律所高级合伙人薪酬是最低工资标准100多倍的现象呢?

研究显示,律师造成了巨额的财富流失。200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侵权行为体系的年度经济成本是8650亿美元。然而符合其定义的行为越来越多。在英国,执业律师的数量从1979年起以每年4%的平均速度增长。我曾经的工作地点隔壁 就是一所法学院——每次我路过这所学校都感到绝望,纳闷为什么那么多聪明的毕业生,最终只会破坏我们的社会价值、阻碍创新、给企业造成负担、并削减就业。

认为律师是没有道德的职业杀手的想法并不新鲜。莎士比亚(Shakespeare)就曾经在《亨利六世》(Henry VI)中写下一句令人难忘的台词:“第一件该做的事,是把所有的律师全都杀光。”当然,法律行动并不存在于真空之中:还需要诉讼当事人的参与。而我对恶意 诉讼者的厌恶要远甚于律师。这些患有强迫症的原告,往往有着见不得人的阴暗秘密。罗伯特•马克斯韦尔(Robert Maxwell)就是其中最糟糕的案例,这个丑陋的养老基金强盗曾起诉过报纸、银行家、工会——几乎涵盖了一切可动的生物。

西方社会对律师过于依赖。我们必须重新发掘个人责任,并运用仲裁等方式来解决冲突——并彻底避开律师。和我共事的也有很多值得尊重的律师,他们从事着有价值的工作:但他们的职业正遭受劣币驱逐良币定律(Gresham's law,又译格雷欣法则)的严重困扰。那些有控制欲的律师应该从事一些更富创造性的工作,例如开办一家制造企业,而不是试图摧毁世界最杰出的制造企业之一 ——可怜的老丰田,如今正面临大量诉讼,正是因为律师们使得对丰田车突然加速现象的恐慌加大。

译者/管婧

2013年8月15日 星期四

【政治】【中國】【228】台湾“二二八”纪念碑的启示

中國的進步派和民主派人士之利益未必與台灣同,甚至一定不同
但理想面普世價值與現實面兩岸縱橫,其串連是可評估的
因為獨統的光譜吸收了大量的資源,獨 避 操盤中國,統 趨 賤賣台灣
都非常不利於台灣的策略彈性

簡言之,獨的話中國的七國八國論的切入是必要的小國綜橫,難度當然超高
即便統,我們上一代這一代壯痛,但趁好價錢時,替下一代創造新的共同體空間
走向第N新共和,也比自甘墮落特區化,好10,000倍

隨談。有四個面向(政經史哲)需開大辯論線

---
2013年08月13日 06:13 AM

台湾“二二八”纪念碑的启示

在台北市总统府前的公园路右侧立有一“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碑文全文326字。其中最重要的一段抄录如下:
“昔日威权体制下,统治者高高在上,迫害人权,剥夺自由,造成无数生命的陨落、家庭的破碎和种种不公不义,举国上下遂长期处于不安与恐惧之中。1990年代之后,在国人流血流汗,持续努力下,台湾走出威权统治,逐渐形成自由民主的社会。”
这 块碑主要用于纪念蒋介石进驻台湾后1947年到1987年中受政治迫害死亡的人,总人数估计有三万左右(根据台湾行政院1992年的调查报告,死亡人数在 1.8万到2.8万人,编者注)。其中已得到抚恤金的有一万三千人,他们之中大部分死于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的前后。当时蒋介石忙于在大陆的对共产 党作战,台湾的事由陈仪主持。原本台湾群众非常欢迎摆脱日本的异族统治,回归大陆。但当时国民党不但腐败,而且蛮横无理,激起台湾百姓的强烈反抗。因国民 党的治安人员打死一名摆小摊的妇女,激起几十万人的反抗。当局不但不检讨错误,反而将其当做是反政府的政敌所为,于是采取极端的高压手段,在马路上开枪扫 射,进而入户搜查,逮捕和处死,形成白色恐怖,前后杀死大约两万多人。其中有许多是教师、医生、学生和社区工作者,其中知识分子占的比例相当高。
“二 二八事件”至今已经过去66年。但这事件造成的恐怖气氛并没有完全烟消云散,它成为台湾政治生活中无法遗忘的记忆。所以在时隔61年后的2008年4月7 日,台湾树立了这样一个纪念碑,相应的各种纪念物纷纷也建立起来,包括“228事件”纪念馆和纪念雕塑,这些纪念物都在说明中国社会追求自由平等的艰难历 程。
“二 二八事件”发生在台湾。在大陆也有类似的事件,那就是1951-1952年大张旗鼓地“镇压反革命”运动。那次运动杀了七十多万人(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徐子 荣的报告称共杀反革命分子712000余名),为台湾“228事件”的二三十倍,但就人口比例而言倒远低于台湾,当时台湾人口大约是900万,大陆是 5.3亿人。不过后来大陆又以“反革命”罪大批地杀人,像张志新、遇罗克、王佩英、林昭等,死亡人数至今还是个秘密。一个政权屠杀反对自己政权的人,在现 代政治中是完全说不过去的。好在现在不论台湾或是大陆都不再杀反革命了,尽管大陆还在抓政治犯。其他国家杀政治上的反对派也越来越说不过去,这是全世界的 大潮流,是人类总体上的进步。
我特别注意到这块纪念碑的树立者。碑上写的是: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委员会谨立。一个“委员会”到底代表 谁?很不清楚。但是这块碑立在总统府前面,而且不光是有纪念碑,还有纪念馆和巨大的雕塑,可见是得到政府承认的。现在的统治者未必对66年前的白色恐怖负 有多大的责任,他们同意树立这样一块碑是比较容易的。但同意树碑的真正意义在于:认可不能再屠杀政治上的反对派。更为重要的是,“二二八事件”纪念碑虽然 只针对“二二八事件”而言,但是碑文中说的是“白色恐怖”,这就表示是对一切反对派都是适用的。碑文的最后一段写道:“保障人权,追求社会公平正义,是民 主国家所服膺的普世价值。我们不仅要追求历史真相,追究责任,更应记取教训,使执政者不再重蹈覆辙。因此建立纪念碑,祈愿台湾从此成为民主、自由、人权和 正义的国家。”
反观大陆的情况,至今没有“红色恐怖受难者纪念碑”。“红色恐怖”杀的人不可谓不多,而且不仅仅是反对共产党的人被杀,共产 党自己的人也被杀。共产党杀害的共产党人比国民党杀的共产党人还要多,更不用说死于三年灾荒的三千多万人,中国政府至今没有正式承认因饥饿而造成的死亡人 数。不要说纪念碑,连承认有责任都非常困难。
“二二八”纪念碑是2008年树立的,是五年前的事。大陆至今在这方面毫无动静,我们期待大陆 当局能够勇敢地前进一步。首先承认死人的事实,其次公布死亡的人数,最后承担道义的责任。现在的执政者并无过去杀人的责任,应该比较容易为过去的错误认 错。所谓承担责任在形式上也不过是一句话,未必会有人被起诉,但却能够为中国社会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和谐、团结的新时代。我有充分的信心,大陆的这 块碑或迟或早一定会树立起来的。因为人民追求正义的愿望是不可抗拒的。
(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 霍默静 mojing.huo@ftchinese.com)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探寻中国经济增长之路【經濟學】【中國】

2013年07月09日 06:15 AM

探寻中国经济增长之路


编者按:中国经济正处于多重转型之中,高增长能否持续引发诸多争议,现实与理论都亟待更新,后发优势与后发劣势的争辩犹在耳畔,林毅夫教授的“新结构经济学”备受关注也源自于此。
本文为韦森教授为林毅夫教授的“新结构经济学”新著的综合性评述,曾发表于《经济学(季刊)第12卷》,现在经过作者同意授权,FT中文网首发网络修改版,期待引发进一步争鸣与探讨。
全 文共分为四节,FT中文网将第一二节合为上篇,第三四节合为下篇。第一节引言对新结构经济学的宏旨做了简要评论,第二节对林毅夫的理论进展和贡献进行了较 细的探讨,第三节讨论了新结构经济学存在的基本两个问题。韦森教授指出,这一新结构经济学实际上仍然是“制度缺位”,并认为只有在现代宪政民主政制下,林 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的GIFF框架才能得到真正的实施和运用。最后在第四节余论,韦森教授提出尽管理论经济学在当代有了巨大的发展,但人类社会的经济运行 目前看来还是一个“必然王国”。

1、引言:经济学家的天职与使命

20 多年来,林毅夫教授坚持不懈、持之以恒乃至可以说殚思竭虑地从资源禀赋、比较优势、企业自生能力的理论视角来不断创新、发展和完善他的经济学理论,以此来 探究、发现和展示各国现代经济增长的一般法则。如果说2009年林毅夫在剑桥大学所作的马歇尔讲座已经基本上奠定了他的经济学理论的基本框架的话,那么, 在世界银行任首席经济学家和高级副行长4年后,通过在当今世界范围中对许多国家经济发展路径和现实经济状况的实地观察、研究和思考,尤其是通过与多国政府 领导人以及靠近政府决策层的经济学家们所进行广泛的沟通与交流,使他更能从一个理论经济学家的高度和宽广视野来验证和发展其经济学理论框架。作为世行4年 的工作和研究的理论成果,他把先前已经初步构建的一国“资源禀赋(endowments)―比较优势(comparative advantage)-企业自生能力(viability)-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发展战略(strategy)—经济发展(economic development)”的理论框架(为方便期间,以下我把它简称为“ECVSE”框架),转化发展出了他的新结构经济学(New Structural Economics,简称NSE)的分析框架。从世行一卸任回国,毅夫就带回来了他的三本新著作的中译本《新结构经济学:反思经济发展与政策的理论框架》 (林毅夫,2012a)、《繁荣的求索:发展中经济如何崛起》(林毅夫,2012b),以及《解读中国经济》(林毅夫,2012c),从而为他4年世行高 职荣任交了一份富有成果的答卷,也向中国经济学界的同行们和国人带来了他的新研究成果。令人更为称道的,他新提出的这一建立在ECVSE理论分析思路上的 雄心勃勃的NSE分析框架,一方面旨在理论化现代经济增长的一般法则,另一方面又意在为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领导人和靠近各国政府决策 层的经济学家们提供一个可操作实施的“经邦济世”的政策指导“路线图”。

在《繁荣的求索》一书中,林毅夫(2012b,第17页)自己解释 道:“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应该像李冰一样,为自己所生活的那片热土做一些促进繁荣、惠及千秋万代之事;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像王阳明一样,拥有独立思考 和知行合一的能力,并且即使在逆境之中也要为人民的利益而努力奋斗。这些努力为人生目标赋予了良好的意义。”毅夫的这一自我表白,道出了他的这三本相互关 联的经济学著作的宏旨。

由于林毅夫教授的这一新结构经济学的主要理论观点和现实印证已在世界范围内为一些顶尖经济学家——包括多位诺贝尔经 济学奖得主级的经济学大家——进行过多年的深入探讨,作为毅夫多年的朋友,笔者谨囿于自己经济学的知识范围,尤其是从自己比较制度分析和奥地利学派经济学 研究的理论视角,谈一点自己对这一NSE框架的学习感悟和看法,就教于毅夫和经济学界的方家和同仁。

2、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的三大理论进展与贡献

对 于林毅夫教授的三本新著的理论进展和学术贡献,许多世界著名经济学家如达斯古普塔(Partha Dasgupta)、斯宾塞(Michael Spence)、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福格尔(Robert Fogel)、阿克劳夫(George Akerlof)、谢林(Thomas C. Schelling)、赫克曼(James J. Heckman)、迈尔森(Roger B. Myerson)、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等均已经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这些经济学大师们将林毅夫的NSE框架称作为“真正重要且富有雄心的作品”(Michael Spencer),“将成为重新思考发展问题的一座里程碑”(Joseph Stiglitz),因而把林毅夫誉为“经济发展领域的一位世界级的杰出专家”(Partha Dasgupta)。由于这些世界诺贝尔经济学纪念奖的大师级经济学家们已经对《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框架做出了如此高的评价,本文谨寓于笔者知识储备的 偏狭视角,狗尾续貂,仅对这三部著作的理论贡献谈以下三点:
第一,与毅夫之前的文著相比,甚至与前两年出版的他在剑桥大学所做的马歇尔讲座 的《经济发展与转型:思潮、战略与自生能力》(林毅夫,2008)一书的观点相比,新近出版的这三本著作中所提出的NSE框架更加“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 的核心作用”,因而基本主张“市场应该成为经济的基础性制度”(林毅夫,2012a,第44页、第5页)。

在《新结构经济学》的“导论” 中,毅夫一开始就提纲挈领地道出了他的理论框架的基本思路:“新结构经济学认为,一国禀赋结构升级的最佳方法是在任一特定时刻根据它当时给定的禀赋结构所 决定的比较优势发展它的产业。经济将最富竞争力,经济剩余将最大,资本积累和要素禀赋结构的升级也将是最快的。为了让一国的私营企业进入该国具有比较优势 的产业,要素相对价格必须要充分反映这些要素的稀缺程度,同时这些要素价格只能在运行良好的市场上通过竞争来决定”(同上,第5页)。在其后的分析中,毅 夫及其合作者还具体解释道:“采取市场机制来配置资源……是经济在发展当中遵循比较优势的必要条件。大多数企业是为追求利润而生的。如果相对价格能够反映 禀赋结构中各种要素的相对稀缺性,企业在技术和产业选择上就会遵循经济的比较优势。而这个条件仅能在在竞争性的市场经济中成立。所以,在发展的每一个阶段 上,竞争性市场都是一个经济体资源配置的最优机制”(同上,第88页)。

   新结构经济学建立在市场经济理论基础之上

坚持竞争性市场是人类社会资源配置的最优机制,从而认定市场当为经济运行的基础性制度(institution)这一点,非常重要。这实际上意味着林毅夫的 NSE整个理论,是建立在市场经济理论基础之上的一个分析框架和发展思路。这实际上也意味着这一NSE理论框架是沿着经济学的古典传统和新古典经济学分析 理路的一个创新和发展。正如毅夫在《新结构经济学》一书中所言,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发展经济学作为现代经济学的一个分支一出现,在很长一段时期中这个领域 中较多的经济学家均偏向于主张政府干预,并主要以凯恩斯主义理论框架作为其“分析的主要理论基础”,提倡“统制主义的教条”(dirigiste dogma——印裔经济学家、毅夫和笔者的好友Deepak Lal之语),主张发展中国家通过进口替代和优先发展现代先进产业实现发展中国家的产业升级,从而来纠正“市场失灵”所造成的与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和国民 收入的差异。然而,这一偏向于政府干预主义的第一波发展经济学的理论主张和政策建议,既没有给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带来多大的经济增长,实际上也没有给这些 国家的人民带来多少真正的福祉。从拉美到亚洲、非洲乃至到东欧一些国家,其理论主张和政策导向都好像都被证明是失效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包括计划经济时 代的中国),不但在战后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缩小了,而是拉大了。

如毅夫所见,第一波政府干预主义的发展经济学理论的失效,尤其是1973年之 后在“石油危机”冲击下在西方国家所出现的“滞涨”现象,宣告了这些国家的政府二次战后多年所奉行的凯恩斯主义的破产,也催生了新一波经济发展思潮,而 “后者强调政府失灵,……强调市场在配置资源和提供发展激励方面的基础性作用,在他们的政策建议中忽视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的结构差异,期待结构转变在一个 国家的发展进程中自发出现” (同上,第3页)。这种“受到新自由主义思想启发的第二波发展思潮,关注的是政府失灵,提出了华盛顿共识型的政策”。然而,据毅夫观察,“这种政策也失败 了,未能在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的、包容性的增长,也没有能实现减贫”(同上,第55页)。毅夫还认为,实际上,“20世纪后半期成功的发展中国家并没有 遵循”第二波经济发展思潮的政策主张,且二次战后只有13个国家和地区实现了持续超过25年的7%以上的高速增长(同上,第32页)。基于这一判断和观 察,毅夫及其合作者提出了发展经济学的“第三波经济发展思潮”,在强调“市场应是资源配置的基础性制度”的基础上,同时又扬弃了所谓新古典经济学中所潜含 的“自由放任”(laissez-faireist)精神传统,提出了他的发展经济学的第三波的主要观点: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在协调投资、减少外部性、增长 甄别、因势利导从而促使一国禀赋结构升级和转变方面要发挥积极的作用。

应该说,对于毅夫及其合作者的这第三波经济发展思想,除少数极为偏执 的理论家外,大多数经济学家都会同意,这也是这一NSE框架一提出,就受到了许多经济学家——包括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级经济学大师——交口称赞的主要 原因。然而,如果不细读林毅夫教授的这三本新著,人们一方面可能会囿于成见会误认为林毅夫是位主张政府干预主义的经济学家,另一方面又可能会把他的这一 NSE框架理解不过是建立在新古典主义经济学自由市场理论基础之上的理论建构。可能正是因为后一点,就连对林毅夫这一NSE理论框架的表示基本同意和支持 的斯蒂格利茨教授也抱怨道:“市场的局限性比林毅夫认为得更为严重——即使运行良好的市场经济体系,本身既不稳定,也并不有效”。斯蒂格利茨还补充解释 道:“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反复发生金融危机的现代资本主义时期,是[1929-1933] 大萧条之后主要国家实行强力的金融管制的短时期。有趣的是,那段时期也是经济增长和增长的成果被广泛共享的时期”(转引自林毅夫,2012a,第47 页)。斯蒂格利茨的这些评论和观点,与毅夫在《新结构经济学》中所坚持和反复强调的“在发展的每一个阶段,竞争性市场都是一个经济体制源配置的最优机制” (同上,第87页)见解,显然是有着一定的差异的。

第二,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的另一个主要理论贡献,是从经济思想和近现代经济史研究的视角 (林毅夫,2012c,第二讲),尤其是根据库茨涅茨(Simon Kuznets)的经济增长理论,明确提出现代经济增长的实质及其普遍特征事实:“持续性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经济多样化和收入增长加速,是现代经济增 长的主要特征”。按照多年来他所坚持的依照各国资源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发展经济和来进行产业升级的基本思路,毅夫在这三本著作中更加明确地提出:“在 长期,生产率增长与结构变迁联系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在同样的产出水平下利用更好的知识降低生产成本,并将资源从低附加值的产业重新配置到高附加值的产业 中去”(同上,第120页)。很显然,也正是因为毅夫特别注重产业升级和技术和经济结构的变迁,他把自己所努力创建的这一发展经济学的新理论称作为“新结 构经济学”。

正是由于多年来特别注重技术变革、产业升级、经济结构变迁在现代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毅夫先在《新结构经济学》一书中回顾了从大 卫•休谟(David Hume)、亚当•斯密(Adam Smith)、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到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和阿兰•扬格(Allen Young)的经济增长理论,并在一方面肯定经济增长理论中“哈罗德-多玛模型”和“索罗-斯旺模型”把技术明确引入增长理论和实证分析中的理论贡献,另 一方面又批评了这些新古典经济学家把技术作为一个经济增长的外生变量来处理的做法,主张“经济增长的新浪潮必须给出一个关于技术变迁的令人信服的理论,让 技术这一长期增长的主要决定因素摆脱新古典模型的外生性假设”。更进一步,这一NSE框架更加强调,“……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创新和各种制度驱动的,这 些制度在那些创新活动受到促进、变革发生所需要的条件已经具备的国家不断演变”;进而主张要“理解技术扩散是如何在国家之间产生并引发或维持经济增长的 ——以及它为什么没有发生在其他国家之间”(同上,第73、72页)。在回答这个复杂的问题上,除了许多经济学家提出的内生增长模型以及甄别经济增长的基 本决定因素的新政治经济学的模型外,毅夫及其合作者多年来一直坚持认为,“因为任一时点上的最优的产业结构,是由其现有的要素禀赋结构决定的,一个国家若 想在技术发展阶段上不断爬升,首先应当改变其要素禀赋结构。随着资本的积累,经济的要素禀赋结构不断演进,从而推动其产业结构偏离由此前的要素禀赋结构所 决定的最优产业结构。为了保持市场竞争力,企业就需要其升级其产业和技术”(同上,第83页)。

正如反复强调“竞争性市场是一个经济体制源 配置的最优机制”的观点遭来了一些对市场运行效率怀疑派的质疑一样,毅夫在这基本新结构经济学的专著中始终并反复强调技术变革、产业升级、产业结构的变迁 在现代经济增长中的作用,也引来同行们一些不同的意见。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林毅夫的这一NSE框架不大像斯密、扬格和杨小凯的经济学理论传统那样更加注重劳 动分工和专业化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因而一些经济学家——如北京大学的平新乔教授就在一次讨论会上讲他更加——相信杨小凯的建立在分工理论上的“新兴古典 经济学”(New Classical Economics,简称为NCE)中的发展理论框架,认为NCE的框架可能比林毅夫的这一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框架更能揭示人类社会长期经济增长的内在机 制。如果按照国际上一些经济史学家所喜欢的术语来表达,现在我们似乎可以认为,杨小凯的NCE增长理论,更强调“斯密型经济增长”(the Smithian growth),而林毅夫的NSE理论框架,则更强调“熊彼特型增长(the Schumpeterian growth)”,亦即“库兹涅茨型增长(the Kuznetsian Growth)”。当然,严格说来,在人类近现代尤其是当代社会中,“斯密型增长”与“熊彼特式增长”是,很难能被完全区分开的,即使我们在两个概念的界 定上做些强行的人为界定,二者也是难分难解,或者说,“斯密型增长”,即分工、贸易、劳动生产率提高所带来的经济增长本身,与技术创新和组织创新所带来的 经济增长(即熊彼特型增长)常常绞缠在一起,且互相作用。因为,在现代社会中,没有劳动和社会分工及其专业化,就很难有科技进步和革命,且科技革命所带来 的经的快速增长没有市场贸易范围的扩大和市场分工的深化的社会条件,也不可能发生和持续。反过来,技术创新和组织创新又必然加深——或者说本身就意味着分 工和交易的深化,因而,在现代社会中,斯密型增长和熊彼特式增长的划分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或者我们只能简单地把二者置放在一起笼而统之地通称为“现代经 济增长( the modern economic growth)”(参Kuznets,1966)。但是,由于在斯密本人所处时代近现代工业革命和机器化大生产方式还并没有发生,且科学进步与技术发明与 创新还没有完全结合在一起,而自19世纪30年代后西方世界经济的快速起飞主要得益于机器化大生产所带来的劳动生产率的迅速提高,因此,至少在分析世界近 现代经济史的过程中,“斯密型增长”和“熊彼特型增长”这两个概念还是比较方便使用的。但是在严格意义上,现代经济增长,或者说自19世纪西方工业革命以 来的经济增长,只不过是加进了科技革命和机器化工业大生产后的斯密动态经济增长,或者说包含了“熊彼特型增长”的广义的“斯密动态经济增长”(参韦 森,2006a, 2006b)。
这里应该指出,杨小凯和林毅夫在经济增长理论分析理路上的这一分叉,并不完全是纯理论意义上的,而实际上则涉及到对经济增长原因及其路径上的理解。在下一节我们重新讨论经济增长中服务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扩张在一国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时,会再回头来探讨这个问题。

  政府的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框架

第三,在前两点的基础上,林毅夫教授提出了在本国产业结构变迁中政府的“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作用,从而把他自己多年来所独创的以“ECVSE”为基本分析理路的发展经济学框架从纯理论探讨走向了可实际操作和可具体实施阶段。

在理论上确认“市场应是资源配置的基础性制度”和“竞争性市场是一个经济体制源配置的最优机制”这一点,又把现代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和普遍特征事实认作为技 术变革、产业升级、产业结构的变迁,那么毅夫就符合逻辑且自然而然地就提出了他的NSE框架的第三个主要经济学主张,政府既不应该完全取代市场,也不应该 无所作为,而应该在经济发展中尤其是在促进企业技术创新、扶植产业升级和实现经济多样化方面起积极的因势利导作用,从而在这三本著作中,进一步提出了政府 在一国经济发展中的“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框架”(Growth Identification and Facilitation Framework, 即GIFF)。

在这方面,毅夫在《新结构经济学》和《繁荣中的求索》两本著作中论述很多,进行了诸多深入探讨和详细解释。譬如,在《新结 构经济学》的“导论”中,林毅夫(2012a,第5页)就指出:“产业结构的升级和基础设施的相应改善需要协调投资行为,并对先行者产生的、无法被私营企 业内部化的外部性予以补偿。没有这样的协调和对外部性的补偿,经济发展的进程将放缓。因此,政府应主动设法缓和协调问题和外部性问题,从而促进结构转 变。”根据增长委员会(Growth Commission)2008年发布的《增长报告:持续和包容性发展战略》中所提出的快速经济增长国家的5个普遍特征事实——即(1)对外开放和利用世界经济;(2)维持宏观经济稳定;(3)保持高储蓄率和投资率;(4)运用市场配置机制;(5)有一个坚定、可信赖且有能力的政府,毅夫认为,有一个坚 定、可信赖、有能力和具有因势利导作用的政府,是在各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采取和遵循比较优势经济发展战略的一个必要条件(同上,第85页)。在《新结构经济 学》一书中,毅夫还提出,自1955年发展经济学家刘易斯(W. Arthur Lewis)提出“离开一个高明政府的正面激励,没有一个国家能获得经济进步”这一点之后,历史证明政府采取有效的主导作用的国家取得快速增长的例子很 多,而政府采取自由放任而不去解决市场失灵问题的国家却很少获得成功(同上,第95)。

在现代经济增长中,政府时要作为,但到底如何作为? 毅夫提出,政府不应该是每一个命令型政府,或利用手中掌控的资源直接参与经济活动和市场竞争的政府,而应该是一个能帮助私人部门利用比较优势的“因势利导 型政府”。这种因势利导型政府,应该“充当健康的新兴产业的助产士”,而不是“一个长期在职的保姆”。

有了这个基本理念和认识,毅夫在《新结构经济学》第3章还具体提出了他的“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框架”(GIFF)的“两步六法”:第一步是确定一国可能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新产业;第二步是消 除那些可能阻止这些产业兴起的约束,并创造条件使这些产业成为该国的实际比较优势。在此基础上,毅夫提出了以下六项具体实施方法:(1)政府可提供一份符合本国要素禀赋结构的贸易商品和服务的清单;(2)在这份清单中,可优先考虑那些国内私人企业已自发地进入的产业;(3)清单上的某些产业可能是全新产业,鼓励外资进入,还可以设立孵化计划,扶持国内私人企业进入这些新产业;(4)关注本国成功的私人企业,为新兴产业扩大规模提供帮助;(5)建立工业园 区和出口加工区,为新兴产业的成长提供良好的基础设施和商业环境;(6)给国内先进企业或外资提供一定激励,如减税或其他优惠政策。毅夫及其合作者希望通 过上述这些“因势利导”的激励措施,可以帮助发展中经济体的企业实现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经济结构的变迁,以达至整个经济体的“有活力的可持续增长”(同 上,第135-138)。

通过这一GIFF框架的“两步六法”,毅夫及其合作者旨在使其新结构经济学的主要思想和理念变成为可以实际操作的政府行动指南。

探寻中国经济增长之路(续)

编者按:本文为韦森教授为林毅夫教授的“新结构经济学”新著的综合性评述。全文共分为四节,FT中文网将第一二节合为上篇,第三四节合为下篇,此为下篇。
第一节引言对新结构经济学的宏旨做了简要评论,第二节对林毅夫的理论进展和贡献进行了较细的探讨,第三节讨论了新结构经济学存在的基 本两个问题。韦森教授指出,这一新结构经济学实际上仍然是“制度缺位”,并认为只有在现代宪政民主政制下,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的GIFF框架才能得到真 正的实施和运用。最后在第四节余论,韦森教授提出尽管理论经济学在当代有了巨大的发展,但人类社会的经济运行目前看来还是一个“必然王国”。

3、构建“新结构经济学”须进一步考虑的两个基本问题

从上一节的分析中,我们已经知道,正是以竞争性市场为基础性制度,并以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和结构变迁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林毅夫教授提出了他的新 结构经济学的政策主张:政府应起积极的“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作用,以推动本国产业升级以及技术和经济结构变迁为主要特征的现代经济增长。现在看来,这一 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框架,不但逻辑自洽,而且对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制定本国的经济发展战略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然而,这一新理论框架显然还有一些理论和现实 问题需要进一步思考和探索。这里,笔者谨提出以下两个问题,供毅夫和关注这个问题的经济学界的方家和朋友们参考。

 NSE分析框架与 “制度缺位”

问题一:NSE和其中的GIFF框架的实际运行,从理论上要求和假定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及其政府领导人的行为模式?与之相关联的根本问题是,这一NSE分析框架是否仍然实际上仍是“制度缺位”(institutions free)——尤其是政治与法律制度缺位?

从世界近现代史来看,现代经济增长,主要是由科学发明、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变迁所推动的和普遍特征事实的,这应该没有问题。一个国家要通 过不断的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和结构变迁来发展经济,首先要考虑自己的资源禀赋,要按资源禀赋所决定的自己国家的比较优势来发展,以渐进性地进行产业升级和 结构变迁,这应该也没问题。在一国的动态发展中,政府要积极作为,要在本国的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变迁中起到积极的“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作用,在新产业的 催生与发展中起到“助产士的作用”,乃在在新产业的创生和产业升级中解决协调问题和外部性问题,具体说来在解决企业融资和提供良好的基础设施和商业环境方 面提供政策乃至资金援助之手,这看来均没有任何问题。然而,所有这些NSE的理论论证,是否整个框架都建立在政府领导人是利他、仁爱和无私的假说之上?依 照毅夫自己的辩护,即使把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假定运用到这一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建构之中,即假定任何国家的政府领导人都是“自利的”,都在进行着个 人及其家庭的利益最大化计算,也不会影响这一新结构经济学的整个分析基础——因为任何一国的国王、总统、总理、主席、或总书记,都会希望并会尽最大努力要 自己的国家经济快速发展,因为这不但会带来更多的政府税收和其他财政收入,也会使自己在历史上留“良好治理政绩”之名。同样道理,任何一个地方的行政长 官,也自然会希望并尽最大努力去推动自己所管辖地区的经济快速增长,以从中达致个人利益最大化(如升迁、政绩之名、收入和个人幸福感)。但是,即使是如 此,这样的分析思路仍然似有两个问题有待深入思考和进一步研究:

首先,如何避免政府领导人在促进科技发明和创新、产业升级以及经济结构转型中运用自己手中所掌握的权力和掌控的资源进行个人和家庭的寻租问题?这个 问题乍看来好像与NSE以及其中的GIFF框架没有直接关系,但实际上却牵涉到这一GIFF框架是否能在各国得到真正实施和是否真正工作的根本性问题。如 果我们假定任何政府领导人都在理论上是自利的,那么,在毅夫的这个NSE框架中,似乎根本没有——或有意识地回避了——现代政治体制中权力制约与制衡问 题,而是假定政府及其领导人有决定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战略、产业升级乃至在解决“协调问题”和“外部性问题”中的完全自由裁量权 (discretion),但不知毅夫想过没有,在解决所有这些经济发展问题上,乃至政府做新兴产业的“助产士”甚至起保姆的“作用”时,政府领导人都要 运用自己所掌控的权力,都要运用自己所掌控的来自税收和其他财政收入的财力资源乃至国有资源来运作,都可能会有自己个人的喜好、偏好以及个人、家庭甚至亲 友的关系在其中,因而在具体做出任何一项资助科技创新、发展新兴产业和促进产业升级的实际操作中,都有政府领导人个人的利益、喜好和关系在其中。在一个国 家和地区的政府及其领导人在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的发展规划以及实际操作和运作中,如果不考虑制度约束和体制变量,而只是理想地提出政府领导人和决策者当怎 样行为和怎样才是最优选择,其现实有效性、可实施性和操作性是要大打折扣的。

这说来并不是无聊的纯理论推理。实际上,增长委员会2008年的研究报告和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中所提供的数据就说明,尽管在过去的数十年中,世 界上的许多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在发展本国经济并使自己国家经济现代化方面付出了持久和不懈的努力,但实际上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只有13个国家和地区 实现了持续超过25年的7%以上的高速经济增长,从而缩小了与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的差距。这一当代世界经济发展演变事实和格局本身,不就说明要把林毅 夫的NSE的原理尤其是把其中的GIFF框架运用到广大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将非常困难?假定这些广大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领导人都认真学习并 接受了林毅夫教授的这一NSE框架和“两步六法”的GIFF框架,他们就能将之运用到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中,这些国家的经济就能迅速起飞?这目前看来将仍 然是个问号。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制度安排、文化传统、商业精神、资源禀赋乃至经济与社会关系方面的诸多复杂和具体的情况,从而使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领 导人都处在变革与经济发展的巨大张力之中。再说,像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智利前总统皮诺切特、秘鲁前总统藤森,乃至菲律宾前 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以及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等等,在他们当政期间,难道不都有一个坚定且强有力的政府?难道他们在执政期间在发展本国经济上不都费了一 些思量,甚至绞尽了脑汁?结果这些国家的经济表现到底如何呢?又如何避免这些国家最高领导人及其家族乃至整个政府官僚阶层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腐败寻租行 为?这难道不应成为毅夫未来新结构经济学理论建构和发展所须应考量的政治与法律制度问题?

即使把毅夫的NSE的原理及其GIFF框架运用到改革后取得了巨大经济成就的当代中国社会中,似乎仍然绕不开上述问题。自1978年以来,以培育和 引入市场资源配置体制和对外开放为主轴的经济社会改革,已经导致中国经济有30多年的高速增长。过去30多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经所取得的伟大成 就,举世瞩目,无人可置否。在过去30多年的经济快速增长中,中国乃至各地政府和企业家一起确实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资源禀赋优势,在引入市场机制和加入世界 经济全球化的分工体系的黄金机遇中进行了技术和资本的引进、科技创新,在这个过程中涌现出了一大批国内的民营企业,从而进行了产业升级和持续不断的经济结 构转型。可以认为,正是这些因素合在一起,才导致了中国经济的快速起飞。这些实事几乎完全印证了毅夫的NSE的基本原理甚至GIFF框架的操作步骤。这里 尤其值得提出的是,在中国过去30多年中,尤其是自中国加入WTO后的10多年来,中国沿海地区的几个特区,以及全国大多数大城市和县城的经济技术开发 区、保税区和科技园,在各级和各地政府的政策引导、支持和扶植下,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这无疑是过去30多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强大推动力和主要贡献 因素。所有这一切,又似乎完全印证了毅夫的NSE及其GIFF框架的基本思路。由此也可以认为,中国是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理论框架的一个巨大的成功试验 场。

然而,在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当今中国社会内部多年来积累下来了大量经济与社会问题,如地方政府的巨额负债,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及一些 高科技企业的巨额负债,还发生了一些负责开发区、高科技园区建设和基建投资的地方政府行政长官腐败寻租的大量问题,如苏州前副市长姜人杰,洛阳市前中共市 委书记孙善武、郑州市前中共委书记王有杰、阜阳市原市长萧作新、原阜阳市前中共市委书记和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甚至原大连市长和原重庆市中共委书记的薄熙 来……,等等。这其中哪个领导人不是坚定、有能力、有想法且在努力发展本地经济甚至在发展高科技园区和推进本地区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上做出了诸多贡献的 “能干的”书记和市长?这些问题难道不应该进入NSE理论框架的未来探讨和思考视野之中?

其次,即使我们避开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领导人在运用自己掌握的权力和所掌控的资源进行个人和家族的权力寻租问题,这一新结构经济学可能还有一个 绕不过且必须回答的问题: NSE理论及其GIFF操作框架假定政府及其领导人在正确运用一国或本地区的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乃至在促进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和结构变迁上要起到 “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的积极作用,那么,这一理论实际上假定各国政府和各地区领导人,以及在计划委员会、发展委员会或其他政府部门的官员有完备的知识。 但是,一个现实问题是:在对本国和本地区的资源禀赋、比较优势、有市场增长潜力的产品和行业和未来各行业的发展前景判断方面,乃自在各企业本身的竞争力和 产业升级的战略选择方面,政府部门及其官员就一定比在生产和贸易第一线的企业和企业家更高明?知识更全面?判断更准确?甄别更确当?指导意见更合宜?
200多年前,在《国富论》中,亚当•斯密(Smith, 1776/1930, p. 421)在谈出“看不见的手”的原理著名论断后,接着就指出:“在把资本用于国内哪些产业方面,以及在其产品能有最大价值这一问题上,处在自己本地环境中 的个人所能做出的判断,显然要比任何政治家(statesman)或立法者为他做出的判断好得多。如果政治家试图指导私人去如何运用他们的资本,那不仅是 自寻烦恼地去关注最没有必要关注的事,而且假定存在一个安全和可信任的政府。把这种权力交给一个荒唐且有很大幻觉地自认为有足够资格行使这种权力的一个 人,甚至交给一个委员会或议会,那是再危险不过的事情了。”亚当•斯密在写作《国富论》时,现代工业和科技革命还没有发生,更没有现代的计算机网络通讯工 具和信息渠道。在21世纪高科技和已经计算机网络信息化的当今世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够完全拿开对市场运行的干预和“调控”之手了,因而对亚 当•斯密200多年前说过的这段话,我们今天研读时是要特别小心。然而,即使在21世纪的信息化和高科技时代的今天,斯密的这句话是否还有一定的道理和参 考意义?一些国家的计划委员会或科技部、发改委的官员们,在本国的科技进步、产业升级和各产业的发展前景、市场需求等等经济运行方面所掌握的知识和所做出 的判断,就比本国企业乃至一些大公司的管理者和科技人员所具备的知识就多?判断就高明?难道一国的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变迁就只是在政府所能正确 甄别和因势利导之下才能发生?

这说来已经不是一个纯理论推导问题了。近些年来,尽管在政府为缓和2008年下半年以来的世界经济衰退对中国经济的冲击而做出的所谓“4万亿刺激计 划”和保增长的宏观政策指导下,国家发改委和各级地方政府部门在促进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升级、建高科技园区和孵化新产业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投入了大量资金 和资源,且在某种程度上贡献了过去几年我国经济的增长。然而,现在看来,这些政府所推动的发展新产业和产业升级政策政策,甚至资金和资源扶植政策,并不是 没有问题的。以毅夫的NSE理论框架的思路和术语来说,过去几年,国家发改委和各级地方政府所推出的“产业升级”和“孵化新产业”的政策,在很多方面不是 顺应了由我国资源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而恰恰可能是违背了比较优势原理而犯了急躁、冒进和揠苗助长地推行“赶超战略” 的老毛病。

对于这一点,在不久前在《FT中文网》上发表的一篇题为《把脉当下中国经济》的 长文中,笔者(韦森,2012)就曾指出,近几年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以及地方政府为振兴新产业,确实做了很多工作,推出了许多新的政策举措,甚至给予大量 资金支持,其主导思想和愿望无疑是好的,也在某些程度上促进了我国经济发展。但是,要看到,这些政策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帮助了企业,有些反而是害了企 业。假如发改委和地方政府扶持一家企业发展太阳能产业,启动资金给了500万元,并给予企业补贴、免税等政策。这种做法表面看似在帮助企业,但有可能是害 了企业。因为,企业要为新产业的新产品形成规模生产,可能会从银行贷款几亿元或几十亿元,或通过IPO从资本市场募集巨额原来建新厂,增加生产能力。但 是,当产品出来了,却发现“不经济”,价格和应用不能为国内外市场所接受,或一些新产品还不能与现有能源行业的产品竞争,结果是生产出的产品卖不出去,而 背上了巨额的银行负债,凭临倒闭和被清算的命运。不久前,媒体暴露出来的江西省最大的民企赛维LDK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无锡的尚德集团,也是这方 面的例子。现在,全国有多少这样在国家扶植新产业政策下错误投资而陷入困境的企业?像这样的企业,像这样的投资,你说发改委和一些地方政府是帮助了企业? 还是害了企业?这不是通过堂而皇之的鼓励新产业发展的政策把一些企业创生出来但最后推向了火坑?最后不是害了一些企业家?

当然,我们这样说并不是主张中国政府不应该鼓励新兴产业的发展,更不是主张科技研发和技术创新上不加大资本投入。我这里是说,只是在我们强势政府主 导的经济运作体制中,在发改委掌握着巨大的政府投资和开发资金的情况下,才有了这样的结果。现在看来,新科技的研发和创新,主要应该是企业和市场的事。除 了中国科学院和各高校、研究院这类科研机构确实需要国家财政支持外,企业的研发和创新,应该是企业在市场乃至在参与国际竞争中自己的事情。一些新兴产业的 创办和发展,也应当是各种创投和风投公司的事。在任何体制下,如果政府掌控大量财力和资源,进行新兴产业的直接投资,其效率都会不如企业和市场,也往往会 产生大量腐败和问题。这才是问题的症结和根源。目前许多中国中小企业面临着关门甚至倒闭的风险,在很大程度上与我们这种体制下政府掌握着巨大国家财政资金 乃至“振兴几大产业”的经济刺激计划有直接的关系。一些民营企业家“跑路”,甚至跳楼,这也可能是重要的原因之一。目前,一些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 集团,已是负债累累,只是它们大到不能倒,从而绑架了商业银行,也绑架了地方政府,使地方政府不能让它们倒闭而已。

上述例子,也反映出了毅夫的NSE理论中GIFF框架被现实应用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限于文章篇幅,这里就不再深入展开讨论了。概言 之,即使我们认识到在当代社会中林毅夫教授所提出的这一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框架有着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但也不能像现在这样“institutions free”,尤其是不能让政治体制和法律制度的分析的维度缺位。笔者的愚见是,在未来的完善和发展中,毅夫的这一NSE理论分析框架,要把现代宪政民主政 制像市场制度一样被视作为现代经济可持续增长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制度条件。因为,只有当政府及其领导人的权力得到现代民主政治安排中的实际制衡了,才 能期望他们能确当且合宜地发挥“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作用。近现代西方世界的兴起和世界范围的国家增长轨迹的“大分叉”(the great divergence)现象,不正恰恰说明并证实了这一点?

金融结构经济是外生还是内生?

问题二:在任何特定一个时期中,一个国家的金融结构是产业结构的外生变量?还是一国经济发展中经济结构及其变迁的内在构成部分?

在与徐立新合作的“金融结构与经济发展”一文中,在《解读中国经济》第九讲,以及在与其他学者合作的新近研究(Lin, Sun and Jiang, 2011)中,林毅夫教授及其合作者均非常全面地回顾和探讨了金融结构与经济发展、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关系,认为“金融在现代经济发展过程中是最重要的 一个环节和部门”(林毅夫,2012c,第192页)。他们认为,金融结构内生于产业结构,产业结构则是由相对要素禀赋的价格所决定的。他们还明确指出: “经济体在每一个发展阶段都存在最优的金融结构”,且高效率的金融结构必定反映实体经济的需求:“从根本上看,要素禀赋状况(劳动力、资本和自然资源)决 定了产业结构,反过来产业结构又离不开与特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金融结构的支撑”。

在现代社会中,一国的产业结构离不开金融部门的支持和支撑,这一点国际经济学界和金融界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毅夫及其合作者在其所撰写的一些文章中 也做了很好的综述。但有,综合考察毅夫的NSE框架及其他与合作者所做的相关研究中有关金融结构与经济发展之间关系的论述,我觉得似有还有下面一系列问题 需要进一步探讨和予以明确解释:“产业升级”是否只是指制造业内部产品生产的升级,或者是指在器物层面从农业-手工工厂-机器化生产-高科技产业的升级? 这包括不包括一国经济结构内从农业、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过渡?或者更窄一点说:金融服务业的发展本身是否也是产业升级的一个内在组成部分?

这里之所以提出这样一些问题,是因为,综合考察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框架,可以看出,这一框架所说的产业升级,大概主要还是指随着科学发明和技 术创新所推动产品制造业的升级,而不是指一国经济结构中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在一国GDP总量中份额的变迁。正是因为这一点,尽管在与徐立新等作 者合作的文章中,毅夫及其合作者认为,金融服务业内生于产业结构,但是,在他的NSE理论框架中,金融服务业的发展仍然是他所认为的制造业部门的科技创 新、产业升级为主要特征事实的经济发展的一个外在的促进因素。
回顾人类近现代经济史,尤其是当代经济史,我们发现,各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并不仅仅表现为科技进步、制造业部门的产业升级,而表现为市场分工 越来越细,生产越来越迂回,更多的交易部门和服务部门的出现,结果是第三产业产值占GDP的比重越来越大,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的比重越来越大,这些都是现代 经济增长的内在构成或者说组成部分。

举个例子来说,近几年来,中国物质生产部门的许多产品的总量都为世界第一了,但是目前中国的GDP总量差不多只是美国GDP现价的一半。这是为什 么?譬如,按照国际钢协2012年年初发布的数字,2011年中国的粗钢产量已经达到6.955亿吨(按中国工信部2012年3月发布的数字,2011年 中国的钢产量为7.3亿吨),占全球粗钢总产量15.27亿吨的45.5%。比日本、美国、俄罗斯和印度的总和还多。2011年,中国的水泥产量也高达 20.85亿吨,占世界总产量的比例已经超过60%。2011年,中国煤炭产量为19.56亿吨油当量,远远将位居世界第二的美国(5.56亿吨油当量) 甩在身后,在全球产量中的份额提升到大约50%。中国汽车产量在2011年达到1840万辆,比美国1370万辆高出了470万辆。2011年,中国的造 船吨位完工量高达6800万吨,也保持了世界第一。另外,按照2011年3月4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到2010年,中国已有220种工业产品产量 居世界第一了,那为什么中国的GDP却不是世界第一而只有美国GDP的一半?其中的原因,就在于中国的服务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发展的落后 ,服务业创造的产值占GDP的比重,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甚至低于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参图1,图2、图3)。

图1、2011年世界主要国家第三产业产值


资料来源:wind, 中金公司数据。
图2、2011年各国第三产业产值占全球第三产业产值比重

资料来源:wind, 中金公司数据。
图3、2011年各国第三产业产值占各国GDP的比重


资料来源:wind, 中金公司数据。
从图1、图2和图3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尽管中国的实体部门的产值远远超过美国,但是在服务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上,中国还远远落后于美国和其他 发达国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落后于印度(按比例)。比如,2011年,中国服务业所创造的GDP占整个GDP总量的份额远远低于美国和世界一些发达 国家,后者平均已占70%以上。2011年,在美国15.9万亿美元的GDP中,服务业所创造的价值超过76%,而同年在中国大约7.5万亿
美元GDP总量中,服务业所创造的份额只占43.1%,尤其是金融服务业所创造的GDP占比,还不到7%(而中国香港这一指标为22%-25%,新加坡为26%,见王力、黄育华,2012)。这一例子充分说明,服务业尤其是其中占很大成分的金融服务业,才是现代经济增长的主要构成部分。另据CEIC DATA数据库的统计数字,1950年,美国制造业的规模占GDP的比重高达27.03%,金融服务业只占11.49%。60年后,到了2010年,制造 业的产值占美国GDP的比重下降到只有11.72%,而金融服务业的占比则提高到了20.7%。由此看来,与其认为现代经济增长主要是由于实体经济部门内 部的产业升级所推动的,不如认为主要是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尤其是第三产业尤其是其中的金融服务业的过渡和转变所实现的。

基于上述事实,我们也认为,尽管在毅夫的NSE框架中将金融服务业在言辞上视作为内生于产业结构又反过来又是促进和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发展的一 个内生变量,但是在这一新的发展经济学的框架中,实际上还是把金融结构及其金融服务业作为一个外生因素来处理的。如何把随着人类经济社会的发展/一个国家 的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在萎缩而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在不断增大这一现代经济发展的另一个主要特征事实置放进NSE的经济结构变迁的框架中来分析和处 理,而不是实际上只是考虑第一产业尤其是第二产业内部的技术创新和“狭义的”制造业部门的产业升级所带来的经济增长?这应该是毅夫的NSE所进一步考虑 ——至少需要进步说明——的问题。如果这样做了,是否将会改进林毅夫NSE的整个分析理路和框架?

到这里,我们也许就能更加清楚杨小凯生前所努力构建的建立在分工和专业化理论基础之上“新兴古典经济学”(NCE)的发展经济学框架与林毅夫建立在 “ECVSE”理路上的“新结构经济学”(NSE)的发展经济学框架的异同、各自的优长和可能的互补了。按照亚当•斯密——阿兰•杨格——杨小凯的分工和 迂回生产(round-about)的经济学分析理路,人类社会越进步,分工越细密,生产越迂回,市场越深化,一个国家的经济体总量就越大,经济也就越发 展,因而在杨小凯的NCE分析框架中,现代服务业部门的不断涌现和服务业部门所创造GDP份额越来越大,应该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内生过程和自然过程;而按照 林毅夫的NSE的理论框架,现代经济增长主要是由于科技革命、技术创新和制造业内部的产业升级为其主要推动力量并构成其普遍特征事实的,因而在林毅夫的 NSE框架中,尽管他与合作者把金融服务业视作为是由产业结构所内生出来的,但实际上是把它作为一个内生于(制造业的)“产业结构”但又反过来对产业结构 升级和技术变迁产生重大和至深影响的“外生变量”来处理的。由此看来,杨小凯的NCE分析框架和林毅夫的NSE理论框架,各有侧重,且各有所长。故此,笔 者这里甚至考虑,也许只有把二者结合起来,且互相取长补短,从而进一步在把分工市场深化理论乃至制度分析真正融入毅夫的发展经济学框架中,进一步改进和完 善NSE理论框架,才能真正构建出未来发展经济学的新的理论“范式”,并为未来各发展中国家提出可操作实施的“经邦济世”的政策指导“路线图”。

余论:人类社会经济运行必然王国中的经济理论之树长青

在《繁荣的求索》一书和其他文著中,毅夫甚喜欢引用当代经济学中的“卢卡斯之问”:“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秘密和机制到底是什么?”在许多地方,毅夫 还直接引用卢卡斯(Lucas, 1988, p.5)教授本人的原话:“一旦一个人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他就很难再去思考其他任何问题了。”经济学中的卢卡斯之问和卢卡斯本人的这一表述,再清楚不过地 表露了林毅夫教授作为一个世界级经济学家的理论志向、学术目标和现实抱负。这些年来,毅夫也确实身体力行地朝着这个宏大的学术目标而精诚努力,殚思竭虑地 进行理论探讨,并且硕果累累。
然而,也许毅夫也注意到了,除了经济学中的这一“卢卡斯之问”外,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S. Benanke)在1995年也提出了“宏观经济学的圣杯”说:“解释清楚大萧条,是宏观经济学的圣杯(the Holy Grail)。大萧条不仅导致了作为一个研究领域的宏观经济学的诞生,而且还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持续影响着宏观经济学家的信念、政策建议和研究进程” (Bernanke, 1995, p. 3)。伯南克还接着指出:“虽然我们还根本没碰到这一圣杯的边儿,但在过去15年里,人们对大萧条的理解已经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同上)。值得注意的是, 作为一个杰出的宏观经济学家,卢卡斯本人也非常热衷于经济周期理论研究,多年来曾在这个领域中发表了大量文章,并于1981年出版了一本《商业周期理论研 究》的文集。在这部文集的结束篇“商业周期理论中的方法与问题”一文中,卢卡斯(Lucas, 1980, p. 712)曾说:“要阐述一门不甚令人瞩目的学科中某一应用领域的发展目标,其勃勃雄心似乎令人生畏,然而,在描述商业周期理论的发展目标中,存在不那么雄 心勃勃的方式吗?”看来卢卡斯本人也无比看重商业周期理论的研究。

一方面是经济学中的有关各国经济增长秘密的“卢卡斯之问”,另一方面则是有关大萧条的宏观经济学研究中的“圣杯”之说。这两个迷人的领域,曾吸引了 许多人类杰出的头脑为之沉迷而奉献终生的研究精力。然而,认真审视一下当下世界经济的基本格局,就会知道,当代经济学中这两大迷人的研究领域,说来并不是 经济学家们理论象牙塔之中闲情逸致的智力游戏,而是深深关系到世界数十亿人民福祉的现实大问题:一方面,自2008年下半年以来,西方国家陷入 1929-1933世界大萧条以来第二次世界性经济大衰退而至今复苏步履维艰、路途漫漫;另一方面,广大发展中国家又长期挣扎于经济增长乏力、发展缓慢、 债务累累且绝对贫困人口还在增加(索罗斯和阿比德最近预计,到2015年,世界仍将有超过10亿人口仍生活于极端贫困状态)的窘境之中。尤其是近一两年 来,就连过去二、三十年快速增长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和南非这样的金砖五国,也开始出现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和下滑的征象,从而整个世界经济的经济前景又 似乎变得灰暗不明起来了。

在此世界经济格局下,一位西方经济学家Barry Eichengreen在评价这次“大衰退”时曾说过:“金融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转引自林毅夫,2012a,第291页)。最近,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2012a)也对30多年来高速增长的中国经济表露了一些悲观看法:“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且他认为“中国的经济、中国经济的发 展、中国的企业和中国的企业家现在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认为过去那种“挣快钱、挣大钱的时代即将过去”了(吴敬琏,2012b)。然而,素来对人类社 会发展前景充满乐观精神的林毅夫教授却认为:“不过,在我看来,发展中国家工业化的黄金时代却才刚刚开始”(见林毅夫,2012a,第291页),并在许 多媒体上表露未来20年中国还有GDP增长超过8%的可能性。

如果判断未来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增长前景?经济学家们基于各自的理论储备、知识禀赋、研究视角以及自己所掌握的资料和数据,自有个人悲观的或乐观的看 法和判断。这说来正常。笔者作为一个学习和研究经济思想、经济史乃至比较制度史的学人,现在得出了以下一个可能一些经济学家并不十分同意的判断:自亚当• 斯密的《国富论》出版以来的200多年的时间里,尽管有无数伟大和具有杰出头脑的经济学家持续不断地对人类社会经济运行的基本法则和机理做了诸多探讨和解 释,但人类社会的经济运行相对于经济学家整体乃至整个人类自身而言,好像还是一个“必然王国”,还不能说已是一个“自由王国” 。由此使我想起了18世纪伟大的德国诗人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有一句名言:“理论是灰色的,惟生命之树常青”。在当下世界,一方面,西方发达国家失业率居高不下,大多数家庭资产缩水,普通和失业家庭生 活窘困,总需求疲软,政府债台高筑,经济复苏步履维艰和路途漫漫,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则长期增长乏力,居民收入提高迟缓,上十亿人处于极端贫困之中,社会 动乱、紧张、冲突乃至政变时有发生;而另一方面,世界范围的理论经济学家们的学术探索却不断深入,新的理论建构乃至新的数学和计量模型不断和大量涌现。故 此,我觉得歌德的这句名言在当今世界甚至可以反过来这样说:“人类的经济生活世界常常是灰色的,惟经济学理论之树常青”。

【菁英】【民主】【自由】民主和自由不是一回事

菁英領導與平民自主的落差。
选举权可能是民众最后赢得的自由,而不是最先赢得的自由。<-- b="">
---
2013年07月15日 06:17 AM

民主和自由不是一回事

自由和民主这两个词似乎已被捆绑在了一起,就像杜松子酒与 奎宁水、劳莱(Laurel)与哈代(Hardy)一样。在许多西方政界人士口中,这两个词几乎是可以互换使用的。2003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 (George W Bush)在宣扬其“自由议程”时,称赞了“2500年民主发展历程中自由取得的最迅猛进展。”
但埃及当前的政治动荡表明,自由与民主并非总是一回事。有时,两者可能互为敌人。埃及自由派人士之所以支持军方发动反对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 (Mohamed Morsi)的政变,是因为他们相信,尽管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领导的政府是民选政府,但它正在对基本的自由构成威胁。
埃及人为加油而不得不排长队,食品价格不断上涨,国内安全形势似乎日趋恶化,这些诚然都是促使数百万人走上街头举行反穆尔西示威的关键原因。

但是,埃及自由运动的关键成员狂热支持罢黜一个民选政府,这也是实情。自由派辩称,穆尔西与穆兄会践踏法庭的权威,恫吓媒体,未能保护妇女与少数族 群的权利,还不断向公共生活中添加伊斯兰主义因素——未来很可能还有更多类似的做法。令人担心的是,穆兄会靠着民主自由上台后,民主自由在这个政党的统治 下反而得不到保障,因为该党从心底里信奉的是,他们只能从真主而不是选民那里获得指示和权威。

存 在同样问题的并非只有埃及。在土耳其,世俗的自由派人士一直在向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领导下的政府与“正义与发展党”(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发出抗议。与穆兄会不同的是,埃尔多安还有扎实的经济成就可以依仗。不过,伊斯坦布尔示威者的部分抱怨与埃及街头的声音没有多大区别。他们指 责土耳其政府侵害公民自由、削弱法庭权威、恫吓记者并支持暗中进行的伊斯兰化,这种伊斯兰化对世俗派土耳其人的自由构成了威胁——无论这种自由指的是喝啤 酒的权利,还是着装“轻佻”的权利。

与穆兄会一样,土耳其正发党也对自由派人士的抱怨作出了回应,称自己的权力是选民授予的。

外界人士倾向于认为,民主与自由之间的这种冲突,是国内有伊斯兰主义政党的穆斯林国家所特有的问题。但这不是事实。眼下,斯里兰卡的民选政府也正忙于破坏法庭的独立性和新闻自由。此外,近年来,莫斯科和曼谷的民众也多次发起了反对民选政府限制自由的示威活动。

在俄罗斯、泰国、土耳其和埃及,这个问题的部分根源似乎在于:相对富足、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城市精英阶层发现自己在选票数量上敌不过国内其他群体,因 此心理上产生了落差——当然就俄罗斯的情况而言,里面还存在一定程度的选举操纵。一旦登上权力宝座,在心底信奉威权主义的民选民粹主义领导人——比如俄罗 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或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能够一面践踏城市中产阶级所珍视的各种自由,一面到小城镇或乡村去争取“真正”国民的支持。

这种行为颠覆了西方的一种普遍假定,即选举权是其他各种自由的根基。实际上,西方自身的历史表明,选举权可能是民众最后赢得的自由,而不是最先赢得的自由。

美國人消費新媒體時間超過看電視【媒體】【電子書】

我關心的是閱讀紙媒的數據。3年內掉了40%
而可以保證的是 : 這現象當然是普世性的

“反宪政”的荒唐逻辑 【政治】【憲政】【工業革命】

“反宪政”的荒唐逻辑


【编者按】:本文为作者在天则20周年庆典活动的发言,经天则所授权刊发,以飨读者。
非常高兴看到天则研究所已经20周年了!这20周年对中国社会的贡献很显著。同时我们也看到20年里,很多方面尤其是思想领域、思想内容发生了很大又积极的 变化,但也有很多方面变的越来越差。刚才盛洪教授讲到十周年的时候,那时候庆祝活动面对的局面比现在还好一些,受到的限制比今天还少,十年来的环境反倒变差了。这也让我想到杨小凯说的后发劣势,因为中国经历的这些变化,从某一种意义上越来越印证他关于后发劣势的判断:由于中国是后发展的国家,经济通过快速 模仿也能莫名其妙地成功,不仅仅在我们还没来得及把原因搞清楚时经济就已成功了,反而让许多人以为所有的经济成就是现有体制造成的,所以就出现了现在看到 的,经济成功后政治体制不仅没有朝着制约政府权力的方向进行改革,反而在相当程度上走回头路,去用治标但不治本的老办法解决表面问题,又把大家折腾一番。 真是印证了后发劣势。

这使我想起我刚刚在清华办的量化历史讲习班,第一位历史学家说“世界历史蛮简单,人类历史几千年里只发生了一件事,其他都不重要,这件事就是1780年左右的工业革命。所以,人类历史上只有工业革命之前的世界和工业革命之后的世界,其他细节都不重要、大同小异”。
当 然,后来我一想,其实中国也差不多是这样,只有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的中国,和洋务运动之后的中国。鸦片战争之前的中国虽然几千年,但人均收入基本维持 在500美元左右的水平,生存方式、生活水准几千年没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以前所谓的汉朝、隋朝、唐朝、宋朝、明朝、清朝,虽然皇帝名字不同、朝代名 字各异,但只有细微的变化,整个社会是静态的,没有太多差别,研究那些不同朝代的方方面面的意义也不是以往理解的那么大!我讲这个话的意思是要说明,许多 人讲“中国历来就没有宪政民主法治,那种体制不也过了几千年,不也是很好吗?”其实,那种说法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在那种静态社会、那种死水一潭的社会里, 过几千年跟过一天、过一年没什么差别,旧制度经历了日历意义上的年数多和少没啥意义,不说明什么问题。关键是现在的中国社会变了,变得跟以前、跟鸦片战争 之前完全不同了,不管中国历史上有没有过宪政民主法治,那不重要,但今天的中国社会没有这些就不行了,制度必须变革!

从1780年开启的工业革命,到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时,正好进行了200年,各种工业技术都相当成熟。中国自1860年代开始的洋务运动,虽然到 1930年代已经把许多现代工业技术和制度带入中国,但抗战和之后的内战拖延、耽误了本可以更多的进程,后来的计划经济和政治运动更是让中国出现倒退,以 至于到1978年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时,留在中国国门门口等着发展的机会实在太多、太大了,这个后发展便车给中国过去30几年带来巨大便利,使我们不用做 政治改革也能快速发展,使中国社会出现至少三方面的大转型:从农业社会向工业化社会转型,从封闭社会向开放社会转型,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人口流动 大大增加,物质财富和金融资源调动能力大大增加,政府掌控的资源和权力空前地高。这些转型变迁要求与历史中国完全不同的治理架构和权力制衡体系。

这让我想起另一个最近常听到的一个说法,包括一些领导在某些场合也说,“不能搞宪政改革,因为你看晚清推动宪政,结果灭亡了;袁世凯推动宪政改革,结果也灭 亡了;国民党推动宪政改革,最后被共产党打败了”。表面听起来这好象蛮有道理,每次一折腾、一搞宪政就会灭亡,但是实际上,从方法论角度讲,这种逻辑很有 问题。因为我们不能只把中国过去100年试过的宪政改革经历作为一个完整的样本来下结论,中国在过去一百年的经历差不多只算一个观察点。严格说,应该把全 球各国在不同历史时期经历过的宪政改革都放到一起,构成一个完整的大样本,看人类不同社会进行宪政改革后的整体经历是什么样子,看总体上宪政改革是否真的 都导致政权或国家灭亡。放到一起来看的话,世界今天有200多个国家,那200来个国家在过去二百、三百年经历的宪政改革,结果是什么样的。放在一起作为 一个大样本看,我想我们能够得到的结论肯定不是“宪政改革导致灭亡”,因为我们熟悉的现代发达国家中,没有哪个不是宪政法制国家,都是宪政法治使它们进入 了长久持续的稳定繁荣,让它们才得以加入现代富有且良序的国家行列。

从这一点我觉得尤其是我们做领导的,稍微不注意,就容易在方法论上、逻辑上出差错,很容易说一些让老百姓听起来觉得有道理但实际上是谬论的东西。说“宪政改革每次都导致政权灭亡”,这让我想起二胡大家阿炳的故事,一个可能犯 的逻辑错误是根据瞎子阿炳一个人的经历去研究如何才能拉好二胡,根据他一个人的经历可能会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任何人想把二胡拉好,就必须先把眼睛弄瞎。我 们知道这个结论很荒唐,可是“宪政改革导致政权灭亡”的结论一样地荒唐!我们不能再犯“因为阿炳是瞎子,所以拉好二胡的前提是把眼睛弄瞎”这样的错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霍默静 mojing.huo@ftchinese.com)

3分鐘解讀前瞻軌道建設研究報告(超商)【數據分析】

多數人都有逛過百貨公司的經驗. 百貨公司就是很典型的分層架構: 越接近大門入口, 櫃位的坪效越高; 越往樓上走, 租金越低人潮越少營業額越降. 為什麼百貨公司要這樣 開呢? 因為按照營收能力順序排列的話, 創造的利潤最大; 反過來把利潤最高的化妝品 擺在頂樓, 湯姆熊放一樓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