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3日 星期二

開口就能說重點【書摘】

1. 買碼表
2. 一分鐘溝通完畢
3. 10秒鐘問完問題
4. 說故事的技巧和說邏輯的技巧,不相同
5. 提案~直接破題最大的優點,和最大的缺點。然後直接解決缺點
6. 道歉~口頭先誠意(藉口甚至可省)。email道歉,先溝通原因和情境

7. 教導~一張紙,等腰三角形位置。溝通同事與屬下問題
8. 教導~教導時,給簡單的動作,並說明最終結果
9. 讚美過程而不是結果。例、你很努力令人佩服,而不是你好厲害考100分
10. 最好的讚美詞。You can do it !

20年前就知道要買碼表了。20年後又被提醒。買吧。

(30分鐘後)  研究了計時器的世界。發現有趣的事。手錶(我當初就故意買電子錶了)、iPhone、電腦  都可以做這件事。務實地說,計時器有簡報提醒和醒目等優點。最終,還是找個能夠幫助控制簡報節奏的TIMER為主要目標。




2011年9月8日 星期四

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GOOGLE大未來:工程師與企業家的戰爭,將把世界帶向何方?【書摘】

雖然Google已經成為網路搜尋引擎第一首選,然而二○○八年,尼可拉斯‧卡爾(Nicholas G. Carr)在一篇部落格的文章中仍存疑,「Google到底是榜樣還是怪胎?」

在二○○八年Google的時代精神大會上,塔爾剛(Itay Talgam)原本沒有打算談論這個問題,但他在無意中做了回應。塔爾剛是著名的以色列指揮家,那天出現在半圓型的講臺上時,穿著皺巴巴的棉質Polo 衫,毛衣搭在肩上,稀少的頭髮雜亂直豎。半個小時裡,他講述了指揮何以是變革管理的象徵,深深吸引了台下的觀眾。他以音樂是一種「噪音」開啟演講,而指揮家的工作是「讓群體協調運作」。


回顧世紀以來的知名指揮家,他選出五位進行評論。他說,每位指揮家都很傑出,但只有兩位具有變革的影響。燈光暗下來,大螢幕上開始播放影片,獨斷 專行的慕提(Riccardo Muti)板著臉孔,像機器人一樣揮著指揮棒,他並沒有從樂團中激發出「愉悅」,反而壓制了每位音樂家的發揮。慕提的「表情」從來不會有變化,塔爾剛指 出,「他告訴每個人該做什麼。他是緊迫盯人(連小事都要管)的管理者。」

第二位指揮家是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風格正好相反,手臂無意識地揮舞著,讓樂團有更多的發揮,卻不帶權威和也沒有任何鼓勵。

第三位是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指揮時從不看樂團,也沒有為樂團帶來激勵。

第四位是小克萊巴(Carlos Kleiber),他在指揮演奏時,臉上滿是狂熱的表情。塔爾剛指出,小克萊巴創造了一種歷程,一種自由的感覺,同時也傳達權威。「請注意,」他說,「小克萊巴如何向獨奏者發出不贊同的一瞥。」

塔爾剛將他最喜愛的指揮家放在最後介紹。在第五段影片中,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正在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中學生所組成的樂團,並將接受伯恩斯坦一週的指導,演奏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練習的第一天,這臨時的樂 團無法協調一致,但是伯恩斯坦並未揮動象徵權威的指揮棒。相反地,他先暫停演奏,然後描述史特拉汶斯基想要激發的那種情感、春天的青草味,和甦醒中的動物。塔爾剛說道:「描述世界比想像的還要大,足以激發人們的潛力。」畫面切換到一週後,中學生樂團專注地坐在伯恩斯坦的面前,他面帶十足滿意的表情,看著 這個陌生青年群體演奏出樂曲的和諧。沒有指揮棒,雙臂交疊,伯恩斯坦用臉部表情來指揮:噘起嘴唇並低下頭是在向低音部發出指令,揚起眉毛是指揮高音弦樂 部,點頭表示管樂器,大笑表示曲終。

塔爾剛無需再向聽眾多做解釋,這是一場令人推崇的管理研討會,正說明了超凡的領導者如何激勵其追隨者。伯恩斯坦是指揮官,但不是獨裁者。他引導樂團呈現出最佳的演出,使個體成就為和諧的整體。

2011年9月5日 星期一

黑天鵝語錄【書摘】

你最不敢挺身對抗的人是你自己。

現代世界對我們的懲罰是:既讓我們未老先衰,又讓我們長命百歲。

水與冰之間沒有中間狀態,生與死之間倒有:受雇的狀態。

當你開始談老,你就變老了---這是變老唯一的客觀定義。

有些人只有試著嚴肅的時後才好笑。

要知道一個人有多無趣,只要問他覺得什麼人有趣就好。

魅力是一種不用惹惱別人就能侮辱到他們的能力,白目正好相反。

越是一事無成的人似乎越會替人出意見,尤其在寫作和金錢方面。

被否認的謠言才有價值可言。

人類在戰爭中毀滅彼此,在和平時期毀滅自己。

所有的社交,只要不是面對面,一律有礙健康。

讀一章納博可夫的作品是樂趣,讀兩章是懲罰。

替一本讀過的書寫書評,比替一本沒讀過的書寫書評困難得多。

他們用電子書讀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卻不肯用保麗龍杯子喝極品葡萄酒。

我依然記得那些靠我一己之力學會的東西

古人深知,要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唯一的方法就是使它發生。

我為什麼對柏拉圖問題如此執著?大部分的人必須超越他們的前人,而柏拉圖超越了他所有的後人。

騙幾億元要比騙區區幾百萬元容易得多。

你最不敢挺身對抗的人是你自己。


一流男人唯一的定義是: 如果你費心努力想當個一流男人,你永遠也當不成。

社會科學的用意,是發明一種我們能夠了解的人類品牌。

古典時代的人最怕死得不光榮,現代人就只是怕死。

當別人對你缺席的關注慢慢超過對其他出席者的注意,你就知道你開始有影響力了。

某個人若以「簡單地」做為一句話的開頭,你應該要有心理準備:你即將聽到很複雜的東西。

如果貶抑我的人對我更了解一些,他們會更恨我。






2011年9月4日 星期日

專業:萬中選一之加法模型與乘法模型

「上帝給人不同的才能,但他總是讚勉勤勞。」

萬中選一可為複合領域

【乘法模型】
如以稀有度。這也是社會的一般定義
換算需衡量常態分布模型
例:
0.01%約為四標準差
若是1標準差最右點,機率為32%。(32%)之8次方約為0.01%
八個領域一標準最右點之表現,等同一領域萬分之一表現

【加法模型】
如所有同時間的努力都是等價。宗教(神)的角度
一個領域。投資一萬分。和一萬個領域投資一分。
1 X 10,000 = 10,000 X 1
視為等價
則人人只要認真過活,不虛度任何光陰都是萬中選一

加法模型似乎不符合我們對萬中選一的通常定義
其迷思類似 10,000數中,我們覺得100、1,000具有特殊意義
一萬個領域各投入1,的巴西婦人(職業老師、醫院志工、拉丁舞者、6個孩子的媽)。
價值於MLB大聯盟選手相當,只是我們社會和媒體不善於辨識出這種人

萬中選一的加法模型,其視角和哲學,是所有意義標準的等價,近乎超視角
非常有趣

PS. 專業理論完成時,一直有怪怪的感覺。加法模型不在我的考慮之內,因為他似乎是錯的
一萬個領域都是敬陪末座,怎麼可能跟一個領域出類拔萃相比
後來我才意識到他們的聚焦的價值並不同

因為我的命題其實是:
(1)一萬個領域,每個人都有一萬分資源,全投入時。每個人都可以是某領域第一
(2)比較一領域第1和複數領域Top10的轉換:未必要僵化的只能單一領域,但複合領域的轉換需要以稀有度做乘式計算
(3)比較努力程度:稀有度無意義,因為所有領域都可視為同一領域。所有沒虛度的資源都視為等價
第三項結論,重點不放在我原先說的「每個人都可以是某領域第一」
第三項結論,重點放在,「全投入時」這觀點。

因為事實是,我們都有一萬分,但我們未必都全投入
我同意這一點
我也同意這都是 專業 的定義。

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專業:(後話)偷渡

成就 萬人以上的成就
來定義每個個體
理論無誤

問題是 這未必意味吾人"應該"潛能極大化

事實上,現態,如群眾擺明平凡
仍會有平凡成就可達萬人以上
蓋比例者,僅為相對值故算非絕對值

但此理論可促使甘願平凡的個體
因認識到自我實現非遙不可及
而"真地"達成世界水平提升

人之潛能應極大化。我們還需要一個倫理學的切入

卒業

業卒