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山崎豐子。我的創作、我的大阪【書摘】

 
我認為女性的年齡就是實力。若一位女性,擁有智慧,教養,職業等能力,那麼這些實力,絕對不輸年輕女孩的容貌,這就是魅力所在。因此我認為三十歲女性並不需要特別思考該有的生活方式。
至於戀愛觀,這實在是個難題。我對於寫書這一事情,是很積極的,但我認為最值得留戀的,是那些能帶給我力量,讓我能夠抱持著愛情來書寫的人們。 戀愛的重點並非是外在的容貌,而是在於互相理解。 這實在很難說明清楚呢。 而我認為令人憧憬的男性,是在受挫時,也能讓人感到優雅並且堂堂正正的類型。也就是指個性堅忍的男人吧。
~山崎豐子。1958/8/10

之後,我在撰寫其他雜誌的連載時,也經常感受到齋藤先生發出異樣光芒的銳利眼神,如果齋藤先生沒有打電話和我說:「這次也寫得不錯喔。」那麼我便會無法安心。......
在我寫完《大地之子》之後。我拜訪了齋藤先生,對他說:「我已經沒有自信再寫出更好的作品了,想趁機隱退,因此來與您道別。」並感謝他長年以來對我的厚愛,結果他立刻責怪我:「演藝人員可以隱退,但藝術家不能隱退。要邊寫邊踏入棺材,那才叫作家。」並且告訴我:「順帶一提,我的來日也不多了,希望妳能寫一部作品,當作我生前的祭品吧。」我感受到這股魄力,鞠躬盡瘁,寫出了《不沉的太陽》三部作。

齋藤先生對我說:「謝謝妳賜給我如此好的祭品。」
~山崎豐子。2006/3/9


卒業

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