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6日 星期日

轉載:20 Most Influential Asian Photographers

An updated list of som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photographers in Asia that we published last year. The 20 names here-in are contributed by the IPA community via an informal poll and post, and serve as a reference to prominent names in Asian photography. By no means is this list complete and exhaustive as it currently is. We hope to add more names as we progress – as a celebration of photography in our part of the great big world.
Which other Asian photographers do you think has been influential, perhaps even in your country or local community? Feel free to add your suggestions in the comments below.

1. Daido Moriyama, Japan 森山大道
Probably the most referenced name from Asia when it comes to contemporary street photography all over the world.

2. Nobuyoshi Araki, Japan 荒木經惟
Master of Eroticism and considered one of the most prolific artists alive or dead in Japan.

3. Raghu Rai, India 
Protégé of Henri Cartier-Bresson and one of the very few Asian names on the Magnum Photo Agency roster.

4. Chien-Chi Chang, Taiwan 張乾琦
Another of the very few Asian names on the Magnum Photo Agency roster, best known for The Chain, his portrait work of inmates at the Long Fa Tang in Taiwan.

5. Eikoh Hosoe, Japan 細將英公
Best known for his psychologically charged images exploring death, erotic obsession, and irrationality during of post-World War II Japan. During his early days in photography, Daido Moriyama assisted Eikoh.

6. Raghubir Singh, India
India’s pioneer and master of color photography and best known for his vivid, complexly layered photographs of his home country.

7. Lu Nan, China 呂楠
Lu Nan is acclaimed for his documentary on patients at mental hospitals and Catholicism in China, and peasant life in Tibet. His photographs were previously distributed by Magnum Agency.

8. Nick Ut, Vietnam 黃功吾
Born in Long An, Viet Nam, Nick Ut photographed what most would argue the single, most iconic image of the tragedies suffered during the Vietnam War.

9. Rinko Kawauchi, Japan 川內倫子
Best known for serene and poetic photographs depicting the ordinary moments in life, Rinko is one of very few celebrated female photographers in Asia.

10. Dayanita Singh, India
Best known for her portraits of India’s urban middle and upper-class families, Dayanita describes herself as a ‘bookmaker working with Photography’.

11. Lu Guang, China
One of China’s most regarded documentary photographers today, Lu Guang focuses on contemporary social and economic issues in China, notably the country’s industrialization and pollution.

12. Tay Kay Chin, Singapore
Singapore’s most respected practitioner, educator and mentor in photojournalism and documentary photography. Kay Chin is best known for his award-winning panoramic documentary of Singapore and his evangelism at PLATFORM, a Singapore photography group he co-founded.

13. Oscar Motuloh, Indonesia
One of Indonesia’s most renowned photojournalists and founder of Antara Gallery for Photojournalism (Galeri Foto Jurnalistik Antara), an organisation involved with curation, education and exhibition.

14. Shomei Tomatsu, Japan
Regarded by some as the man who changed Japanese photography forever, Shomei is part of the Post-War Japan generation of photographers alongside Eikoh Hosoe, photographing iconic images of change and flux in their country.

15. Fan Ho, Hong Kong
Probably Hong Kong’s most awarded photographer, with a masterful body of work in the classical street photography tradition.

16. Takuma Nakahira, Japan
Friends with Shomei Tomatsu and Daido Moriyama, his photobook For a Language to Come (Kitarubeki kotoba no tame ni) has been described as “a masterpiece of reductionism.”

17. Shahidul Alam, Bangladesh
Godfather of photography in Bangladesh, Shahidul founded the highly regarded Drik Picture Agency and Chobi Mela, one of Asia’s premier photography festivals. He also founded Majority World, an initiative formed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indigenous photographers.

18. Erik Prasetya, Indonesia
Regarded as a peer to Oscar Motuloh, Erik Prasetya is best known for his improvisational street photography and documentary journal of Jakarta amassed over 15 years.
19. Chang Tsai, Taiwan
Chang Tsai is known as one of the ’3 Swordsmen’ of Taiwanese Photography during the 1930s to 1950s. Tsai’s most famous quote: ”I am not highly educated. I just use my camera to observe people and things. It doesn’t have to appear artistic.”

20. Alex Baluyut, Philippines
One of Philippines’ preeminent names in photojournalism, Alex is also a founding faculty member of the Diploma in Photojournalism programme at 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

All photographs copyright their respective creators.

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祭Tony Scott


Tony Scott,8/19於洛杉磯之文森特托馬斯大橋跳橋自殺



Scott的Top Gun是我第一部在MTV看的片子。陪我看的同學已經看了數遍,他說他願意再陪我看一次。看完後,老實說:這部還好。




Scott拍的電影,我衷心喜愛的如下: 
The Last Boy Scout的硬漢布魯斯威利(I told you, if you ever touch me again, I'll kill you.

Crimson TideGene HackmanDenzel Washington

The Fan的 Wesley Snipes & Robert De Niro



Spy Game的Robert Redford & Brad Pitt




Déjà Vu中那種不斷重建"未來 - 過去"的感覺


四部沒看過的是片子是 The Hunger、True Romance、Revenge與Domino

個人最愛的是Spy Game 與 The Fan
看Spy Game時,內心浮現世代交接的神聖感:Robert Redford交棒給Brad Pitt 

The Fan結尾上少棒世界冠軍的照片時,我眼淚一直跳,彷彿童年重新結束一遍

年度 片名
譯名 原名
1983年 血魔 The Hunger
1986年 捍衛戰士 Top Gun
1987年 轟天雷 Beverly Hills Cop II
1990年 雷霆壯志 Days of Thunder
1990年 復仇 Revenge
1991年 終極尖兵 The Last Boy Scout
1993年 致命浪漫 True Romance
1995年 《赤色風暴》 Crimson Tide
1996年 狂迷 The Fan
1998年 全民公敵 Enemy of the State
2001年 間諜遊戲 Spy Game
2004年 火線救援 Man on Fire
2005年 女模煞 Domino
2006年 時空線索 Déjà Vu
2009年 地鐵驚魂 The Taking of Pelham 1 2 3
2010年 煞不住 Unstoppable

2012年8月16日 星期四

隨意聯想:Books Programmers Don't Really Read

Books Programmers Don't Really Read

我們總有機會聽很多人說:你如果要學好XX,你一定要讀OO這本書之類的說法。
比如 、你如果喜歡玩彈珠,你一定要讀1973年的彈珠遊戲。(好啦! 我知沒人這樣推薦

我很喜歡聽此類的建議,因為我總會學到一些東西。不過,日子一久難免有尷尬時刻。
比如、大學時聽過一個學長跟一群小學妹說,妳們要讀黑格爾的小邏輯,這將有助你們的口語表達清晰。
其實學長的意思應該是任何一本口語表達然後有教基礎邏輯(AEIO命題...)的書,比如李天命。
但他想現,硬要扯黑格爾。效果也不錯,學妹們眼睛都發光了。(知識其實是個春藥,我想有些教授是懂的)
細想這整件事,我們會訝異:這早已超越吹牛把妹此等級的都市低俗閒話,而是更深沉的瘋狂,宛如我們時代的象徵。

因為
1.他們沒讀過這本書,
2.他們沒讀過竟然敢叫別人讀這本書,
3.他們沒讀過竟然敢叫別人讀這本書也有把握聽的人不會讀這本書。
附帶一提,這幾年學長常至各家電視台高談闊論。
學妹更精采,前陣子老公被關了。但她至少像個漢子,我沒在螢幕上看到她掉過半滴眼淚。

這象徵什麼? 很簡單。叫愛因斯坦演一個聰明人很可能是場大災難,但叫一個牛仔演員詮釋美國總統卻會得到貨真價實的成功。

王爾德說:不重視表相的人都異常膚淺。
我有個獨斷的詮釋方式:
任何宣示自己思考價值高人一等的人,我們都該懲罰他
任何宣示自己物質價格高人一等的人,我們都該讚揚他

所以等等我要在周年慶下單,一方面買書堅持小小的自我,
一方面買個好手錶表示我熱愛世界,是個親切隨俗的好公民。

PS.以上為練習憤世嫉俗的寫作方式,事實上我也沒讀過黑格爾的小邏輯

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

摘錄:世界是平的

世界是平的  是老書了(2005,對書市而言強暢銷書大活躍1-2年,對商業書而言,3年以上都不夠點題,管你是執行力還是藍海還是什麼鬼的)。

不過,剛剛看一下重點摘要,覺得這書還是好,例子可以是新的,但全球化3.0版的個人全球化這個點題就漂亮透了。
Michael Spence基本上把整件事都化在250年來的工業革命,我覺得Thomas L. Friedman的全球化三大期,2.0版到3.0版實際上就是持續前進的工業主義。1.0版是工業主義的起因,海外市場的拓張與殖民。

-----------------------------------------------------------------------------------------------------------------------
弗里德曼將全球化分為3個階段。全球化1.0版是國家的全球化,達˙伽瑪和哥倫布代表他們的國家利益探索世界,開放了全球化的1.0版,直到1800年工業時代來臨而結束。

全球化的2.0版是企業的全球化,這一階段從1800年延續至2000年網絡泡沫化為止。

最新的全球化3.0版從2000年開始到現在還沒有結束。這一階段是個人的全球化。

國家和企業的全球化,驅動力是遠洋船、火車、電話、電報和電腦硬件。3.0版的個人全球化則有賴國際網絡和軟件。

3.0版全球化讓世界變平,其影響力可與民族國家的誕生、工業革命等事件相提並論。

弗里德曼對全球化的最新觀察,是他指出,後冷戰時代,有十輛「推土機」將世界剷平。

第1 輛推土機是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
第2輛推土機是網景(Netscape)瀏覽器的誕生和先前一系列的電腦技術革命。
第3輛推土機是工作流程整合的軟件 逐漸成熟。
第4輛推土機是開放原始碼運動(Opensourcing)。
第5輛推土機是業務流程外判(Outsourcing)。
第6輛推土機是境外生產 (Offsourcing)。
第7輛推土機是供應鏈。
第8輛推土機是承包企業內部業務(Insourcing)。
第9輛推土機是資訊搜尋革命 (Informing)。
第10輛推土機是高科技工具帶來的數碼化、行動化、個人化,與虛擬實境化(digital, mobile, personal, and virtual)等趨勢。

10大推土機,再上3個原有力量的正流,進一步催生了扁平化世界。3個匯流分別是:多機一體的風潮;美國生產力提升;原本在自由市場外的30億人的投入。

「新的參賽者在新的舞台上發展出新的水平合作方法。這是形塑全球經濟和政治的最重要力量。」

弗里德曼提出剷平世界的10大推土機,應用演變如下:

例如柏林圍牆倒塌,弗里德曼認為,這意味從此以後,世界上愈來愈多的經濟活動由下而上,即被需求與利潤所驅動,而不是由上而下,被少數統治階級的利益所決定,自由市場經濟從此在世上取得主導性地位,冷戰時期的意識形態隔閡被徹底剷平。

他提到的業務流程外包,與境外生產,也是我們約略知道的近年的發展,業務流程外判包最為人熟知的是電話服務中心(Call Centre),美國人打電話尋求服務,卻被電腦網絡轉到印度。印度近年承接許多這種外包工作,通過光纖網絡搭橋,讓很多印度人可以真正自由地選擇如何工 作和為誰工作。境外生產就是提把部分生產外判給海外的其他公司,例如美國戴爾(Dell)公司就把電腦零組件的生產分配給許多供應商來完成。中國正是這種 推動力下,被整合到全球供應鏈之中的。業務流程外包和境外生產,把原本在自由市場之外的人口最多的中國與印度,網羅進全球自由市場中去。

許多拉丁美洲國家和伊斯蘭國家無法在全球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因此經濟改革舉步維艱。而中國和印度向來有適應變化的「學習」的傳統,故能逐漸在高層次的知識經濟領域的扁平世界中尋找工作機會。

弗里德曼認為,處於全球供應鏈之中的國家,彼此不會走向戰爭,別出心裁地發明了「戴爾衝突防制理論」(Dell theory)這個新詞語,意思是進入戴爾供應鏈,就可以防制衝突。

在扁平化世界,網絡使用者會愈來愈誠實、互信與開放。 

轉載:Vanity Fair微軟失落的十年


裡面有太多教訓了。我很好奇HBS的個案教學會怎麼看整件事。
比如
1. 官僚主義:批評官僚主義有點輕鬆,因為官僚未必不好,幾乎所有政府都是官僚的。
OK!! 我知道你有氣,我也是,但這也代表有其必要。為何微軟的代價就比較大。


2.員工排名、新進員工薪資化:都是有其立論基礎但施行後慘烈的結果。

Steve Ballmer其實沒那麼笨,經濟、數學的訓練還有口才與熱情(90年代大家的評價),他為何犯這一連串的錯。他的自我辯解:目前有超過13億人使用 PC,中間又有推出 XBOX等新產品,怎麼會是失落的十年。其實也沒那麼蠢。微軟跟APPLE、GOOGLE、FACEBOOK比,確實這10年鎂光燈轉移了,但財報還是漂亮的。

你知道這樣"無誤"的辯解讓我想起什麼:中國。明清中華帝國還是世界翹楚,1750工業革命發芽時,也沒人會相信,200年後中國只是一大堆人合在一起的地方。

XBOX為何能成功?補上這塊,這篇文章就更完整了。

全文轉錄自

-------------------------------------------------------------------------------------------------------------------

【編輯按】根據 Vanity Fair 於7月的文章,內容指稱微軟的管理不當、官僚作風盛行,使得微軟在財務以及技術上歷經了「失落的十年」,雖然微軟 CEO 史蒂夫·鮑爾默 (Steve Ballmer) 在日前接受富士比採訪的時候反駁此一說法,並認為全球目前有超過13億人使用 PC,中間又有推出 XBOX等新產品,怎麼會是失落的十年。
不過,我們仍找到騰訊新聞的簡體翻譯,全數正體中文並修正字彙後刊出,以饗讀者,曾兩次獲得喬治波爾卡新聞獎(George Polk Award)的美國知名記者、最近剛剛擔任《Vanity Fair》特約編輯的 Kurt Eichenwald 於文中,對鮑爾默極盡嘲諷,將微軟「失落的十年」歸咎於鮑爾默。

全文摘要:

曾幾何時,微軟統治著科技產業;誠然,微軟曾經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但是自2000年以來,隨著 蘋果、Google與Facebook的崛起,微軟在每個新涉足的領域均以失敗收場:電子書、音樂、搜尋、社群網路等等。艾肯沃爾德在與微軟前任和現任高 官交談後發現,他們把矛頭都指向了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接班人鮑爾默。
伴隨著莫扎特名曲的優雅節奏,史蒂夫·鮑爾默步入了拉斯維加斯威尼斯人酒店的宴會廳。當年滿55歲的微軟首席執行官熱情的擁抱《美國偶像》 (American Idol)主持人瑞恩·西克雷斯特(Ryan Seacrest)時,鮑爾默身後20英尺高的螢幕牆開始閃爍著他的名字。在剛舉行的2012年國際電子消費展中,西克雷斯特主持了鮑爾默的主題演講活 動。
該次消費展於今年1月份在拉斯維加斯舉行,超過15萬技術人員和企業高官湧入了這座城市,來參觀最新的技術和科技產品。參會者從一個展廳走向另外一 個展廳,急匆匆的希望搶先獲得最新的試用產品,絲毫不在乎在會場出現的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和饒舌歌手 LL Cool。
但是這個夜晚,威尼斯人酒店的Palazzo宴會廳充斥著不安的氣氛,因為鮑爾默將在這裡發表主題演講。在此前的17屆國際消費電子展當中,微軟首席執行官在其中的14次發表過主題演講。
其中,蓋茨參與了前11次,鮑爾默則參與了隨後的3次。就在幾週之前,微軟曾宣布這將是公司首席執行官最後一次在國際消費電子展發表主題演講。更糟糕的是,微軟在來年可能不再作為展出者展示最新的創新技術。這也就是說,微軟的新產品將不會在年度高科技盛會中現身。
就在鮑爾默發表主題演講之前,有關他將會發佈什麼最新產品的傳聞早已炒作的沸沸揚揚。傳聞稱微軟將會發佈華麗的新技術,一掃過去暗無光澤或非常糟糕的技術。不過展現在人們面前的卻是一幅瘋狂的景象,因為鮑爾默的主題演講卻是以他與西克雷斯特的談話為架構。
鮑爾默在談話中高度讚揚了備受市場期待的Windows 8作業系統(直至這篇稿件完成時,微軟也僅僅只是在線上發佈該款作業系統的預覽版。)他談到了自己對遊戲主機Xbox的預期,這款產品在與Sony的PS 遊戲主機的競爭中,取得極大的成功。鮑爾默還談到了Windows Phone 7作業系統。
儘管這款行動作業系統受到使用者的廣泛讚譽,但銷售數據卻有點慘。鮑爾默隨後開始展示搭載了Windows Phone 7作業系統的智慧型手機,不過在展示中出現了非常尷尬的場面:當鮑爾默展示語音發送簡訊時竟然出現小故障,導致未能成功。
隨後,一位微軟員工匆匆的更換了一部手機。各大媒體對此的反應非常不好。正如一位知名部落客在文章中寫道的那樣,“微軟在最後一屆展示會中,竟然開了這麼一個殘酷的玩笑。”
如果不是過去十多年一系列的錯誤、錯失機遇,以及從消費電子產業的創新者演變成為碌碌無為者,微軟低調的絕唱可能將一無是處。
在這些年當中,微軟不斷的被Google、Facebook和蘋果在各個領域所超越。這些企業革新了社群媒體技術體驗,而反應遲緩的微軟卻仍在極大的依賴於Windows、Office和伺服器軟體等舊產品,來支撐著公司的財務表現。
在一個充滿活力且不斷變革的市場中,微軟變成了高科技產業的一家底特律汽車製造商,即便是在競爭對手顛覆了世界的情況下,卻依然在生產線上製造那些雖然閃爍著光澤,卻已經被市場所淘汰的產品。
微軟絕大多數的創新,要嘛給自身帶來巨大的虧損,要嘛就是對底線幾乎毫無任何影響。這種表現在華爾街同樣得到了體現:儘管微軟旗艦產品的營收和淨利潤出現了大幅增長,但是在過去的十年當中,微軟股價卻一直在30美元左右徘徊,而蘋果的股價卻較十年之前增長了20倍以上。
2000年12月,微軟的市值曾達到5100億美元,這樣讓微軟成為當時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但是到了今年6月份,微軟的市值僅有2490億美元, 為全球市值第三大公司。2000年12月,蘋果的市值僅有48億美元。但是到了今年6月份,蘋果早已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市值達到了5410億美元。
這個令人大跌眼鏡的結局究竟是如何出現的?這個曾經在全球擁有最多現金,一度成為「酷」符號並打破IBM對電腦產業統治的公司,如何在已經獲得勝利的情況下落得今天的悲劇結果。

商學院案例

微軟失落的十年這一故事,足以成為商學院研究企業如何從輝煌走向衰退的經典案例。微軟曾經是一家由富有遠見的青年才俊引領的創新公司,但是隨著公司 不斷的茁壯發展,官僚作風開始在微軟內部滋生。微軟還有著極其怪異的企業文化,公司高官因為無意間扼殺可能威脅到已建立起來的業務的構想,會得到公司的表 彰。
從新千年開始,微軟的門廳就已不再是光著腳、身著夏威夷襯衫的程式開發者們徹夜不眠的為了一個共同且輝煌的目標而努力工作的地方。相反,微軟厚重的企業牆內的生活變得一塵不變而且殘酷。勢力割據已經悄然形成,掌控內部政治逐漸成為了微軟員工事業成功的關鍵因素。
在這些年當中,微軟加大了削弱競爭對手的力度,但是因為公司管理層一系列令人驚愕的愚蠢決定,讓已經被削弱的競爭對手,而不是其它公司常常能夠與微 軟攜手共事。微軟的員工不是因為正確行事,而是因為確信同事失敗而得到獎勵。也正是這樣,微軟在一系列無休止的內部鬥爭中被損耗。曾有潛力在市場中取得成 功的業務,如電子書閱讀器和智慧型手機技術,分別因為內部鬥爭而失敗或推遲發佈。
通過數十次對微軟現任和前高官的採訪,以及大量公司內部文件,包括最高官理者之間的電子郵件往來,這展現了現任首席執行官鮑爾默領導下的微軟的生存 狀況。微軟前經理比爾·希爾(Bill Hill)說,“他們曾經嘲笑IBM。但現在,他們卻變成了自己曾經鄙視的那種企業。”
如今,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的微軟,有著一個不成功便成仁的機會,這或許也是鮑爾默向華爾街證明他是引領微軟走向未來的正確人選的最後一次機會。透過 最近推出的平板電腦Surface,以及Windows 8、Windows Phone 7,Windows Server 2012和籌劃上市的Xbox 720,鮑爾默已接近於證明他的戰略,包括在去年斥資85億美元收購Skype。但是微軟高官們認為,無論這些產品成功與否,微軟已經步入耄耋之年,那個 曾經吸引著一代技術和軟體工程師熱情的微軟早已不復存在。
“我覺得微軟就是科技界的希爾斯百貨(Sears),”微軟前行銷經理科特·馬西(Kurt Massey)說,“在40、50和60年代,希爾斯百貨如日中天,但現在卻門庭冷落。這就是微軟的命運,它再也不酷了。”
「酷」是科技產品消費者希望得到的東西。
證據一:今天,蘋果iPhone手機的營收已經超過了整個微軟的營收。這的確是真實的寫照。蘋果在5年前尚不存在的一個產品,目前的營收已經超過了 微軟所有的業務。如今,iPhone的營收已經超過了微軟自1975年以來推出的Windows、Office、Xbox、Bing、Windows Phone和所有其它產品的營收總和。在截至2012年3月31日的那一財務季度中,iPhone的營收達到了227億美元;而微軟的整體營收卻只有 174億美元。

壟斷資金

微軟曾經是地球上最幸福的公司,而該公司的起源可以追溯至電腦蟲的聖經--《大眾電子》雜誌(Popular Electronic)。
1974年12月的一天,21歲中途退學的大學生保羅·艾倫(Paul Allen)在哈佛廣場的報刊亭購買到了一本最新出版的《大眾電子》雜誌,當時艾倫幾乎已經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激動心情。這期雜誌在封面上用很大的字體寫 道,世界上第一台迷你電腦已經問世,該產品功能與商務大型機的功能一樣強大。艾倫一口氣在哈佛大學跑了6個街區,而他的高中室友比爾·蓋茨正是這所大學的 學生。
艾倫和蓋茨長期來一直想要用BASIC電腦語言編寫一款作業系統,但是蓋茨中途退出了。蓋茨當時向艾倫表示,只有在有人開發出一款擁有更快處理器的電腦時,他才會開始這個計劃。當艾倫把買到的雜誌塞到蓋茨手中後,兩人一致認為:時機已經來臨。
事情發展的非常迅速。蓋茨、艾倫和其他一位好友編寫了一款名為Altair BASIC的程式語言,並說服製造了第一台迷你電腦的公司MITS買下了這款程式語言。同一年,他們成立了一家名為Micro-soft的公司。不久之 後,個人電腦市場開始出現爆炸式的增長。Micro-soft開始向更大的企業使用者出售自己的程式語言。在隨後的兩年之內,Micro-soft更名為 微軟(Microsoft),並製定出了微處理器程式的業界標準。據大家說,在年輕的微軟工作,雖然令人感到興奮不已,卻也令人緊張不安。當時的蓋茨非常 殘酷,對他當時聘用的每一位員工要求都非常苛刻。

鮑爾默加盟

1980年,當時全球最大的電腦製造商IBM找到了蓋茨和艾倫,授權微軟為IBM即將發佈的新產品IBM PC編寫作業系統。這是微軟的一次重大突破,同時也為微軟即將到來的爆炸式增長提供了所需的財務支撐。也就在同一年,蓋茨和艾倫認為,他們兩人都不具有微 軟所需的管理技巧或商業頭腦。因此,蓋茨找到了哈佛大學的好友,生性狂暴、講話大聲,主修經濟和數學的鮑爾默來負責公司的業務運營。在前往史丹佛商學院攻 讀工商管理學碩士之前,鮑爾默曾在寶潔公司擔任過產品經理助理。因為加盟了微軟,鮑爾默放棄了在史丹佛商學院的學業。在艾倫2011年出版的自傳《我用微 軟改變世界》(Idea Man)中,曾回憶起了與鮑爾默首次見面時的情景:“我想,這傢伙看上去像是克格勃的特務。他有著一雙敏銳的藍眼睛,以及真正的韌性。”
微軟開始每年以一倍甚至兩倍的速度增長,該公司開發的作業系統也變得越來越複雜。MS-DOS還是一款基於文字的作業系統,但不久之後Windows便帶來了圖形的介面桌面、游標等等。
1995年8月24日,微軟迎來了公司歷史上最酷的時刻,該公司發佈了隨後成為最暢銷的作業系統Windows 95。為了能夠率先買到正版作業系統,電腦極客(Geek)們從午夜開始便在科技產品商店的門外排起了長隊。知名脫口秀主持人傑·雷諾(Jay Leno)出現在了微軟園區參加慶典活動,紐約的帝國大廈甚至都裝點上了微軟的色彩--紅、黃、綠三色。蓋茨當時向滾石樂隊支付了300萬美元,購買了他 們演唱的流行歌曲“Start Me Up”的版權,並把其作為Windows 95和其它慶典活動的主題曲。是的,微軟甚至為軟體都購買了主題曲。
到了1997年年底,Windows 95和其它微軟的作業系統,已經佔據了美國PC市場86.3%的市場份額(蘋果Mac作業系統當時的市場份額僅有4.6%。)蓋茨的身價早在1992年便 達到68億美元,他也在當年被《富比士》雜誌評為全球首富。電腦蟲在當時成為了時尚,微軟也在美國社會擁有了空前的影響力。從當時的情況看,似乎沒有什麼 能夠阻擋這家軟體巨頭的發展。

巴菲特的選擇

另一方面,並譽為“奧馬哈先知”(Oracle of Omaha)的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卻並沒有買入微軟的股票。
1997年8月,微軟當時負責銷售、行銷和服務等業務的高官傑夫·雷克斯(Jeff Raikes),曾敦促巴菲特買入微軟股票。雷克斯在致巴菲特的電子郵件中寫道,微軟就像是可口可樂公司,而後者正是巴菲特投資最為成功的股票之一。雷克 斯在信中曾高度強調了Windows的市場統治地位,他說,“舉例來說,1996年全世界銷售出了5000萬台電腦,它們中的大約80%授權安裝了微軟的 作業系統。 ”
雷克斯在信中還表示,微軟的業務中包含有研發支出,因此不確信該公司的利潤是否能夠像飲料業務一樣可觀。雷克斯同時還表示,微軟股價存在著一定的風 險。他在信中提到的風險,是指來自於科技市場不可預知的轉型,這種情況就與IBM遭遇的情況完全相同。當微軟進入作業系統市場時,IBM早已是該市場爺爺 級的企業。雷克斯當時在信中稱,“我想IBM沉浸在先前一代電腦產品帶給該公司的成功之中,這讓這家公司忽視了PC產業的轉型。”
雷克斯的這一顧慮提醒了巴菲特。既然IBM無法預測到科技產業的巨變,是否微軟也會在下一次科技產業轉型時忽視發展機遇?雷克斯在信中也承認,自己對微軟的發展存有一定的顧慮。他寫道,“我確實對微軟未來10年、20年或更長時間的發展感到擔心。”

電子書閱讀器

雷克斯的擔心並非沒有道理。事實上,微軟可能會失去下一個十年發展機遇的跡象早已顯現出來。就在這一段時間內,在位於華盛頓雷蒙德的微軟總部,一群 高官們正在開發一款設備,該產品有望用10年的時間達到數十億美元的產值。這是一款電子閱讀器,使用者可以下載數位版文字內容,如圖書、雜誌、報紙等等。 雖然領先於其它公司數年時間,但是微軟卻沒有成為該市場的創新者。相反,該市場的絕大多數利潤都歸屬了亞馬遜和蘋果兩家公司。
微軟開發這款設備的靈感來自於道格拉斯·亞當斯(Douglas Adams)在1979年出版的科幻小說《銀河系漫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Galaxy)。這本小說的理念是,一本資料足以掌握整個銀河系的知識。微軟的開發者認為,電子書能夠把亞當斯的構想變為現實。到了1998年,一 款電子書原型機已經開發完成。但是當該產品的開發團隊把它呈遞給蓋茨時,蓋茨卻做出了否定的意見。蓋茨宣布,電子書並不是微軟的正確選擇。
一位曾經參與該計劃的程式開發者回憶說,“蓋茨並不喜歡該電子書的使用者介面,因為它與Windows的使用者介面並不一樣。”不過微軟當時的電子 書開發團隊認為,Windows對電子書而言完全不合適。電子書就應當以圖書為中心,整個螢幕只有一本書,因為真正的書上並不會出現Windows游標。 把漂浮的Windows游標放到電子書當中,只會影響到使用者的閱讀體驗。
當初開發電子書閱讀器的團隊,便被取消了向蓋茨直接匯報產品的資格,並被編入Office軟體的開發團隊當中。如此一來,這個本來富有創意的技術開發團隊,被迫拋棄各種創意,並轉為主要向高官匯報軟體的盈利和虧損情況。
該技術開發團隊的創始人之一史蒂夫·斯通(Steve Stone)說:“我們當時的整體計劃已向前規劃了三到四年,我們必須在1999年期間推出產品。然而後來我們卻無法專注於開發對於消費者很有影響力的技 術,而是突然被改變了工作內容,並被要求去重點思考產品盈利問題。”
一位微軟Office部門前主管則透露,微軟電子書閱讀器計劃之所以被否決,並不僅僅是微軟擔心其盈利前景問題,關鍵還在於觸控螢幕。這位主管說:“Office最初是為鍵盤而設計,而非針對觸控筆和手指。在微軟技術開發過程中,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個人偏見。”
多名微軟高官認為,微軟對於Windows作業系統和Office辦公套件這兩大產品的過於偏愛,導致該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錯過了使用新技術的大 好機會。斯通表示:“Windows就是上帝,一切都得圍著Windows轉。有關簡化型使用者介面的行動運算創意,卻被該部門的大頭頭們視為並不重要, 他們還極力扼殺此類計劃。”
這種偏愛滲透到了整個微軟,這也導致微軟在面臨新競爭對手的挑戰時,無法做出快速的回應。一位軟體工程師表示,“哪怕是你想要編寫的任何一個程式, 都必須圍繞著Windows或者現有產品。這令人感到非常困惑,因為你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去解決問題,而這些問題與你的產品沒有關係,完全是因為你必須通過 腦力激盪來想方法設法的讓這一框架奏效。就是這一點,讓你開發產品的速度減緩了下來。”
但是微軟對Windows和Office這兩大產品的偏愛,導致上述兩個部門權利過大,並不是微軟粉碎創新的真正原因。微軟高官表示,更大的問題在於到了2001年,微軟的企業文化已經走向了自我毀滅之路。

泡沫的破滅

在上世紀90年代初,就好像所有的微軟員工在電腦都都安裝了一款應用程式。這款應用程式會讓一個卡通的臉部表情一直出現在電腦螢幕當中:臉部究竟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則取決於微軟的股價表現。當微軟股價上漲是,顯示的是一張笑臉;當微軟股價下滑時,表情會非常的沮喪。
毫無疑問,幾乎所有的微軟員工都通過股票期權獲得了公司一定的股份。當股價上漲時,所有人的財富都將會增加;反之亦然。在微軟發展之初的歲月中,該 公司創造百萬富翁的速度幾乎與其製造軟體的速度一樣快。除去蓋茨和艾倫之外,微軟最初的11名員工均獲得了價值在100萬美元至1億美元不等的股票。也正 是因為這樣,所有的微軟員工都希望公司股價一直能夠上漲。
在微軟任職16年的行銷經理埃德·麥卡希爾(Ed McCahill)表示,“當時微軟員工非常渴望利用每一個機會來增加公司的營收。在每一次參與的會議中,都有著明確的目標和清晰的結果,因為所有人都知 道,他們動作越快,微軟的股價就會上漲的越快,他們的個人財富也將會越多。”
因為微軟快速的造富神話,讓公司收到了數不清的來自商學院和技術出身的學生的履歷。微軟開始大肆招募員工,許多公司的長期高官讓新員工處理工作,他們則整日遊手好閒,等待著下一次兌現期權時間的到來,讓自己執行更多的期權。微軟的新員工則嘲笑這種行為為“休息和套現。”
然後所有的一切都發生了改變。1999年12月30日,那個電腦上顯示臉部表情的應用出現了一張愁眉不展的面孔。在前一天,微軟股價剛創出拆股之前的歷史新高119.94美元,隨後微軟股價便開始出現了下滑。即便是微軟,也無力避免網路股泡沫的破滅。
16天之後,比爾·蓋茨把微軟首席執行官的衣缽交付給了鮑爾默。保羅·艾倫回憶說,“當蓋茨在2000年1月宣佈出任公司'首席軟體架構師',史蒂 夫·鮑爾默將接任公司首席執行官時,我對此感到非常震驚。雖然鮑爾默長期以來一直擔任蓋茨的頂級幕僚,但上世紀90年代的公司發展狀況,會讓你認為鮑爾默 不會一定成為首席執行官。我敢說蓋茨認為鮑爾默是一位非常睿智的高官,但他的才華主要來自於商業層面,而不是技術層面。也就是說,鮑爾默不是'產品大師 '。”
一位擁有著交易、財務和產品行銷背景的商人,取代了一位軟體和技術天才,成為了微軟新任首席執行官。在隨後的一年時間中,微軟股價下跌了一半以上, 而且股價再未返回至曾經創出的歷史高點。曾經給微軟員工帶來數不清財富的金鑰匙--股票期權,也變成了“潛水期權(underwater option,譯註:即期權的行權價格高於股票市價)。”
微軟員工中出現了嚴重的財富分化問題。有些員工每天開著自己新買的賓利上班,而有些員工則開著熱門車款道奇霓虹。曾經那個團隊並肩作戰雄霸天下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財富分化問題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微軟老員工與新員工之間的關係。
微軟的企業政策也開始發現微小的調整,但這些調整足以讓那些未能及時加盟公司的員工不再成為百萬富翁。2003年前後,微軟決定通過不再向員工提供股票期權來削減支出。這一做法完全激怒了公司員工,因為這意味著老員工已經擁有了百萬美元的財富,而新員工只能獲得工資。
一位微軟前軟體設計工程師對此表示,“憤怒的微軟員工不停的轉發著停止發放股票期權的消息。我當時就認為,微軟因為停止發放股票期權蒙受的損失,要 遠遠大於公司節約的資金。”痛苦的成本削減計劃並沒有因此而完成。微軟還放棄了其鍍金般的員工醫療保險計劃。一些微軟前員工表示,這正是他們最終選擇離開 微軟的員工。甚至連白色書寫板也出現了短缺,整個微軟辦公室都出現了辦公用品短缺的問題。
更加糟糕的是,因為停止發放股票期權,員工想要成為富翁就必須像在通用汽車或是IBM一樣,通過提拔升遷來實現。一位微軟前高官表示,“員工當時意識到,他們將無法成為富翁。微軟把員工推向了提拔升遷的獨木橋,而不是把他們變為公司利益的貢獻者。”

--------------------------------------------------------------------------------------------------------------

官僚主義的形成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官僚主義開始在微軟逐漸形成。一些微軟高官試著改變去迎合鮑爾默的口味。但事實上,微軟當年向員工發放股票期權確實對公司的快速 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更多的微軟員工尋求獲得管理崗位,而更多的管理者意味著要召開更多的會議,更多的會議導致了更多的備忘錄,所有的這一切也導致 微軟創新能力的大幅降低。
一位微軟前技術人員表示,“在這樣的組織系統中,軟體設計工作似乎都是由委員會來完成的。所有的事情都進展的非常緩慢,員工需要開的會太多了。”
就像是電子書一樣,主要產品的開發機遇就這樣悄悄流失了。微軟曾開發了一款與Windows有著明顯差別的作業系統Windows CE,原本被用於掌上電腦(PDA)等口袋設備,這款作業系統最終成為了支援微軟第一代智慧型手機的移動作業系統的基礎。儘管事實上微軟要先於競爭對手發 佈Windows CE作業系統,但該公司依然在智慧型手機流行後的作業系統大戰中敗下陣來。
麥卡希爾說,“你眼睜睜地看著Windows Phone計劃表現不佳卻幫不上什麼忙,而心裡怎麼也想不通:微軟為何就輕易失去了曾以Windows CE設備領先的優勢?該作業系統曾大幅領先競爭對手,且領先對手多年。然而他們卻把事情搞砸了,原因就是官僚主義作祟。”
微軟產品經理馬克·特科爾(Marc Turkel)在接受採訪時表示,2000年左右他曾負責一項涉及數個部門的計劃開發工作。在計劃開始之初,特科爾辦公室窗外的建築工地上,建築工人開始 動工建造一幢12層高的大樓。為了能夠讓計劃順利完成,特科爾開始與不同的產品經理舉行談判,然後是與他們的上級,以及上級的上級。特科爾說,“如果不是 在這個問題上浪費太多的時間,我們應當最多需要6個星期便能夠完成產品開發工作。”
直到有一天,當特科爾組織另外一場內部小型會議時,向窗外遠眺的他突然發現,那棟建設中的大樓已經完工了,而自己的計劃還沒有完成。他當時就指著那棟大樓說,“當我們開始這個計劃時,那棟大樓還不存在。這太令人難以置信。”
不過有些時候,微軟的官僚問題來自於一個簡單的事實:上世紀80年代的“大牛們”在他們20或30出頭的時候加入了微軟,如今已成為了40歲甚至 50歲的中年經理人。一些年輕的工程師表示,許多的微軟高官並不了解電腦使用者這一迅速增長的階層,因為在微軟開始運營時,這些使用者仍還是孩童,或是甚 至還未出生。當年輕的微軟員工想要抓住市場的潛在趨勢時,管理層有時卻只是讓他們靠邊站。一位軟體開發者表示,“絕大多數的微軟高官都不了解家庭使用者使 用電腦的方式,特別是對年輕一代,他們更不了解。”
舉例來說,1997年AOL推出了名為AIM的即時通信軟體。兩年之後,微軟也推出了名為MSN Messenger的即時通信軟體。2003年,一位從事微軟MSN Messenger即時通信軟體開發的年輕開發者曾注意到,一些大學生已在AOL的AIM即時通信服務上面發佈狀態更新訊息,而微軟MSN Messenger卻缺乏相應功能。這位開發者說:“這其實就是向著Facebook發展的趨勢所在。網友需要一個發佈自己想法的場所,並能連續發佈相關 訊息。AIM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聊天,而是讓使用者隨時登入該服務,以查看自己好友的最新活動狀態。”
當這位年輕開發者向其上司提出MSN Messenger缺乏簡訊功能的意見後,其上司並沒有當回事,並表示自己不理解為何年輕人沒事時老喜歡在即時通訊服務中打上幾個字。這位開發者說:“我 的上司根本就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正是因為他不理解或說不相信年輕人使用即時通訊的具體方式,因此我們在這項業務上毫無作為。”

員工大排名

到了2002年,官僚主義的滋生物--殘忍的企業政治開始在微軟逐漸抬頭。接受採訪的微軟現任和前任高官紛紛表示,因為員工需要擊敗同事才能夠得到提拔、獎金或是生存下來,微軟的企業文化已經開始完全的走樣。
微軟高官層曾制定了名為“員工大排名”(stack ranking)的績效管理制度。該規定的大致操作模式是:每個業務部門都必須按照一定比率將員工工作表現劃分不同等級:優、良、中、差。也正是這種“殘酷”的績效管理制度,讓微軟的技術創新能力大為降低。
在接觸到的微軟在任和前員工中,他們都表示,員工大排名已成為導致人心渙散的最主要因素。大量員工因此選擇了從微軟離職。”一位微軟前軟體開發人員 也表示:“如果你是10人團隊中的一員,你上班第一天就知道,即使該團隊的每個成員都表現良好,總會有2人得優評,7人得中評,1人得差評。這就導致員工 之間明爭暗鬥,而不是微軟與其他公司爭搶市場。”
假設微軟把科技產業的一些巨頭們編入同一個小組,其中包括了蘋果已故聯合創始人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Google首席執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甲骨文首席執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和亞馬遜的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等人。按照微軟的“員工大排名”,他們中間只有1人會得到優評,還有1人會得到差評。
微軟高官表示,正是這個原因,許多微軟的超級明星都竭盡所能與其它頂級開發者在一起共事,因為擔心排名會受到影響。這個排名帶來的直接影響就是:得到優評的員工得到了獎金和提拔;排名墊底的員工不僅不能獲得獎金,而且還被掃地出門。
更為糟糕的是,微軟的“員工大排名”每6個月進行一次。微軟普通員工和他們的上級都需要參加排名,這也讓他們更加的關注短期表現,而不是通過長期的 努力來進行創新。一位微軟軟體設計人員表示,“每6個月進行一次排名,迫使微軟做出了許多大量的糟糕決定。微軟員工依據排名時間來安排工作,而不是按照產 品開發進程。這對企業而言,百害而無一利。”
微軟的“員工大排名”同樣存在著弄虛作假的可能。因為計劃團隊歸屬於更大的微軟集團,因此計劃團隊負責人依據程式每6個月召開一次會議,商討“員工大排名”的最終結果,因此每年有兩次時間,計劃團隊的負責人們都會聚集在一起,經過精明算計完成交易。
一位微軟高官表示,員工需要牢牢記得,現實是想要保證獲得更高排名的最佳途徑,不僅是要給自己的老闆留下深刻印象,而且還要給其他團隊的負責人也留下深刻的印象。這也就意味著,微軟員工需要盡可能的與各個不同的計劃團隊負責人搬弄是非,浪費時間。
微軟前軟體工程師布賴恩·科迪(Brian Cody)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每一次的排名中,我都被告知在我的職涯發展中,政治遊戲一直非常重要。”當問到微軟對科迪的工作評價,是否基於其工作業 績表現時?科迪回答道:“一直以來的情況是,我如何成為一名更好工程師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須考慮如何在一群計劃經理中間變得更為引人注目。”
最終,微軟的“員工大排名” 系統削弱了微軟的創新能力。微軟前高官比爾·希爾(Bill Hill)說,“我曾經希望帶領一個能夠攜手共事的團隊,他們只專注於開發偉大的軟體產品。但是在微軟,你無法實現這個夢想。”
微軟時任Windows業務主管吉姆·阿爾琴(Jim Allchin)就曾經想要弄明白蘋果的技術為什麼要比微軟好出許多。2004年1月7日,阿爾琴曾經向蓋茨和鮑爾默發送電子郵件稱,“如果不是在微軟工作,我就會購買一台Mac。蘋果並沒有迷失方向。”
情況確實如此,對微軟的高官階層來說,公司內部出現的這些問題並不是什麼大麻煩。微軟在科技產業依然擁有一些最優秀的人才。該公司擁有數百億美元的資金,在高官選定計劃之後,有能力向該計劃投入大筆的資金。蘋果怎麼能夠避開微軟的陷阱?
答案並不難尋找。現任和前任微軟管理者均表示,每年他們都嘗試著向公司高官解釋微軟為何在與蘋果、Google和其它競爭對手的競爭中,在創新品質 上苦苦支撐。透過每半年對員工的調查,訊息被傳遞給了公司高官。但是一次又一次微軟高官都得到了同樣的答案:因為“員工大排名”這一績效管理制度的併發 症,微軟旗下的各個部門沒有協調共事。不過微軟對此沒有任何的反應。特科爾表示,“微軟保持著對員工進行調查的習慣,傾聽公司的問題,每一次都試圖用同樣 的方式來修補問題,但是它從來也沒有奏效。”

音樂播放器

也正是因為這樣,微軟一直在市場競爭中不斷遭受打擊。蘋果早在2001年便發佈了iPod音樂播放器,而直到兩年之後,微軟的高官一直在試圖想出如何與蘋果對抗的方法。
蓋茨在2003年11月2日向部分微軟高官發送電子郵件稱,“因為我們推出音樂服務的時間過晚,我們可能將在該市場永遠落後於其它競爭對手。使用者 不希望放棄自己的硬件。 ”蓋茨在郵件中表示,結果就是微軟不會說服消費者使用微軟的產品。他寫道,“我看不到有什麼能夠確保我們成為市場龍頭的證據。我認識的人(我承認他們都是 富人),都擁有下載了數千首歌曲的iPod。”蓋茨說,投資銀行Allen & Co.的管理者赫伯·艾倫(Herb Allen)曾一次為好友購買了數十個iPod。他寫道,“巴菲特也非常喜歡iPod。”
在此郵件發出不到兩週之後,阿爾琴試用一款由獨立的硬體廠商為微軟開發的音樂設備。當年11月13日,阿爾琴在發送給一些微軟高官的郵件中寫道,“我必須要告訴你們,我們的軟體和這款設備的體驗非常糟糕。蘋果就是遠遠領先於我們。”
隨著時間的推移,直到2006年11月14日,微軟才推出了自有音樂播放器Zune。在該設備推出僅僅45天之後,賈伯斯便發佈了把手機、音樂播放 器、上網、照相機和其它Zune所不具備的功能融為一體的iPhone手機。但是對於不想購買手機的使用者,iPod依然是他們不二的選擇。事實上,蘋果 早已推出了公司第五代iPod,售價並不昂貴的iPod Mini。在距此不到一年之前,蘋果還推出了公司售價最低的音樂播放器iPod Nano。
Zune很快便在市場中取得了慘敗的戰績。到2009年,iPod依然佔據著音樂播放器市場71%的份額。除了北韓大選之外,這樣的數據在市場中幾 乎就看不到。與此同時,Zune的市場份額卻不足4%。去年10月,微軟終止了Zune業務,寄望於消費者能夠購買一部像iPhone一樣融入音樂播放器 功能的Windows Phone手機。

長角作業系統

在微軟失落的十年間,蘋果甚至還在作業系統市場猛打猛衝,而該市場正是微軟的謀生之道。2001年5月,微軟執行了名為“長角” (Longhorn)的計劃,預計將會在2003年年底發佈名為Windows Vista的產品。微軟的高官為長角製定了許多的目標,其中包括與免費作業系統Linux進行抗衡;推出文件存儲系統Windows File System(WinFS),讓不同類型的文件能夠儲存到一個單一的資料庫之中;開發代號為“Avalon”的演示系統,讓軟體擁有著與網站一樣的外觀。
隨著長角計劃開發的展開,微軟的技術人員向長角植入了一系列的功能。數量眾多的開發團隊被指派從事長角作業系統的開發,但是即便是如此,該款作業系統的推出時間依然被一拖再拖。微軟當時遇到的問題包括,開機需要10分鐘時間;系統不穩定,經常出現當機問題。
到了2004年6月,賈伯斯宣布蘋果將推出名為“Tiger”的作業系統。這款作業系統在微軟內部引起了軒然大波,因為“Tiger”中的許多功能 都是微軟計劃在長角中推出的功能。當時,微軟員工不斷發送著電子郵件,表達著對“Tiger”的驚愕之情。讓微軟高官難以置信的是,“Tiger”竟然還 包括了等同於WinFS和Avalon的功能。
長角團隊成員雷諾·普賴爾(Leno Pryor)在郵件中寫道,“Tiger太XX神奇。它就像是我在今天剛獲得了免費登錄長角的密碼一樣。”曾參與長角計劃開發的高官維克·岡多特拉 (Vic Gundotra)試用了Tiger作業系統後寫道,“他們的Avalon競爭對手很惹火。剛才我用Mac操作賈伯斯展示的所有功能。5個小時的時間它竟 然沒有當機。”岡多特拉還寫道,“視訊會議功能?太神奇了!影片製作軟體?非常酷!”
岡多特拉的電子郵件被發送給了所有的微軟總部高官,其中就包括了阿爾琴。阿爾琴又把這封電子郵件轉發給了蓋茨和鮑爾默,只是在郵件下方添加了自己的名字和一個詞--“Sigh(唉)!”
長角的命運早已被注定。幾個月之後,阿爾琴把所有的長角開發團隊聚集在一起並宣佈:微軟將無法在預訂的時間期限內完成Windows Vista作業系統的開發工作。事實上,微軟當時也無法預計這款作業系統能在何時上市。也正是因為這樣,微軟高層在一次會議後達成了以下意見:在歷經三年 的工作之後,一切從頭再來,放棄或調整原先的許多目標。放棄WinFS;對Avalon進行修訂。
蘋果早已向市場推出了附有這些功能的作業系統,而微軟卻仍在冥思苦想如何能夠讓這些功能在作業系統中運行。此後又過了兩年多的時間,Windows Vista作業系統終於在商店的貨架中現身。科技雜誌“PC World”當時就撰文指出,微軟推出Windows Vista是2007年最令人失望的科技事件。蘋果在微軟擅長的作業系統市場已然取得了一場大勝。

搜尋引擎Bing

到了2004年秋季,微軟面臨著來自Google的激烈挑戰,因為這家規模更小的公司網羅了數量眾多的擁有天賦的青年軟體設計人員。Google在 當年8月進行了首次公開招股(IPO)。因為向員工派發股票期權,Google的上市同樣也造就了眾多的百萬富翁。也正是因為這樣,越來越多的微軟高官宣 布計劃跳槽到Google。
有關微軟人才跳槽Google的故事,最著名的當然是馬克·盧科夫斯基(Mark Lucovsky)事件。盧科夫斯基曾先後在DEC和微軟工作了16年,並獲得“傑出工程師”的稱號。他曾是微軟Windows NT的首席架構師,而Windows NT最終發展成Windows XP。盧科夫斯基曾經表示:“我編寫了大部分核心執行程式、kernel32以及Windows API。”
作為Windows NT的首席架構師,盧科夫斯基對微軟的影響力不言而喻,所以當他2004年11月11日告訴鮑爾默自己要跳槽時,鮑爾默的反應可想而知。法庭文件顯示,鮑 爾默曾這樣說:“拜託你告訴我,你不是要去Google。”當被告知盧科夫斯基的新東家正是Google時,鮑爾默氣得抓起一把椅子扔到了房間的另一邊。 鮑爾默隨後所說的話可能被載入網路史冊:“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這個混蛋。我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我以前幹過一次,我還要再幹一次。我要弄死Google。”
網路搜尋那時已經是微軟最新的頂級優先發展計劃。當時,微軟早已擁有了一款平凡的搜尋引擎MSN搜尋,但是這款搜尋引擎無法阻擋Google的前進 步伐。因此微軟又開發出了Windows Live Search,但這款產品同樣也被證明是劣等產品。在不斷對Windows Live Search進行修整併終止了一些功能之後,微軟又推出了自己的新平台Live Search。最終,鮑爾默在2009年5月推出了搜尋引擎Bing。但是到了這時,微軟的網路搜尋團隊早已受到公司官僚作風潛移默化的影響。一位參與 Bing開發的前微軟員工表示,“Bing的開發人數是實際所需人數的數倍。”
許多微軟網路部門的員工表示,在該部門工作擁有著非常痛苦的體驗。絕大多數的自主創新都被槍斃;相反,該部門的高官整天都在研究Google,告訴 員工開發出的Bing必須具備與Google一樣的功能。從事Bing計劃開發的微軟前產品經理約翰·加西亞(Johann Garcia)表示,“高官們一直要求必須追趕上Google。到了後來,我們發現Bing沒有了任何創新性的東西。Google一直遠遠的領先著我們, 而我們卻陷入暗鬥。最後,許多人都變得非常不開心,也失去了所有的動能。”
截至目前,Bing已累計為微軟帶來了大約60億美元的虧損。如果把早期的搜尋產品和所花費的資金加在一起,微軟單是為搜尋引擎業務就已經投入了近 100億美元之巨。微軟確實為Bing完成了一些成功的交易,特別是與雅虎達成的交易。2009年,微軟與雅虎簽署了為期10年的搜尋廣告合作協議。根據 這一協議,微軟將向雅虎網站提供Bing搜尋引擎服務,兩家公司將分享廣告收入。
自與雅虎簽署協議至今,Bing的市場份額已經獲得了大幅的增長。根據網路流量監測機構ComScore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3月份,微軟在美國網 路搜尋市場的份額已經達到了15.3%,高於2010年3月份的11.7%。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一時期Google的市場份額也獲得了增長。這也就是 說,Bing所獲得的市場份額,大部分均來自於雅虎。
Bing市場份額的提升以雅虎份額的下滑為代價,對微軟而言,這無疑是自食其果。

蘋果的創新

當蘋果推出iPhone手機時,鮑爾默在2007年曾嘲笑著說,“iPhone沒有機會在市場中獲得很多市場份額。”他在同一年還表示,“iPod 的確是熱門品牌,但蘋果不是。”在蘋果2010年推出iPad平板電腦時,鮑爾默更是對這款產品嗤之以鼻。但是自那時至今,iPad的累計銷量已經超過了 5500萬部。鮑爾默對Google的預測同樣也不靠譜。法庭文件顯示,鮑爾默在2005年曾經公開表示,“Google算不上是一家真正的公司,它就是 一個爛攤子。”
許多人都曾做出過後來被證明是愚蠢的預測,但是鮑爾默的預測卻讓他在微軟內部的形象受到了嚴重的影響。直到賈伯斯臨終前,他依然不僅能夠預測出市場 的發展方向,而且能夠帶領著蘋果朝著該方向前行。Google繼續不斷的透過推出新服務,來與微軟的傳統優勢業務Office和Windows進行抗衡。
因為競爭對手均展示出了某種程度的成功,鮑爾默不斷犯下的錯誤,也讓微軟的技術專家們開始抱怨他們的這位幾乎沒有任何技術背景的首席執行官。一位在 去年跳槽到Google的微軟前程式開發者說,“鮑爾默擁有著把腳塞進嘴裡,讓人看上去非常愚蠢的技能,這會一點一點的折磨在微軟的每一位員工。在他做出 了那麼多錯誤的預測之後,你就明白這些絕對無法原諒,因為這意味著他聽不進去身邊技術人員的諫言。”
鮑爾默為微軟設計的商業哲學早已過於成就,似乎已嚴重的離題。作為微軟的首席執行官,鮑爾默聲稱他首先考慮的不是讓微軟“耍酷”,而是利潤。換句話 說,微軟首先考慮的是通過銷售自有的新技術賺錢。但是這基於一個事實:微軟靠著錢獲得了市場領先優勢,因為這家公司總是比任何一家競爭對手擁有更多的資 金。
不過微軟的這種優勢已經不復存在。鮑爾默長期以來一直依靠的優勢如今已經徹底消失了。Google當前帳面上已經持有500億美元的資金,與微軟的 580億美元相差無幾。另一方面,蘋果從今年開始已經持有了超過1000億美元的資金。使用財務力量讓公司在市場中保持領先優勢對微軟或鮑爾默來說已經無 法再次奏效。
但是奇怪的是,鮑爾默可能對微軟的未來是無價之寶。因為未來的微軟可能將面臨著一系列的麻煩,像其它眾多的公司一樣,業務擴展太多導致公司擁有了太多的產品線。對於擅長交易的鮑爾默而言,他應當能夠勝任於這種大規模的企業重組。
鮑爾默此前表示,他計劃擔任微軟首席執行官至2018年。但是無論他本人或其他微軟管理層希望與否,華爾街對微軟的不滿態度可能會導致微軟管理層出現調整。市場中也早有消息稱,目前已是鮑爾默主動讓賢的最佳時機。
賈伯斯曾經在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為他撰寫的自傳中公開談論過鮑爾默在微軟的問題上所扮演的角色。賈伯斯說,“做銷售的人經營公司,做產品的人就不再那麼重要,其中很多 人就失去了創造的激情。斯卡利加入後,蘋果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是我的失誤;鮑爾默接管微軟後也是這樣。蘋果很幸運,能夠東山再起,但我認為只要鮑爾默 還在掌舵,微軟就不會有什麼起色。”
不過最有趣的是,賈伯斯在這一點上最終譴責的是蓋茨。賈伯斯說,“他們從來沒有顯示過原本應當顯示出的產品智慧野心。蓋茨習慣把自己標榜為產品人,但他確實不是。他就是一名商人。贏得業務永遠比製造出偉大的產品重要的多。微軟的基因中沒有人性與人文科學。

---------------------------------------------------------------------------------------------------------------------------------

老實說,我們可能同情Bill Gates。沒那麼單純,微軟之前的成功,可能也只是好運。
回到要討論的核心,微軟真地錯得很嚴重嗎?(難道不是嗎?)  問題是如果你是老闆,你會知道要避開以上的決策嗎?

最後花絮,Bill Gates會欣賞Steve Ballmer,本身就有值得討論的脈絡






2012年8月13日 星期一

轉載: Two kinds of minds


多年以前,由於一些偶然的機會,我注意到科學思維有兩種不同的類型,此後我便懷著越來越大的好奇心,一再對它們進行觀察。我總想說出它們的區別所在, 但是由於這種說明可能有自我中心之嫌,使我一直遲疑不決。我對這件事的興趣,主要來自這樣一個事實:即我本人代表著不合常規的類型中一個極端的例子。因此 要想談論這件事,難免就要大談自己,那看起來肯定像是在為不合認知標準的行為巧作辯解。不過現在我得出的結論是,承認這類研究者所能做出的貢獻,有可能為 高等教育政策帶來重要的結果。由於這個緣故,就此作點說明,或許可以服務于一些有益的目的。
  對於偉大的科學家,存在著一種有些誇張但並非完全錯誤的老生常談:他首先被認為是他那門學科中完美的大師,他總是能夠隨時掌握自己學科的全部理論和所 有重要的事實,隨時可以回答他所屬領域中的一切重要問題。這種完美的人可能並不存在,不過我確實遇到過一些十分接近於這種理想境界的科學家。我相信,許多 人都認為,這就是他們本人應當達到的目標,並且時常為沒有入此境界而苦惱。這也是我們認為值得稱頌的一類人,因為我們能夠真切地看到他們發揮的作用。大多 數傑出的解釋者、最成功的科學教師、作家和演說家,以及才華橫溢的論辯家,都屬於這類人。他們對自己的學科瞭若指掌,不僅清楚自己的見解,而且熟諳古往今 來別人的各種理論,故可作出明晰流暢的解釋。無可懷疑,這些在知識現狀方面公認的大師,也包括一些最具創見性的頭腦,但我拿不准的是,這種特殊的才能是否 真正有助於創新。
  我的一些最親密的同事和最要好的友人,都是屬於這個類型的學者。他們的成就使他們獲得了當之無愧的名望,對此我絕不敢望其項背。在關於我們科學現狀的 幾乎所有問題上,我認為他們都比我這種人更具有提供資訊的才能,在向外行人和年輕學子解釋某個學科這件事上,他們的說明要比我所能做到的更易於理解,因此 對未來的從業者會有更大的幫助。不過我打算加以辯解的是,在各研究機構中,也應為另一種類型的少數頭腦古怪的人留出一席之地。
  這種對比的第一個令我驚奇的例子,是龐一巴威克和維塞。見到前者時我還是個孩子,他顯然是位自己專業中的大師”;而後者,即我的老師,在許多方面 都像個困惑型的人。熊彼特又一位自已專業中的大師”—也曾用這樣的話來描述他:“進人維塞的知識世界的經濟學同僚,立刻會發現自己進人了一種新的氛 圍。他仿佛進入了這樣一間房子,我們這個時代沒有和它相似的房子,裡面的擺設和傢俱也奇怪而不可思議。沒有任何作者像維塞那樣,幾乎同別的作者無關,基本 上只有門格爾是個例外.但那也僅限於他的一個建議。因此在相當長的時間裡,許多經擠學同僚不知如何看待他的著作。在他的知識大廈裡,所有的東西,甚至他說 過的那些前人已經說過的話,全是他的個人財產。”(引自維塞70歲生日時一份維也納報紙上的文章,我為他去世而寫的悼詞中曾作了更長的引用,作為他的 Gesammulte Aufsatze一書的序言重印。)
  我在私下的談話中,習慣於把公認的標準型科學家稱為記憶型。這多少有些不太公平,因為儘管他們的才能來自一種特殊類型的記憶力,但是還有其他類型的記 憶力。因此我在這裡將這種類型的人稱為自己專業中的大師”( master of hi subkect)。這種頭腦能夠儲存他所談到或聽到的特定事物,那常常是表達某些觀念的特定詞語,而且他能夠長期保存。根據我的親身經歷,至少是我十分年 輕時的經歷,我知道一個人有可能缺乏這種能力,儘管他對孤立的事實可能有很不錯的短期記憶力。我這裡主要是指在年終考試前的幾周內,把一年所學但又從未寫 過作業的幾門課程,突擊式地複習一下全部要點,以便完成中學學業,得到進人大學的機會。但是,這些很快得到的知識,也會同樣快地被我忘掉。對於一些複雜的 論證,我從來不具備長期記住其前後步驟的本領。我也無法記住那些有用的知識,除非我能把它們納入自己熟悉的觀念框架之中。
  我在同那些效率更高的學者在一起時沒有產生強烈的自卑感,是因為我明白,我所想到的無論什麼新見解,都要歸功於我不具備他們的能力,也就是說,我常常 記不住那些勝任愉快的專家們據說瞭若指掌的事情。我所得出的無論什麼新見解,都是我付出痛苦努力重建論證的結果,而大多數稱職的經濟學家都可以毫不費力地 立刻複述這種論證。
  那麼,既然我自稱是個訓練有素的經濟學家,我個人的知識基礎又是什麼呢?顯然,它不是建立在對具體的論述或證據有出色的記憶。一般而言,我對於自己讀 過的一本書,或聽過的一次課,就算它們和我本人的專業有關,一般而言我也無法複述它們的內容。不過,這些就算我剛剛讀過或聽完也無法複述其內容的著作或 授課,確實經常讓我獲益匪淺。事實上,假如我試圖記住這位作者或教師的話,那麼它們所能帶給我的好處就會喪失大半,至少就那些我已經有所瞭解的題目而言, 情況確實如此。還在做學生時,我很快就放棄了做課堂筆記的嘗試只要我一這樣做,我的理解力便戛然而止。我從聆聽或閱讀別人的思想中獲得的,是它們改變了 我本人觀點的色彩。我聽到和讀到的東西,並不能使我複述它們的思想,而是改變了我自己的思想。我不會記住它們的觀點或概念,而是對我本人的見解和觀念之間 的關係作出修改。
  一位40年來經常講授經濟史且以此為樂的大學教師說出這樣的話,未免像奇談怪論。我對於以往研究者的著作,當然總是有著濃厚的興趣,並且從他們那裡 受益匪淺。我也喜歡去想像他們的生活和個性,儘管我並不幻想這會有助於解釋他們的科學信念。我相信我在授課時,通過討論他們對另一些人的作用,恰當地說明 了他們對經濟學發展的影響,不過我向學生講授的內容,基本上都是我從這些作者那裡學到的東西,而不是他們自己主要思考的東西這兩者往往十分不同。
  這種汲取知識的方法的結果,或許可以將它比作一幅合成照片的模糊輪廓而得到最好的說明:把本來十分熟悉的面孔疊加在一起,以便找出一類人或一個種族的 共同特徵。在這種世界圖像中,不存在十分精確的東西。但它提供了一張地圖,或是一個框架,人們必須從中找出自己的路線,而無法遵循嚴格規定的既定路線。我 的原料所給予我的,不是我可以整合到一起的一條條知識,而是使我能對現存的結構作些改進。我必須通過觀察所有的警示信號,在這個框架內找出一條道路。
  據說懷特海(A . N .Whitehead)曾言,獨立思考之前的狀態就是頭腦糊塗。這正是我本人的體驗。我記不住在別人看來一目了然的答案,於是我經常不得不為某個在 頭腦更有條理的人看來並不存在的問題思考出一個答案。存在著這種知識並非十分罕見,這可由一個半開玩笑的說法來證明:一個受過教育的人,就是把所學知識忘 掉大半的人。這種低下的記憶力,可能正是判斷力十分重要的引導者。
  我同懷特海並無私交,但是根據我對羅素的印象,我時常猜想,這兩位合作者(譯按:指懷特海和羅素合著《數學原理》一事)是否也是這裡所討論的兩種思想家類型的另一個例子。
  我傾向於把這種類型的頭腦稱為困惑型,不過,假如將其稱為糊塗型,我也不會介意,因為他們在沒有經過苦苦思索而得出一定程度的明確知識之前,他們就某個題目的言論往往就給人留下這樣的印象。
  他們常與困惑相伴,並且很少能得到發現新見解的補償。他們的困惑來自這樣一個事實:他們無法利用那些可以使別人輕而易舉迅速得出結論的現成套話或論 證。但是,對一種公認的觀點不得不找出自己的表達方式,有時會使他們發現,習以為常的套話中包含著某些漏洞或隱蔽的錯誤前提。對於因為對潛在的不合理假設 作了看似有理實則含混的措辭轉換,因而長期不為人察覺的問題,他們不得不作出明確的回答。
  以這種方式進行思考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似乎顯然要依靠一個沒有語言的思維過程,這種現象雖然不時受到駁斥,但我認為它至少在那些掌握兩種語言的人中間 經常出現。對於他們而言,看到了事物之間的某種關係,並不意味著他們也知道表達這種關係的詞語。即使在作出尋求準確語言表達形式的長期努力之後,他們 仍有可能強烈地感到詞不達意。他們還表現出一種有點兒令人費解的特點,我相信它並不罕見,卻從未聽到有人對此有所說明:他們在不同領域的許多具體想法,可 能都是來自某個更具普遍性的概念,他們最初對此並無察覺,只是由於後來他們在處理不同問題的方法上的相似性,才使他們恍然大悟。
  自從寫了以上內容之後,我又為進一步觀察到的一種現象而詫異。我在我本人這個研究領域裡的一些密友,一些我認為最出色的自己專業中的大師,我主要 是通過對他們的觀察才形成了這些想法;他們對自己周圍的主流意見和當時普遍存在的知識時尚,似乎也格外敏感。凡是力求掌握自己那個時代的所有相關知識的 人,以及那些通常認為如果一種意見被廣為接受,那麼它必定有點意義的人,這大概是難免的事情。而糊塗型頭腦卻更樂於執拗地自行其是。我不知道這其中有 什麼重大意義,這大概能使第二種類型的頭腦免除了對不適合自己思維架構的觀點詳加探究的麻煩。但僅此而已嗎?
  假如確實存在著這樣兩種對知識增長都有所貢獻的不同類型的頭腦,那麼這有可能意味著我們目前實行的錄取大學生的制度,也許會把可以做出重大貢獻的人拒 之門外。人們對只有通過了一定考試者方可要求得到大學教育的原則表示懷疑,當然還有一些別的理由。在學校裡是壞學生、甚至通不過這種考試的偉大科學家為數 不少,而兒時在校時功課門門優秀,後來也在知識上表現優異的學生,卻並不多見。我認為十分清楚的是,採用目前的原則,事實上使基於對自己的專業有強烈興趣 而治學的人數比例減少了。
  我們是否應當進一步增加因為通過了一定考試而得以有權享受大學教育的學生的數量,對此我極為懷疑,同時我也強烈地感到,應當採用另一種辦法,把科學求 知欲的強度作為決定性因素加以考慮。這意味著自己作出一些犧牲的人也應當獲得這種權利。我隨時願意承認,這種願望的強烈程度,與使這種願望得到滿足的支付 能力沒有多少關係。用幹其他工作掙錢補貼這種學習,可能也不是恰當的辦法這當然不是指那些需要進行實驗的學科。在法律或醫學類的專科學院,可以用就業後 掙錢償還貸款的辦法解決學費問題,但這對那些選擇了從事理論研究的人來說,並沒有多大幫助。
  但是,每個人都有能力作出一定的犧牲;並且憑著這種犧牲,應當給於一個人在一段時間裡把全副精力用於學習某個專業的機會。如果有人自願發誓過幾年半修 道院式的簡樸生活,放棄按我們目前的財富水準年輕人往往視為當然的許多娛樂和消遣,以此來回報他所獲得的特殊機會,而且這的確是由於他本人的努力所得,並 不是來自別人對其能力的鑒定,那麼他的治學熱情便應真正受到重視。這可以使那些只有在專心致力於自己的專業時才有可能一展才華的人獲得一個機會。
  我所設想的是這樣一項安排:凡是選擇過這種生活的人,可以得到住房、簡單的食品以及豐富的書籍之類的必需品,但除此之外,他必須下決心過十分節儉的日 子。在我看來,打算在幾年的時間裡放棄年輕人的一些正常享樂,這同在學校的各門功課上考試過關相比,更能說明一個人有可能從高等教育中獲益。用作出這樣的 個人犧牲來換取學習權利的人,如果他們比因考試過關而人學的人更受同學們的尊重,我並不會感到奇怪。一個大概仍然得到公認的事實是,最偉大的成就和名望皆 來自自律者,他們一心追求自己選定的目標,而將大部分其他娛樂棄之一旁犧牲許多人類的其他價值,不少偉大的科學家在其一生最富創造力的階段,皆不得不如 此。
  當然,即便是這種制度,一個人是否獲得批准,還是需對他在所選專業上的能力有所證明,以及不斷有證據表明他在學業上有所進步。我十分樂意看到,那些在 四年左右的時間裡一貫忠實地遵守特殊紀律並展示出非凡才能的人,成為享有充分自由的研究生。即使參與這項計畫的人大多數都半途而廢,不是沒有完成學業,就 是表現得能力平平,我仍然相信這種制度會使我們找到並培養出一些人才,而沒有這樣的制度,這樣的人才便會流失。我認為,這樣吸收進來的這些人,應是任何學 術團體中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這樣做,也可以在擅長考試的人之外,建立起一條使所有的頭腦各得其所的神聖原則。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